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報告:中國還不是東南亞佔主導地位的投資國但重要性會增加


由中國企業2008年投資興建的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被視為“一帶一路”的標誌性項目。為了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柬埔寨在2005年開始允許外國公司設立並管理經濟特區,到目前為止批准了34個經濟特區,其中在運營的有11個。
報告:中國還不是東南亞佔主導地位的投資國但重要性會增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9 0:00

一項研究顯示,儘管中國對東南亞的直接投資在過去十幾年的時間里大幅攀升,尤其是在國際金融危機之後,但中國並不是東南亞最大的投資國。不過報告預計中國投資的重要性會增加,尤其是考慮到它在東南亞的投資廣度和涉及的領域。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戰略政策研究教授吳翠琳(Evelyn Goh)和該校支持東南亞基於規則的秩序項目研究人員劉楠(Nan Liu,譯音)在8月11日發表的一份 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國的投資迅速增長,而來自其他地方的外國直接投資的臨時下降與中國政府鼓勵國內企業進行國際投資的“走出去”戰略同時發生。2013年至2017年,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中國企業對外進行了大規模的投資(至少10億美元)。

但是研究發現,即使如此,對於整個東南亞來說,中國還不是一個佔主導地位的投資國。在2005到2018年期間,中國祇在2012年和2018年成為該地區第三大境外投資國,而且中國在該地區年度外國直接投資總額中所佔的份額僅為第二大投資國日本的一半。在這個時期,歐盟、日本和美國仍然是東南亞的三大外國直接投資來源。

根據這項研究,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是中國在東南亞投資的前三大目的地,佔中國在東南亞投資總額的57%。

中國在印尼的投資佔中國在該地區總投資的21%,主要集中在能源、基礎設施和金屬領域,其中超過1億美元的投資項目超過了114個,而價值24億美元的雅加達-萬隆高鐵吸引了中國投資總額的五分之一。這個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吸引了很多政治上的關注。

中國對馬來西亞的直接投資佔中國在該地區總投資的18%,與新加坡持平。

研究顯示,老撾和越南各從中國那裡吸引了11%的投資,合起來佔中國在東南亞投資總額的五分之一。中國對老撾的投資主要集中在水電領域。在2016年到2018年期間,老撾還獲得了中國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大型“一帶一路”項目昆明到萬象鐵路建設工程在2016年佔中國對老撾投資的四分之一。

中國在越南的投資主要在煤炭業。不過,由於中國與越南在南中國海的爭端所引發的雙邊關係緊張,中國對越南的投資在2010年達到高峰後開始下降。

柬埔寨、菲律賓、泰國、緬甸和文萊各佔中國在東南亞投資總額的6%或更低。這些國家佔中國在東南亞投資總額的21%。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研究人員的這份報告說,東南亞與中國日益緊密的經濟聯繫帶來的政治機遇和戰略擔憂是等量的。

報告指出,那些由於經濟或政治原因對其他主要國際投資者吸引力較小的國家可能更加依賴中國的投資。

“在評估中國投資對東南亞的政治和戰略影響時,本報告的發現建議超越當前對圍繞少數有爭議的基礎設施貸款的'債務陷阱'的關注,而是以更廣闊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問題,”報告說。

它說,特別是在2005年以來,中國在東南亞的投資產生了有關依賴和脆弱性以及戰略融合的困境。

報告指出,在一個外部投資來源對一個國家經濟具有不成比例的重要性的情況下,尤其會出現對過度依賴的擔憂。中國是兩個東南亞國家---柬埔寨和老撾最重要的外國直接投資的來源。與老撾相比,柬埔寨吸引的外國直接投資範圍更廣,因此對中國的依賴相對要小一些。

另外一個存在過度依賴中國投資的國家是緬甸。2008年至2013年,緬甸平均40%的外國直接投資來自中國,這一比例在2010年達到了68%的峰值。次年,緬甸軍方曾決定進行改革,部分目的是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這個研究說,對中國投資的依賴也會伴隨著出現戰略上的脆弱性,不管這種投資是資產所有權還是提供服務。

另外,東南亞國家面臨的脆弱性也可能來自中國在該地區對中國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部門或行業的巨額投資,例如電信業。報告提到了華為的案例。東南亞國家的電信供應商一直把中國公司,尤其是華為和中興,看作是建設5G基礎設施的受歡迎的伙伴,但是從2020年年中開始,很多供應商尋求轉向歐洲的電信供應商。

報告說,那些接受對中國具有戰略意義的投資的東南亞國家在不同程度上融入了中國的戰略舞台和利益。這些投資包括融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的大型投資項目。

報告最後做出結論說,儘管中國目前還不是東南亞地區占主導地位的投資國,但是可以預期它的重要性會增長,特別是考慮到它在東南亞的大規模投資的範圍和領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