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流亡泰國異見藝術家華湧境況折射出滯泰中國難民困境


逃亡中的中國畫家華湧(華湧推特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11 0:00

“我現在就是又在害怕,又在膽怯、又在幸賀(中共還在忌諱他的發聲),就是在這種過程中。所以,我現在越是再這樣的話,我好長時間沒有直播了,我決定在今天晚上北京時間9點,在直播的時候,用我的YouTube平台、推特平台跟他們宣戰,越是這樣困難,我們越要發聲。”​

黑白兩道都找他

近期在泰國各地流亡躲避芭提雅警方抓捕的中國異見藝術家華湧9月2日晚這樣講述他的最新的困擾及不願屈服的心境。

在朋友提醒泰北清邁非常危險後,三天兩頭換地方的華湧和女友當天就離開了那裡,轉移了他不願透露的新地方。

華湧對美國之音表示,自他8月28日午夜在“逃離”曼谷的火車上接受記者採訪後,他又遭到他所稱的“黑道”的威脅,一個0關注0跟隨的推特號星期三私信他一個YouTube視頻,稱“泰國華人商會”懸賞5萬泰銖,通緝靠賣畫為生、經濟上並非困難的他“詐騙錢財”,要在曼谷和其他各地張貼印有他頭像的“通緝令”。他說,他不清楚這個商會如何“通緝”他,但顯然白道的芭提雅警察和黑道的“商會”都在找他。記者撥打“通緝令”上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這幫人,所謂的商會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我懷疑應該跟2月底3月初那幫在電報群裡對我進行死亡威脅的這幫人,應該是我懷疑就是中共在曼谷的小特務這類的。還是就騷擾我。”

流亡期間仍發聲

1969年出生的華湧曾是居住在北京的畫家和藝術家,雖沒有參與八九學運,但六四屠殺對他影響極大,後一直用批判的視野審視制度及時代。2012年他用行為藝術紀念六四被勞教一年多,後因各種行為藝術繼續遭受監控、威脅、停業、“尋滋”抓捕等各種打壓。

2017年11月,他因網上持續直播北京驅趕“低端人口”這一震驚全球的官方行為而被迫逃離北京,後遭抓捕,長期受到軟禁和監控。再後來華湧又因關注在上海向習近平畫像潑墨的湖南女子董瑤瓊而繼續遭打壓。

2019年9月,華湧因一個偶然機會來到泰國,但在前妻、女兒等家人被邊控後,決定流亡泰國。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他成立“中華公眾黨”,譴責中共當局防疫不力,號召“不合作、不復工、不還貸”,令他和家人遭到國保和公安威嚇,要求他停止發聲。近日,他又在網上聲援內蒙古蒙族學生及家長對中共取消蒙語教育的抗議行動。

憂慮自身及難民

華湧上週五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6月,幾個自稱移民局的人帶著他和女友護照的複印件到芭提雅的住處找他們。隨後他們到移民局詢問,被告知“並無此事”。8月24日,他在“幸運地”買菜時,芭提雅警察帶著他女友所謂“金融詐騙”的文件到住處找人。他們得知消息後,連夜跑到曼谷,先後到美國大使館和國際難民署陳述中共的迫害和被尋找的經歷。

“ 美國大使館的官員問我說,華先生,你還對我們有什麼要求,我提了兩個要求。第一,我說我想得到一個美國簽證,我希望去到美國,那是我嚮往的自由的地方,也是我認為安全的地方。第二個,我希望,我身上發生的事兒,都是在泰國聽說有將近200個難民拿到身份的,沒拿到身份的還有更多。我說,這些難民曾經經歷和正在經歷的事情,我希望美國政府能夠去關注這些難民。”

華湧還表示,他在曼谷還見到了聯合國的難民官員,給了他案件編號,並告訴他明年還要第2次面談。他除了希望能獲得難民身份被安置到第3國,也呼籲更多地關注在泰國的難民。不過,UN官員表示,這類的案件實在太多了。

