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政治烏雲籠罩下的中概股面臨信任危機


一名瑞幸咖啡管理層在公司IPO當天拿著咖啡瓶在納斯達克大樓前拍照

5月21日,經常為美國國內事務爭論不休的參議院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全票通過一項議案。

“這是一項跨黨派的議案”,《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發起人之一,來自馬里蘭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範霍倫(Chris Van Hollen)說,“這是為了保護美國投資者”。

《外國公司問責法》的主要內容是要求所有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遵守美國監管機構的審計標準。目前全世界大多數國家都與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達成協議,允許PCAOB對在美國上市的公司進行審查,而中國是唯一的例外。

“我並不想開始新冷戰”,法案發起人之一,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約翰·肯尼迪(John Kennedy)說,“我們只希望中國能按規則出牌”。

政治信號

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不能接受美國審計製度的約束已經是一個困擾投資者和決策者長達15年的問題了。

優秀的中國公司都尋求在納斯達克的板塊上添上自己的名字,這包括阿里巴巴,京東,百度等人們耳熟能詳的中國科技企業。

要求匿名的業內人士告訴美國之音,境外上市對公司是正面宣傳。“這是一個背書,說明我的公司透明度和經營情況都不錯”,她說。

美國交易所的容量大,活躍度高。上市成本規範和相對快速,都是這些公司優先選擇納斯達克的原因。

然而,目前大經濟體中,只有中國沒有與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達成協議,讓其審視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審計報告。非營利組織PCAOB在2002年成立,它的使命是對所有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的審計進行監管,以保護公眾對獨立、正確審計結果的知情權。

中國政府認為存在國有投資的企業的財務報表屬於“國家秘密” ,不允許PCAOB獲得其完整審計報告。

新的法案規定,如果PCAOB連續三年無法檢視某家外國在美上市公司的會計師事務所,美國證監會(SEC)將禁止其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與此同時,法案還要求公司須披露它是否為外國政府所有或控制。

專攻跨國金融和審計領域的律師彼得森(James Peterson)律師告訴美國之音,這項法案實際上沒有新的內容,PCAOB早已經擁有了法案賦予的全部“武器”,白宮完全可以直接要求PCAOB加強監管,否則就勒令中國公司退市。

“我想議員們可能是想對美國審計監管機構施壓”,他對美國之音說。

他認為,此舉更像是散發政治訊號。顯然目前這個問題得到了各大媒體的關注和熱議。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貿易金融副教授陳朝暉說,推出議案可能存在兩個層面的因素。

“一個是經濟層面,如果大家都能賺到錢,那麼問題不大,瑕不掩瑜。但是現在一些中國公司的經濟程度不像以前那麼好,賺錢不賺得那麼多了”,他對美國之音說。另一個原因,他指出,就是目前美中關係大環境的惡化。

中國證監會在5月24日回應說,該法案的條文內容“直接針對中國”,中國堅決反對這種“將證券監管政治化的做法”。證監會補充說,此舉可能導致中國企業離開美國證券市場,損害美國市場的信心指數。

此前,特朗普在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指出,美國政府有“強烈意願”來規範不遵守美國會計準則的中國上市公司。然而他同時指出,他不希望這些企業被直接退市。“我們可以很強硬”,特朗普說,“他們會怎麼做呢?他們會說,那好吧,那我們就去倫敦或者香港上市”。

“在我們看到這項立法取得進展之前,不會有人採取任何大刀闊斧的行動“,彼得森律師說,”不過我們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看到重大進展。”

二次上市

在美中關係日益惡化以及美國呼籲增加監管的情況下,尋找替代證券市場是中國公司開始尋求的方向。

香港是很多公司首選的二次上市地。阿里巴巴去年11月在香港二次上市募集到130億美元。在上周美國參議院的《外國公司問責法》出台後,百度表示也在考慮去香港二次上市。

與此同時,恆生指數在為接受這些公司進行調整。5月18日,恆生宣布對指數係列進行優化調整,將納入同股不同權公司以及第二上市公司。此舉旨在吸引尋求二次上市的科技類優質資產。

香港的法制、言論自由以及活躍的資本市場一直都是投資者青睞的對象。然而剛剛通過的製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定將香港的自治地位推上了風口浪尖。週四全國人大通過這項決定,美國預計將在周五宣布對中國的反制措施。

“如果美國一制裁,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喪失了,那這里肯定就不是一個好的上市的地方了,”陳朝輝教授說。

法國外貿銀行首席亞太經濟學家加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告訴美國之音,她認為中國公司仍然會來香港尋求資金,但集資成本是個問題。

“問題是他們是否能夠通過發行具有有利估值的證券來實現融資目標。在我看來,融資成本可能會增加,特別是對私人企業。進入今年以來,我們看到中國民企的美元債券融資成本大幅度上漲,根據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他們的融資成本還會進一步上漲”,她說。

回歸中國?

優質的中國公司,例如阿里巴巴,京東,百度等等,都把海外交易所選為了自己的上市地點,而他們的主要市場均在中國國內。為什麼中國的公司不在中國上市?

在中國A股,上市有著嚴格的資本控制和嚴苛的上市條款。A股要求上市公司連續三年淨利潤超過300萬,很多優秀的初創企業處於燒錢階段,無法達到這個要求。另外,中國上市公司的主體必須在中國,像阿里巴巴等採取合同製(VIE)結構的公司母公司註冊地點不在中國,在法律上無法在A股上市。

與此同時,A股審核過程嚴苛,上市過程長達一年以上,再加上IPO擠壓數目大,也就是企業需要“排隊”才能上市。“證監會特別黑,上市的隱形成本特別高”,業內人士對美國之音說。“美國交易公開透明,交易時間長,很難去做。來美國上市的企業都是中國的好企業。”

去年,中國在上海開啟了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取消了要求三年盈利等條款,希望吸引國內的優秀企業到上海上市。

然而,問題仍然在體量。

法國外貿銀行首席亞太經濟學家加西亞說: “中國科技公司需要美元融資。騰訊一個公司就發行了將近350億美元的股票,顯然,上海和深圳沒有這個體量。中國人民銀行的外匯儲備中美元儲備有限,這些公司有必要去海外融資”。

對於回歸A股,陳朝輝教授說,上海和深圳作為金融中心還有一些距離。

“其中最大的距離就是存在外匯管制,資金來往不自由。一旦有這些限制,你要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那還是不可能的。全世界沒有一個金融中心有外匯管制”,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