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 全港中學生罷課召集人之一Zack


Zack 和各中學代表商量罷課活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7 0:00

Zack 比起他的同齡人看起來要成熟一些。今年5 月中,當香港人開始反修例抗議時,他參與其中。而進入8 月,他認為中學生也該表達自己的聲音了。於是,他發起了一場罷課運動。

Zack 從開始就堅持他要推動的罷課活動,他認為這場活動應該是由中學生發起、組織和參與的。

他說:“其實坊間有不同的學生組織、不同的政治組織也會發起這個罷課活動。”

“但是,我就強調百分之百中學生髮起的。我們決定我們自己的罷課。我們是要讓一群中學生覺醒,讓他們知道是為了什麼罷課,而不是跟風。”

Zack 因此忙碌起來,每天除了去學校,課餘時間基本上全部投進了罷課活動。他也會親自去為罷課活動做宣傳,讓外界了解他們並非是心血來潮,他們是認真的。

隨著其他中學同齡人的加入,這場罷課活動已經有了相當大的規模。

Zack 其實我們現在已經聯絡了超過200 家的中學。讓他們去建立反修例關注組,是對於校內的。已經有八成的學校會表明將會有罷課。還有不同的學校會有不同的方式去支持,例如建立Lennon Wall ,還有掛白絲帶,戴防具上學,藉此表達對運動的支持。

香港許多中學並沒有阻撓學生罷課。當然也有反對學生罷課的學校。

他說在我的學校因為我是少數,所以校方並沒有很大的反對的聲音。但是我朋友的學校校方說白了,會阻撓學生罷課。

但是Zack 也不希望給校方帶來麻煩。他說:“其實我之前做過Lennon Wall ,但是做完之後就拆了。所以學校的立場就是不要跟他們扯上任何關係。

除了要考慮校方的顧慮,Zack 最擔心的莫過家人了。家人其實很擔心的,就是怕會出什麼意外,不管對現在思維抗爭的程度,還是對未來,也都是很擔心的。”

Zack 並不認為港人的訴求對於他這樣的高中生過於抽象,或難有共鳴。他說,早前教育局的一個規定,就關掉了學生對外部世界了解的一道門早前教育局發出一個聲明,說老師不應該回答,或者跟學生說我不知道以回應學生問的政治問題。我覺得這是一種missing(缺失)。它去這樣子,只不過是把學生他們想要去學習的那一道門去關掉。有很多學生可能想知道、了解更多反修例的事情。我覺得老師是有一個價值在,引導學生去觀察社會、去思考這個世界。

每天的課餘時間都被填的滿滿的。這一天,他離開位於九龍東邊的學校,要趕去香港島西南端的“數碼城”參加一個網絡電台D 100 的訪談節目。

這個“三點維權”節目的主播是名嘴“快必”譚得志。“快必”是小黨“人民力量”的副主席。而該黨雖小,卻在立法會也佔有一席,就是“慢必”陳誌全議員。

節目中,兩人談得很放鬆。節目過後,Zack 看起來又被什麼問題所困擾。離開時,他決定不去警署遞交罷課文件,而是打算前去九龍和他的朋友們會面。

他們晚上要開會討論罷課事宜。他們藉用了立法會的場地。

這可能是這一天最後的事情了。但恐怕需要談兩個小時。

這樣密集的工作和學習安排,時間久了,會令人疲憊。

他說:“其實,我自己也很難找到一個平衡點。但是,我就是覺得能夠做就做。上大學,公開試可以再考一次。但是現在香港這樣等於沒有下一次。所以我覺得要做現在做的事比較重要。”

Z ack 雖然不畏拋頭露面,但他拒絕認為他是這場行動的領袖,而這也是此次港人抗爭形成的一個共識。

“我覺得在這個運動裡我們不希望有一個領導人存在。我們說我們不希望,就是'無大台、無領導、遍地開花'這樣子。所以我覺得我自己做的只是一個人去呼籲大家去做這些行動。但是我絕對不是一個領導。”

Z ack 說,他可能會用一個中學生的身份在一些媒體說話,但是他也就是一個中學生而已:一個很普通的中學生、一個很熱愛這個運動的中學生、也是熱愛香港的中學生。

但這場成年人發起的抗爭,提出的訴求,在Zack 看來,和他們的未來息息相關。

“其實跟我們很有關係,因為未來二十年、三十年的香港要靠我們這群中學生去撐起來。我們活在香港,我們熱愛香港。現在有的東西,那個體制,我們要去擁護我們現在值得擁有的東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