華湧還對美國之音表示,因擔憂手機被定位,很少使用手機電話,要經常到酒吧等地蹭Wi-fi,使用一段時間後就離開換地方。

生活苦精神更遭

華湧說,滯留在泰國的從中國逃出來的獲得難民身份的和無法獲得難民身份的,很多人經濟上生活都非常艱辛。

“我想拍一個紀錄片,所以我接觸了很多難民。我看他/她們太受煎熬了。這種煎熬是雙重的,第一是經濟的。因為你在泰國不能打工,是違法的,雖然你拿到難民卡,但泰國是不承認的。如果你的護照逾期了,不用說你打工,你在這呆著都可以抓你。所以他們在經濟上面臨一個很大的壓力。我認識很多那種底層的,經濟上難以想像。有人到寺廟,到各種的地方去蹭,因為沒有錢。”

華湧表示,更大的是精神上的壓力,包括擔心打黑工、簽證或護照到期隨時被抓、被關移民拘留中心、被遣返、文化隔閡、中共滲透造成人際關係缺乏信任,互相抓“特務”等等。

“我能感受到這種比經濟更痛苦的是這種精神。他們語言不同、沒有親屬、沒有人脈、文化的隔離也很強,所以特別的痛苦。這種痛苦實際上造成一種人人之間不相信,互相抓特務,在網上謾罵。這種事兒在網上應該很多。我認為這里肯定有一些,極個別的吧。他們比如點出幾個名,誰誰誰是特務。我剛開始感覺我說你們都不像特務,要是特務能吃這種苦,你們就是共產黨的優秀特務,因為他們每個人過得非常不容易。”

心理狀態令人擔憂

華湧表示,除極個別緊急情況外,聯合國難民機構近年很難安置難民前往第三國,許多難民已在泰國煎熬等待被安置多年,心理狀態非常令人擔心。

“而且我認為,難民都應該有重度的或輕度不一的憂鬱症吧,或者是精神上不是很健康的狀態。我現在,我經常要調整自己,因為有的時候當我出事兒的時候, 第一是你信任的人你不敢拖累他們,還有一些是你不信任的人,包括我這些恐嚇呀。”

華湧表示,由於很多人都是從中國逃亡去的訪民、基督徒、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等等,大家都非常害怕遭國內來的人跟踪等等,精神非常緊繃和緊張。

近年,泰國成為很多中國政治流亡者的中轉地。據滯泰難民、原六四天網訪民義工柳學紅介紹,由於生存空間正不斷縮窄,經濟陷入困境,獲安排前往第三國遙遙無期,有難民在中泰政府的壓力下被“自願遣返”回國。

中國警察常跨境

而據海外媒體報導,中共警察早已將觸角延申至泰國,泰國警方跟中國警方合作,或中國警方在泰國單獨“辦案”也曾發生過。2015年10月17日,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中國政治禁書作者及出版商桂民海從芭提雅公寓“被失踪”,隨後4名男子搜查公寓,企圖帶走他的電腦,但被管理人員阻止。在國際社會強大壓力下,桂民海幾個月後被上中共喉舌央視“認罪”。

桂民海的好友、流亡詩人貝嶺證實,桂民海沒有在泰國的出境記錄,不是回國“自首”,而是遭到違反國際法的綁架。

此外,2008年便逃亡泰國並獲得難民身份的成都維權人士、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副主席姜野飛、2015年9月逃亡泰國的河南維權人士董廣平,在中共的壓力下被泰國遣返回中國後都被判刑。2016年2月,又有前南都網編李新因不願充當國家安全部門線人出逃泰國後,被秘密“自願”綁架回國。2018年年底在泰國旅遊的華為前員工曾夢(網名林夕)被中國警察抓捕,罪名是“詐騙”公司一台已報遺失並做出賠償的筆記本電腦。

