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新冠疫情是習近平與中共最大的執政危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戴著口罩視察北京安華里小區時一名防疫人員檢測他的體溫。(2020年2月1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5 0:00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號召中國國民打一場“人民戰爭”,來遏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擴散。北京星期四還撤換了疫情最為嚴重的湖北省與武漢市的領導人,試圖平息民眾對政府抗擊疫情不力的憤怒。

中國問題專家認為,這次的疫情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上台以來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也是中共所面臨的最大執政危機,其嚴重程度甚至會超過天安門事件。但是在疫情是否會從根本上改變中國以及習近平治理中國的方式的問題上,專家有不同的解讀。

疫情引發湖北官場大地震,中央找替罪羊?

中國正在打一場“人民戰爭”,來對付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這個病毒不僅奪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也打掉了不少中國官員的烏紗帽。除了此前湖北省一些地方衛生官員被免職以外,中國官媒13日宣布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擔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擔任武漢市委書記。

湖北省和武漢市的這兩位一把手是在中國民眾普遍感到憤怒並質疑政府在疫情初期壓制信息並懲罰那些公開疫情的人之際被撤換的。此舉在一定程度上或許能夠減緩一些民眾的怒氣,因為中共官員因為不稱職而被問責並不多見。

不過,很多人認為,湖北與武漢的官員被撤換錶明,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正在積極的把民眾對政府抗擊疫情不力的指責從中央轉移到地方官員身上。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力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這很顯然是習近平的舉動。他說,“這事關重大,習近平需要時間來尋找合適的人選,以挽回湖北和武漢的局面。”

易明:能否阻止民怨取決於危機持續的時間

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認為,這種找替罪羊的做法是否足以阻止中國民眾將憤怒轉向習近平和其他最高領導人,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危機持續多長時間。

在她看來,隨著死亡人數的增加以及代價越來越高,政府可能難以怪罪於他人,而這可能損害習近平和中共的信譽。她認為,習近平在整個危機中一直保持相對低調特別能說明問題。

疫情爆發後,尤其是在被稱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因感染病毒喪生後,很多中國民眾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當局的不滿與憤怒,儘管這些帖文很快在網上消失得無影無踪。

中國著名敢言學者、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發表了“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痛陳當權者“無恥之尤,民心喪盡”。另一位中國知識分子許志永則發表勸退書,要求習近平讓位。

生活在美國的中國人也發出了這樣的呼聲。

2月4日,就在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發表講話之前,一名中國男子站起來喊道, “習近平,下台!” 這個人隨即被保安帶出會場。

事實上,習近平本人也很清楚他所面臨的挑戰。他在2月3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說,疫情“對中國的製度和治理能力形成重大考驗”。

到目前為止,新冠病毒已經導致一千三百多人死亡,是2003年死於非典人數的兩倍。可以預見的是,死亡人數還會進一步攀升。疫情也導致中國幾乎處於停擺狀態。

哈斯:疫情使中國經濟雪上加霜,長遠影響在政治上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說,除了人員死亡造成的悲劇以外,病毒帶來的最即時的影響大部分是在經濟方面。目前不清楚疫情最終對中國經濟會帶來多大的衝擊,而更為長遠的影響將是疫情對中國政治帶來的影響。

擔任過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的哈斯在文章中寫道,“當代中國的政治合法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經濟表現。中國民眾願意接受對他們施加的人身和政治自由的限制,以換取一個能夠改善生活水平的製度。在冠狀病毒爆發之前,中國經濟增長已經放緩,這意味著一個不怎麼理想的狀況正在迅速惡化。”

哈斯指出,湖北省的官員在疫情爆發之初不敢承擔責任而是等待中央的指示,結果錯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時機。不過他認為,地方官員的這種表現是習近平集權帶來的後果。

他說,“這種癱瘓是習近平鞏固權力的結果,它導致省級官員在沒有中央領導首肯的情況下無法或不願行使權力。習近平的標誌性反腐敗運動,可以說是更多的政治清洗,在許多情況下用黨的忠誠分子代替了有能力的技術專家。”

哈斯說,威權制度的一個特點是很難承認錯誤然後自我糾正,而中國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的教科書案例。

哈斯:危機是習與中共的最大挑戰,可能超過天安門事件

做過老布什總統助理的哈斯告誡外界不要低估中國應對挑戰的能力。他說,在經歷了最初的問題之後,中國已經顯示出其動員資源的獨特能力。

不過在他看來,冠狀病毒已經成為習近平的最大挑戰,因為習定於一尊,手上集中的權力是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以來所未見的,因此在出了問題後,他很難讓他人承擔責任。

