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冠疫情中的美國華人(2) 買槍自衛,“守望互助”


2015年12月9日加利福尼亞州槍店的半自動步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2 0:00

萊恩(Ryan )居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郊外馬里蘭州的蒙哥馬利縣。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開始爆發後,他買了兩把槍。

擔心被歧視、被攻擊,買槍自衛

他告訴美國之音:“這幾天我買了兩把槍,一把我自己用,一把給我太太。她一直反對我擁槍,但她這次沒有反對。她說,還好你買了槍。”

萊恩說,新冠疫情在美國蔓延開來,特別是特朗普總統開始把新冠病毒叫成“中國病毒”後,讓他第一次真正感到了恐懼。他擔心亞裔和華人社區可能會成為仇恨的目標。

萊恩的恐懼並非杞人憂天。他告訴美國之音,前幾天自己的妹妹因為戴口罩出門購物,遭到了白人和非洲裔美國人的共同指責。

他說:“他們叫她滾回去,並說,她有病,為什麼要出來影響別人”。

萊恩說,妹妹的親身經歷促使他買槍了。萊恩強調,自己並不喜歡槍。

3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說,新冠病毒可能源自美軍。為了反擊這樣的說法,特朗普後來一直把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不過,3月23日,他表示不再稱“中國病毒”,並在推特上呼籲保護亞裔社區。他寫道:“徹底保護我們在美國和全世界的亞裔美國人族群,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是, 萊恩說,損害已經造成。他說,自己13歲來美國,今年已經32年了。他的朋友中來自各個族裔。這次的恐慌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國人”了。他說:“一直以來我都把美國當成自己的祖國,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國人了。”

萊恩說,他還擔心一旦疫情得不到控制,經濟萎縮、失業增加,華人社區和亞裔社區更會成為報復和打擊的對象。

華裔和亞裔組織呼籲警惕華裔、亞裔被攻擊事件

為了跟踪和更好地應對此類事件,包括輕微傷害和在線攻擊,總部位於舊金山的華人平權行動組織和亞裔美國人計劃和政策委員會(A3PCON)以及舊金山州立大學亞裔美國人研究系合作, 3月18日建立了一個網站,方便個人在其中記錄下自己經歷的仇恨襲擊事件。該網站推出的因冠狀把病毒引發亞裔和太平洋島居民種族歧視(Stop AAPI Hate) 的報告說,從建網開始到現在,亞太裔人匯報了650多起歧視和攻擊事件。

新冠疫情期間,在美國華人眾多的洛杉磯、舊金山和紐約等城市都有亞裔和華裔因為新冠病毒遭受歧視和攻擊的報導。美國華裔和亞裔組織也在呼籲要警惕華裔和亞裔在新冠疫情中被攻擊的事件。

美國亞裔精英組織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星期三(3月25日)發表聲明,呼籲警惕新冠疫情期間針對華裔的歧視,並號召大家聯合起來一起援助美國。

聲明說,“作為一個促進美中兩國人民建設性關係以及華裔美國人在美國社會中全麵包容和平等的組織,C100對針對華裔和亞裔美國人社區的充斥著種族(歧視)的言語、行動和暴力感到震驚。”

聲明表示,上述的一些行為跟美國官員早期將病毒歸結於某個種族有關。聲明同時譴責了中國政府官員早期對疫情的隱瞞、認定病毒來源於美國並驅逐美國記者的做法。

美國亞太裔美國人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f Asian Pacific Americans)3月11日的一份報告說, 截止3月10日,全球大約爆發了11萬起針對亞裔家庭和企業的種族事件,其中1千例發生在美國。

美國亞太裔美國人全國委員會主任格雷格·奧頓(Gregg Orton)星期四(3月26日)在接受今日美國(USA Today)採訪時說,在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歧視和襲擊“毫無疑問”的增多了。

華人自衛組織,“守望互助”