最近的案件是2019年11月在曼谷被中泰警方帶走的滯泰難民、河南異見人士邢鑑。邢鑑被泰國警方以“長期滯留”為名上門抓人,實際上則是由江蘇公安跨國追捕,住所被搜查。事件引起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的恐慌。在滯泰難民柳學紅等人調取邢鑑居所監控視頻向聯合國難民機構緊急求救下,在移民拘留中心等待隨時被遣返中國的邢鑑,最終被新西蘭緊急人道接收安置。

泰國警察也發威

今年24歲的邢鑑曾是中國民間維權網站“六四天網”最年輕的義工,2015年10月逃到曼谷,第二年獲聯合國難民身份。人已在新西蘭惠靈頓的邢鑑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去年11月25日下午,泰國移民局的6名警察直接踹開他居所的門,上手銬、打人,還向他出示了幾份文件,包括江蘇漣水縣公安局的刑事拘留證和中共駐泰大使館的文件。不久,泰警打電話給中共的警察。隨後,4位江蘇警察也進到房間,強行打開電腦查看,翻箱倒櫃地進行搜查。他的手機、電腦、硬盤、現金全部被中國警察拿走,沒有給收據。而至今他也沒有收到中國方面的任何法律文件。

此前,邢鑑曾在網上轉發關於漣水縣公安系統貪腐、刑訊逼供及公檢法聯合非法拘禁、判刑,政府官員干預司法,將一家民營企業枉法裁判致該企業損失數千萬元人民幣等腐敗的情況。他曾受到對方的威脅,如果不刪貼就派人去泰國抓他。

“他們控制了我以後就強按著我的手去做指紋識別,然後逼問我密碼。我說我不知道。泰國警察看到中國警察很生氣嘛,他就拿那個書包向我的頭打我。江蘇漣水縣公安局的就說,在泰國把你殺了沒有人知道的。”

以死抗拒被遣返

第二天就被法官罰款5000泰銖和關進移民拘留中心等待遣返的邢鑑做好了以死抵抗的準備。

泰國不承認《國際難民公約》,被關在“移民獄”的政治難民大多被移民局指控為非法居留。

“在移民拘留中心工作的人拿了一份自願回國書讓我去簽。我肯定是不回國的嘛。我說你就是把我殺了我也不會回國的,回去也是死嘛。工作人員就告訴我,他說我被列為紅通了。我就一直備了一個刮鬍刀新的,放到我的枕頭那兒。我就告訴他,如果你強制把我遣返回去,那你只能得到一具屍體。”

中共特務攪混水

邢鑑也表示,滯泰中國難民確實普遍處於經濟和安全上的困境。多數人經濟上無著落,有的能提心吊膽地打點黑工,很多人被迫到菜場揀點剩菜等等。不過他說,更令人痛苦的是沒有安全感,整日處於後有追兵的恐懼中。而且,難民中還有個別別有用心的人從中挑事,製造事端和謠言。

“泰國這個環境是比較複雜的,確實存在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裡面攪。這個事情我是再清楚不過了。我是2015年10月到的曼谷,當時是我和柳學紅嘛。因為柳學紅特別有組織能力嘛,她就召集一些難民一起做些活動,聲援正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異議人士呀、維權人士、律師。但是最後都被他們瓦解掉了。最終她被打成'特務'了。真的我感覺雖然他們是在泰國,但我感覺好像還是在共產黨這個手心裡一樣。他不光面臨經濟上的,最苦難最危險的是他後面的追兵。一方面是共產黨那方面的,還有一方面就是泰國政府,就是移民局。因為泰國也不像西方國際那樣清正廉明,很多警察可能會敲詐這些沒有簽證的滯留在泰國的難民。”

到了自由的國度,邢鑑仍擔憂泰國難友的安危,呼籲外界關注,特別是那些被關押在移民拘留中心的中國難民。

據悉,“移民監”除難民外,還有非法打工被抓的。100多平米的大監室少時關7、80人,多時150多人。小監室也關約10來個人。沒有床,全部在地上吃、睡,裡面空氣渾濁、缺氧,只有2個換氣扇。有些長期關押在裡面的難民已經出現精神失常的情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