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達賴喇嘛演說:21世紀應為溝通、對話的世紀

  • 美國之音

達賴喇嘛演說前舉行記者會 (美國之音記者李逸華攝)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星期五(6月16日)在加州大學聖達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發表訪美之行的首場公開演說。演講主題為“擁抱世界的多元之美” (Embracing the Beauty of Diversity in Our World),在加州陽光普照下會場上吸引了至少2萬5000人,現場座無虛席。

達賴喇嘛在演說中談到,全球有70億人,人和人之間不可能想法一致,族群間、種族間、國家間更不可能都抱持一樣的觀點,因此差異隨處存在,分歧也不可避免。不過,如果能透過教育的洗禮,大眾便能得到智慧,發現回歸本質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每個人追求的都僅僅是快樂、和平的人生,並希望自己的後代享有同樣的幸福。

解決人類之間分歧和衝突的辦法,達賴喇嘛希望每個人能以包容的態度進行對話。

達賴喇嘛說:“要將21世紀創造為和平的世紀,我們必須將這個世紀發展成為溝通對話的世紀。當我們有分歧時,我們要思考如何以互信、互愛的態度,透過對話解決問題,拉近差距,並將大家都視為是人類的兄弟姐妹。”

演說結束後,到場聽眾都抱持了相當高的評價。遠從洛杉磯特地到聖達戈來聽演講的圖拉兄弟對美國之音表示:“十分啟發人心,聽了他接受各種不同的提問,他的心態、他不斷在思考這些問題的走向,以及他的態度。”

回應抗議中國留學生 達賴喇嘛:不認同是正常的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歡迎達賴喇嘛的演講。 今年二月當校方宣佈邀請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達賴喇嘛擔任2017年畢業典禮演講的主講人後,立刻引發校內占了近學生總數14%的中國留學生的強烈反彈。

儘管演講現場外不時聽到有人抗議的聲音,很多民眾還是贊成校長邀請達賴喇嘛的決定。

馬汀.圖拉(Martin Tula):“他是和平的代表,他對每一件事都試著保持中立態度,他沒有要和人爭的意思,有人會反抗這樣的人根本毫無道理。”

達賴喇嘛在演說之前的記者會上稱,抗議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認同他的觀點。

“很正常啊,” 達賴喇嘛回答記者提問說,“我覺得他們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現實情況,只知道官方說法。”

達賴喇嘛表示,他也知道中國政府常將他妖魔化 “曾有記者問我,中國官員將你描述為惡魔,你有何感想?我回答他,我是啊,我是惡魔還長了角,很危險。但也沒發生什麼事 。我真的感到很可悲,他們不知道真正的現實是什麼。”

對此,加州大學聖達戈分校校長克斯拉(Pradeep Khosla)強調,學校有義務捍衛每一個人的演說權利。

克斯拉校長說:“這是所公立大學,我邀請過很多人來發表演說,不是每一個演說者都受每個人愛戴,身為學校的校長,我認為保障每個人的演說權利,保障每個人的聲音都能被聽到,保障每個人都能受尊重是我的責任。壓制言論自由是校園中最糟糕的事情,當你壓制言論自由,那比一場令人不悅的演講還要更令人不舒服。而今天的演講者是世界領袖,他是愛、和平、環境和維護人性的傳遞者,你怎麼能不同意呢?”

記者在演說結束後試圖尋找現場的中國觀眾接受採訪,不過沒有任何場內的中國民眾願意接受美國之音訪問,大部分受訪者直接向我們表示聽完沒有心得感想或任何看法。

達賴喇嘛:西藏不尋求獨立 中國需要場慈悲革命

在演說前的記者會,達賴喇嘛向媒體強調,西藏早已多次表明絕對不會尋求獨立,這樣的政治訴求最早可追溯到1974年。達賴喇嘛說,西藏是個很窮、很廣大的地方,西藏獨立不符合西藏人民的利益,作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對西藏人民才是有利的,西藏需要在中國政府的協助下發展現代化和脫離貧窮狀態,西藏不會尋求獨立,因此並不存在他是分裂勢力的說法。

談到中國的社會現狀,達賴喇嘛還說,中國經濟發展的同時,現在需要的是一場慈悲革命:“現在中國人民需要一場新的文化革命,但這場文化革命不是基於仇恨或憤怒,而是慈悲。中國需要一場慈悲革命。”

*對川普執政不發表評論 對美國退出巴黎協議表示難過*

當記者追問有關川普執政的表現時,一向關心環境問題的達賴喇嘛僅回答對於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感到難過。

達賴喇嘛說:“我認為美國是自由世界的領導者,所以我一定要尊敬這個領導國家的總統,這個人是你們選出來的,應該由你們來判斷。不過我對於他從巴黎氣候協定中撤出的決定感到難過,我對這一點感到難過。其它的事情,應該由你們來判斷。”

達賴喇嘛在15日上午抵達加州聖達戈市,除了星期五的公開演說之外,達賴喇嘛17日將向加州大學聖達戈分校2017年畢業生發表畢業演說。之後,達賴喇嘛將前往加州橘郡和麻州波士頓進行私人拜會,再返回印度達蘭薩拉,訪美之行全程大約為期一星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