因為對亞裔和華裔可能成為報復性襲擊目標的擔心,許多華裔社區還在微信群裡組成了華人自衛組織,或是“武裝群”,表示要“守望互助”。

蒙哥馬利縣的萊恩也參加了自己所在社區的自衛互助群,雖然他不認為這樣的做法會很有效,甚至還涉及到很多法律問題。

萊恩的鄰居李娟也參加了互助群。不過,她說,她加入只是為了心安,“如果有情況發生,自己第一時間還是會報警的。”

在蒙哥馬利縣的一個華人社區群裡,群主這樣介紹群友們的互助方式:“一家求救,群裡的朋友首先打911報警,附近鄰居約好一同開車前去, 不要停車,不要下車,在車里共同一直鳴喇叭後離開。”

美國康涅狄格州首府哈特福(Hartford)附近一個華裔社區的“緊急互助群”這樣表示建群的目的。“本群定性為武裝群,只互通緊急情報,緊急出發,互相求助,不閒聊,捍衛家園,相互守望。” 這個群的互助方式類似蒙哥馬利的那個群,也是先報警,然和大家一起驅車趕到可能受攻擊的地點,鳴笛,以期嚇走攻擊者或是搶劫者。

斯文是哈特福的居民,三年前移民美國。她告訴美國之音,她的丈夫就被拉進了這樣的一個所謂的互助群。不過,後來因為反對群主的一些“獨裁”的做法,已經被“踢”出了群。

斯文表示,自己理解這樣的恐慌,但是,她自己並不害怕。她覺得美國歷史上深受種族主義的傷害,一定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重演。

她告訴美國之音:“他們被種族主義傷害了這麼多年, 他們都很小心的。……美國一定會有人來干預的。你一點也不用擔心的。這是我的看法。”

馬里蘭州蒙哥馬利縣居民呂萍目前正在積極組織華裔社區給美國一線醫護人員捐助口罩和其他醫療物資的事宜。她說,她理解這些華人這樣的選擇,因為這樣做也有歷史原因。

她說:“因為在洛杉磯發生過暴力的事情,而且如果經濟不好的話,很多事情就有可能發生。前兩天,我的(微信)群裡有人說,我住在波托馬克,有一對夫婦,他們的家被破門而入了。”

呂萍說,她的朋友告訴她,擁槍至少可以讓有搶劫慾望的人在行動前三思,因為他/她可能會付出代價。

呂萍提到的洛杉磯暴力事件,指的是1992年洛杉磯發生的騷亂事件。當時,當地的華人和韓國人等亞裔開的商店受到很大衝擊。韓國裔美國人自發組織起來,武裝保衛自己社區。

不過,在洛杉磯和加州其他地方,因為新冠疫情而買槍的不只是華裔和亞裔,其他族裔也在購買。

加州居民馬克告訴美國之音說:“1992年,我記得在洛杉磯發生了騷亂,我買了很多槍,為這種情況再次發生做準備。我覺得,在幾天內,我們的總統會把我們所有的人鎖在家裡,我想我們會開始看到人們出門偷食物和他們可以使用的任何東西......”

爾灣華人武裝自衛組織被警方警告

洛杉磯及其附近加州奧蘭治的其他華人社區也出現了多個守望相助的武裝自衛微信群。一個叫“爾灣華人武裝自救組織”的微信群說,他們擁有多種槍支和防毒裝備;如果群友的家園被侵入,志願者會帶著裝備到府保護,並將暴徒依法處理。

“爾灣華人武裝自救組織”的行為引起了爾灣警方的注意,警察局3月18日對他們發出警告。爾灣警方在自己的微信公號上說:“爾灣警察局嚴正提出聲明,任何不是警察的群體以明說或是隱喻自己有執法的權力,形同冒充警察,是觸法行為。“

爾灣警方發言人凱瑞·戴維斯(Karie Davies)星期四(3 月26日)告訴美國之音,雖然擁槍是合法的,但是,這樣的組織有挑動社區恐慌的嫌疑。她說: “我認為這些組織在華裔社區挑動極端的恐慌。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沒有收到任何華人被當成目標的報案。”

戴維斯說,如果華人在社區裡能組成幫助購物、幫助社區老人的組織,那會令人歡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