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捷克訪問團抵台 觀察人士:中國脅迫外交失效 歐洲恐掀仿效風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奇所率領的訪問團於週日(8月30日)上午抵達台灣,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到場接機。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奇(Miloš Vystrčil)所率領的訪問團於週日(8月30日)上午抵達台灣,由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親自接機,並受到熱烈的歡迎,維特奇一行近90人將於週一開始展開政、商、學界的拜會行程,為期五天,包括晉見台灣總統蔡英文等,這是台捷外交有史以來最高層級的交流。 台灣外交部表示,維特奇登機前已定調,此次訪台旨在彰顯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精神,即自由、民主和人權之價值。

民進黨發言人謝佩芬也透過新聞稿表示,此次捷克訪團來台,是台捷雙邊共同努力,“共同抵抗中國壓力的成果,也是台灣人民集體讓國際看見台灣的正向收穫。”

維特奇無懼中國威脅且高調訪台已引來中國外交部以“卑劣行徑”叫罵,多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觀察人士表示,雖然捷克總統澤曼(Miloš Zeman)親中,但捷克主流民意支持訪團強化台捷友好關係,而維特奇這位捷克備位元首抵台也代表中國的“脅迫外交”失靈,後續若引發其他歐洲國家仿效之連鎖效應,恐讓中國更頭痛。

捷克開“嗆中”第一槍

捷克訪團除了開啟歐州“嗆中”第一槍的政治效應外,後續在台所進行的經貿交流也可望拉抬兩國的投資意向、共創後疫情時代的商機和供應鏈重組,而台商透過捷克“跳板”歐洲市場,也將為兩國經濟注入活水。

台灣外交部周日透過新聞稿指出,維特奇所率之訪團成員包含資深參議員、布拉格市長賀瑞卜(Zdeněk Hřib)及大學校長、研究機構、文化界人、企業領袖和媒體等共89人,原本預計同行的前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之遺孀柯薇拉(Vera Kubera),則因健康因素,臨時取消行程。

根據已公開的訪團行程,議長維特奇排定週一參加台捷貿易論壇、並赴政大公開演講,週二赴台灣立法院發表演說,並接受立院院長游錫堃頒贈國會外交榮譽獎章,同日也會造訪游錫堃的故鄉宜蘭,週三則安排參訪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工研院2017年與捷克科學院簽有合作備忘錄,在機械、綠能、通訊和生化醫學等諸多產業領域已展開多年合作。

捷克團政商學界拜會滿檔

維特奇週四的重頭戲則是晉見蔡英文總統和其他台灣政要,週五離台前,也會出席美國在台協會(AIT)所舉辦的論壇。由於訪團成員眾多,部分人士或有不同的行程安排,如布拉格市長賀瑞卜規劃拜會台北市長柯文哲,而其中40多位的捷克企業人士則因橫跨紡織、防疫、醫療和高科技等多元產業,也有各自領域的台灣企業參訪安排。

在防疫上,台灣疫情指揮中心表示,此次捷克團的防疫規格不輸之前來訪的美國和日本政要團,除3次採檢、專機、專車、動線區隔都已做好分流和規劃外,還會特別安排防疫醫師在場,觀察防疫措施之落實情況,以免因人數眾多,或因各拜會地點缺乏“外交泡泡”的防疫經驗,而有所疏忽。

針對此次來訪的捷克訪團,台北唯一一家捷克餐酒館“捷克公寓(Divadlo)”的捷克籍老闆皮哈(Karel Picha)大表肯定,他說,近幾年,歐洲不少政治人物對中國輕言屈服,讓一般人民都很反感,因此,維特奇此次大陣仗訪台,其實從捷克媒體報導和捷克網民的留言都可以看出,大多數捷克基層人民的支持度很高,反應出中國的“脅迫外交(coercive diplomacy)”對捷克不但無效、而且可能還適得其反。

中國“脅迫外交”失效

他向美國之音表示:“我認為,他(維特奇)想要向中國釋出一個很強烈的訊息,那就是,捷克共和國是一個自由且民主的國家。我們不喜歡任何國家,不管是中國還是其他國家指使或勒索我們,例如威脅說,'如果訪台,就會受損'等。(捷克團)做出一個很重大的(政治)宣示,這就是金錢並非萬能。”

