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國慶日港警阻止社民連4人示威有五星紅旗被燒毀


香港社民連中國國慶日遊行爭普選 批8千警力佈防不合理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30 0:00

香港社民連中國國慶日遊行爭普選 批8千警力佈防不合理

在星期五(10月1日)中國國慶節當天,因實施國安法而導致政治氣氛蕭殺的香港街頭仍然出現近來已經十分罕見的4位抗議示威人士。不過這4位社會民主連線成員的抗議示威活動從一開始就遭到警方的監視和戒備,而且示威者在示威途中很快就被20多位警方人員截停,隨即被迫散去。

另據港媒報導,星期五早上6時許,有路人在九龍樂富橫頭磡村的富美街看到有被燒毀的五星紅旗,於是報警。警方到場調查,懷疑有人燒毀五星紅旗並棄置地上,附近也有一個慶祝「十一」國慶的橫額被撕毀。

根據修訂的香港《國旗及國徽條例》,任何人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均屬犯罪,最高可處罰港幣5萬元及監禁3年。

星期五一早,港府在灣仔金紫荊廣場舉行國慶昇旗儀式,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港府高層官員以及行政會議成員出席,北京駐港聯絡辦公室主任駱惠寧等官員也在座。

兩年前的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大慶,卻正好遇上香港聲勢浩大的“反送中”運動。儘管港府拒絕批准由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抗議示威申請,仍有十幾萬人響應“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口號走上街頭。遊行的人流由銅鑼灣行進到中環,沿途還撕毀、焚燒一些建築物懸掛的五星紅旗。

但是自從去年六月底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港府和港警打著國家安全的旗號,全面打壓香港的泛民主派和政治異議,導致大批民主派和社運人士被迫遠走他鄉,另有100多位民主派人士遭到起訴關押,連陪伴港人26年的蘋果日報也被迫停刊。在政治高壓下,很多泛民主派團體被迫解散。以往十一國慶節經常出現的抗議示威活動已經絕跡。

雖然過去每年都參與或組織國慶示威的前立法會議員、有“長毛”暱稱的梁國雄仍被當局拘押中,但他的妻子、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卻巾幗不讓鬚眉,星期五一早率領另外3位社民連成員在灣仔修頓中心家計會集合,計劃經天橋前往港府舉行升旗儀式的金紫荊廣場進行示威抗議。

4位示威者在出發之前已經遭到嚴陣以待的警察的截查,隨身物品也被搜查。但是他們並不畏懼,仍然拉著“釋放47人,釋放所有政治犯,全國實行普選”的橫幅踏上示威征途,沿途還高聲呼喊“釋放所有政治犯”、“釋放47人”等口號。

4位示威者在警方監視戒備下行進到中環廣場時被截停,他們隨即在發表一項聲明後自行散去。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向記者表示,“我認為香港現在已經是中國唯一還可以允許不同意見的地方。”陳寶瑩說,她注意到警方大陣仗的部署,但是“即使在這種壓力下,我們仍然需要堅守我們最基本的民權,那就是言論和集會自由。”

7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為涉嫌組織或參與2019年的一場反政府抗議示威活動而於今年9月1日被判入獄,刑期從11個月至16個月不等。

7位被判入獄的被告都是香港泛民主派相當有分量的著名人士。他們是前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陳皓恆、前民陣成員黃浩銘和吳文遠、民主黨前主席楊森和何俊仁、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和梁國雄。

9月20日,香港警方逮捕香港本土派學生組織賢學思政三名成員,罪名是涉嫌“串謀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三名被捕的賢學思政成員分別是召集人王逸戰、秘書長陳枳森和前發言人朱慧盈。

9月16日全球61個人權團體發表聯合聲明,呼籲香港當局撤銷對舉辦六四燭光悼念活動的香港支聯會成員和民主派人士的指控和判刑。

去年6月4日,香港警方以防控疫情為由,首次拒絕批准支聯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行之有年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但是多名支聯會成員和民主派人士不顧禁令,當晚仍然前往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悼念活動。

事後共有26名民主派人士先後被控參與或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等罪名,而支聯會前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恆等12名被告9月9日承認控罪,並於9月15日被判刑,其中3名被告被判緩刑,其餘9名被告被判監禁6至10個月。

北京及香港政府揮舞國安法大棒強力鎮壓香港民主派、打壓言論、新聞和集會自由的行徑遭到美國及許多國家的譴責。美國還對主事的北京和香港官員實施了製裁。美英兩國特別指責北京製定的港版國安法違反了中國政府在香港主權移交時作出的維護香港自由生活方式的承諾。

港府在金紫荊廣場舉行的升旗儀式結束後,又轉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慶祝酒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酒會上致辭時表示,今年的十一國慶對香港別具意義。香港在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的雙重保障下,真正踏上“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可以說是比回歸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具備發揮“一國兩制”獨特優勢的條件。

事實上,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社會的確恢復了“平靜”,令當局擔驚受怕的示威抗議活動也幾乎絕跡,而被林鄭月娥稱為“完善選舉制度”的香港選委會選舉,1500位當選的選委會成員中只有一位非建制派委員,再再讓人質疑,香港實施的究竟是所謂的“一國兩制”,還是已經迫不及待地跳入“一國一制”。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