哈斯還認為,除非中國當局能夠很快的遏制疫情,控制局面,恢復經濟增長,否則這次危機也將是中共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所面臨的最大挑戰,而且還可能成為比天安門事件更為嚴重的危機,因為“眼下的問題不是成千上萬的學生要求改革,而是數百萬公民要求官員具備基本的辦事能力”。

他說,當人們感到絕望時,他們會做出絕望的事情。

哈斯:病毒可能影響中國崛起,從而改變外界對中國的看法

哈斯認為,這次的疫情最終會出現什麼情況目前還不確定,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個病毒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中國- 即使沒有的話,它也應該改變我們對中國的看法,包括外界對中國的思考方式。

他說,“幾乎所有有關中國的文章和言論都以中國繼續崛起為前提,但是假定中國的經濟會持續穩定的增長下去則忽視了中國的歷史。”

在他看來,中國有出現政治不穩定的可能,因為中國是一個脆弱的體制。

美國應該為中國的崛起受到干擾做準備

哈斯認為,美國政府需要為中國的崛起受到干擾的可能製定預案。

他說,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由習近平領導的中國轉向民粹主義,通過向台灣或是香港施加壓力來轉移人們的注意力。或者,我們可以看到,隨著習近平的權力受到挑戰,中國在政治動盪中向內轉向。這個過程需要多長時間以及可能導致什麼結果是未知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們不能假設中國的未來會像它的過去一樣。

林和立:疫情已經損害了習近平的權威與聲譽

在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中國研究中心擔任客座教授的林和立也認為,這次的疫情已經影響了習近平的權威與聲譽。

在美國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擔任高級研究員的林和立在基金會網站上撰文說,北京憂慮疫情對中國經濟帶來衝擊,但中共領導人更擔心的是國家權力的可持續性和北京維護社會穩定的能力。他們能否做到這一點很大程度上要看習近平的表現,但是北京未能遏制病毒的驚人傳播表明習面臨著自2012年底上台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這位長期關注中國政治問題的專家認為,已經擴散到全球近30個國家和地區的病毒是中國的軟實力自改革開放40多年來遭受的最嚴重打擊。

他在文章中說,“冠狀病毒的威脅使'黃禍'和'中國威脅論'的幽靈捲土重來,損害中國的對外關係。”

林和立還認為,受疫情影響,中國與外部世界做生意的能力以及至少短期內與主要西方國家進行高級別學術與其他研究項目的停止反過來也會影響中國的硬實力。

陸克文:危機是習面臨的最大挑戰,但不會改變他治理中國的方式

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也認為,這次的危機是在中國擁有近乎絕對政治權力的習近平2012年成為中共總書記以來所面臨的單一的最大挑戰。

自一月份以來,儘管可以說只有一個專制政權才可以採用中國試圖控制這種病毒的嚴厲措施,但是在陸克文看來,危機過後,習近平仍然會按照他的世界觀以及國家發展議程來治理中國,任何其他方面,包括國內的危機管理,都必須服從這個大局。

目前是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所長的陸克文在《評論彙編》( Project Syndicate )網站上發表文章說:“只有時間才能告訴我們這些措施最終是否有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次的危機,一旦解決,將不會改變中國未來的治理方式。”

陸克文:由習近平的世界觀所決定

他說,要理解這其中的原因,我們必須考慮習在實現他的夢想-讓中國成為未來的世界強國-時所遵循的基本世界觀。

陸克文認為,習近平的世界觀可以體現在他的十大優先考慮上:一是維持中共的統治;二是維護國家統一;三是發展經濟;四是把環境的可持續性納入到中國的增長考量中;五是擴軍強軍,實現軍隊現代化,打造一支能打勝仗的強大軍隊;六是與中國14個鄰國和6個海上鄰國建立友好(如果可能的話)順從的關係; 七是在東部海域把美國推回到從日本列島到關島再到菲律賓東部的“第二島鏈”,並儘可能的削弱美國在該地區的長期盟友關係;八是搞定中國西部大陸的邊緣地區,把歐亞大陸變成中國商品、服務、技術和關鍵基礎設施投資的新市場;九是把亞非拉地區發展成中國潛在的市場;第十是重塑全球秩序,使之更符合中國的利益和價值觀。

這位中國通指出,在中共高層中,並不是每個人都認同習近平的這個世界觀。事實上,在中國偏離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永不出頭”的長期戰略時把手伸得太長的問題上,有很多內部的分歧和爭論。他說,只有時間會告訴我們這些爭論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在2022年召開中共第二十大會議前夕,中共在是否延長習的任期這個關鍵性問題上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