捷克前議長柯佳洛年初規劃訪台,但遭到中國高壓威脅,間接造成柯佳洛的猝死,引發參議院和捷克人民對中國高度反感,參議院並以50:1壓到性的票決、支持繼任的維特奇議長完成柯佳洛遺願,率團出訪台灣。

而捷克訪團抵台前,上周也有70位分屬歐洲議會、美、英、德、法國國會議員,共同發表書面聲明,力挺維特奇率團訪台,彰顯西方民主國家反共陣營的聲浪高張。

在此前提下,皮哈認為,捷克團這次訪台應該會帶來連鎖效應,引發其他歐洲國家仿效,他也期待透過此次的訪台行程,捷克能和台灣深化在教育、經濟、文化、醫療、觀光等各領域的合作。

後續政治效應 有待觀察

對於捷克團的政治影響,兩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學者則有所保留,表示後效還有待觀察。

東吳大學中東歐研究中心副執行長鄭得興表示,捷克自前總統克勞斯(Vaclav Klaus)揭舉務實外交後,再加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2013以來,透過一帶一路深化中捷兩國的經貿往來後,內部的親中和反中勢力拉鋸、互鬥加劇,目前政府部門,包括齊曼總統和總理巴比斯(Andrej Babis)的傾中程度不等,但主流還是親中,然而捷克年輕人充滿正義感、且對捷克首任詩人總統哈維爾路線的推崇不斷,捷克內部反中勢力未來崛起主政也不是不可能。

鄭得興說,捷克這次大陣仗訪團,可能拜捷克內部政黨政治競爭加劇、為選票鋪路之賜居多,而對中國最大的威脅則在於後續歐洲各國的反應。

他說:“中國不是擔心你捷克,捷克對它來講,國家意義也不大,它擔心的是你這麼一搞、後面的人會不會去效仿,有沒有第二個捷克、第三個捷克?它擔心的是後面這個連鎖效應,像捷克這樣子帶頭去衝,這樣的個案是很特別,因為從中、東歐來看,我想,大概很難有像捷克這樣的個案。”

鄭教授指出,台灣和捷克的民主化歷程類似,都曾於90年代歷經過不流血的政治革命,台灣在李登輝時代進行的寧靜革命促成政黨輪替,而捷克的絲絨革命也促成共產黨下台以及1993年的“絲絨離婚(Velvet Divorce)”-捷克斯洛伐克邦聯分裂為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兩個國家,因此,兩國在自由、民主和人權的理念非常接近,他說,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外交官一直在捷克是比較有尊嚴的原因,尤其,捷克早在1918年就是個民主國家,擁有深厚的民主傳統。

台灣曾對捷克的絲絨離婚能否對兩岸關係的分合提供一個典範模式有過討論,不過,鄭教授認為,此模式的歷史背景和兩岸差異頗大,適用在兩岸關係和台灣前途的可能性不高。

兩岸可參考絲絨離婚

雖然捷克團來訪代表台灣對中歐外交的一大突破,但台灣東華大學的施正鋒教授也同意,捷克團後續要引發其他歐洲仿效難度不低,尤其中德關係走穩、英國還在觀望美國的態度,而法國一向自主性高,受他國左右的程度也較低。

不過,支持台灣獨立的施教授,倒是對於捷克的政治發展能帶給台灣的啟示,抱持較為樂觀的看法。他期待,兩岸可以取法捷克和斯洛伐克,基於行事風格和傳統都有極大的差異下,或許可以思考以和平的方式好聚好散,而不必時刻弄得兵戎相見。

不過,絲絨離婚要適用於兩岸,前提是雙方都要是民主國家,他說。

施正鋒說:“還是民主國家有差別,因為,民主國家必須對選民有反應,選民的壓力就可以表達,不像今天若是個威權或共產國家,它(中共)面對老百姓要壓制,借打仗來轉移目標、(鞏固政權),所以,(是不是)民主國家,是個很重要的條件。”

除了政治效應,捷克訪團更重要的是後續的經貿交流成效,東吳大學中東歐研究中心的鄭教授說。

捷克的跳板經濟

鄭得興說,雖然台灣高科技大廠如鴻海、友達、華碩都已在捷克設廠,但捷克在經濟轉型上更歡迎台灣能到捷克強化投資,引入研發技術和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尤其台捷兩國對於開發技術含量較高、醫療、高科技、汽車產業、甚至航太和人工智慧(AI)的市場都有共識,也深具合作潛力。

他說,尤其捷克第二大城布爾諾(Brno)近年來吸引了全球前500大的企業進駐其大學城、設立研發中心,它們看中的就是當地較便宜的人力、高技術含量和新創的引資環境,其實也是非常適合台灣企業前往投資的。

鄭得興說:“我們設想它是個跳板經濟,因為我們的市場不是在1,000萬(人口)的捷克,而是在歐盟、在歐洲,所以假如技術開發、合作生產產品,可能會是向其他市場前進,那這(方面),我覺得是蠻樂觀的。”

另外,鄭教授說,他也樂見台灣吸引捷克來共同開發亞洲市場,尤其是南向開發東南亞市場,他說,捷克近年重視新創,在醫療、AI等諸多領域都著力頗深,兩國產業界可以攜手,共同思考後疫情時代的產業供應鏈的重組、或者合作開發產品和市場。

經濟部統計,捷克為台灣在歐洲的第四大投資國,投資規模僅次於德國、荷蘭與英國;2019年台捷雙邊貿易額近8.2億美元,台灣出口產品金額為4.54億美元,從捷克進口產品金額約3.65億美元。

台灣企業評估投資捷克

台灣的安口食品機械公司董事長歐陽禹就對投資捷克,表達興趣,他說,他期待透過捷克訪團的搭橋,兩國能找到更多商機。

他指出,明年1月開始,陸續生效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東協加三、東協加六或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都對台灣企業帶來很大的關稅障礙,台灣若沒有辦法找到破口,切入與台灣沒有簽訂關稅優惠的市場,企業恐怕很難經營。

再加上,疫情後,中國製產品不再具有競爭優勢,現實考量,台灣企業也必須及早因應全球供應鏈的重組,因此,捷克作為歐洲的門戶,的確有投資潛力。

以安口為例,歐陽禹說,安口的食品製造機供應全世界,雖然現在在中國設有零組件的製造工廠,但隨著供應鏈的重組和關稅的因素,他也許必須考慮關掉中國的工廠,前往美歐設立生產線。

他說:“我美國有公司,大陸有工廠,美國現在企業所得稅從35%降到21%,台灣現在17%提高到20%,將來我把大陸工廠結束,移到美國去,貼近市場,稅金不高,然後Made in USA(美國製造),(美國對)local content (自製率的要求)40%就可以拿到產地證明,從美國賣到加拿大、中南美、歐洲都近,比如說,在歐洲,一樣地,我的工廠設在捷克或匈牙利,從那邊賣到跟捷克有簽FTA(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要不然,台灣走不出去。”

台灣競爭力前景看俏

歐陽禹說,捷克的汽車、工業、高科技產業發達,對台灣的工具機也有不小需求,而且屬農業國家,新冠疫情期間,農產品製成高附加價值的冷凍食品,需求不小,台灣企業更可以透過捷克,賣到周邊享有優惠關稅稅率的國家,其實,競爭力和商機都不小。

歐陽禹說,安口一直不願賣入中國,因為中國的仿冒風太盛,一具2萬美金的餃子機,一進入中國,馬上就有5-6家廠商仿冒,以劣質品低價競爭,而且中國智慧財產權觀念低落,即便訴諸專利訴訟,也遏止不了山寨廠商,這也是為什麼安口現在只願在大陸廠量產便宜的零組件,不做全機的製造,而且隨著中國人力成本升高,有些少量多樣的零件,安口在台灣製造的價格也已經比在中國做便宜。

他總結,現在的全球營商的環境隨著美國帶頭髮動全球供應鏈的重組,台灣的競爭力有回來了,以安口為例,產品價格合理、品質穩定、而且售後服務到位,競爭力遠勝於中國製的食品機。

捷克訪問團抵台 觀察人士:中國脅迫外交失效 歐洲恐掀仿效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15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