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人權組織和國際社會譴責中共對藏人的強迫勞動政策


資料照:中國士兵在西藏拉薩布達拉宮前升起國旗。 (2017年7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29 0:00

國際社會和藏人權利組織呼籲各國政府採取行動,譴責並阻止中共在西藏對藏人實施的強迫勞動計劃,稱這是對藏人人權的踐踏。觀察人士說,中國當局以“脫貧”為由,在西藏實施所謂的農牧民“轉移就業”的政策,有計劃、有組織、有系統地大規模對藏人農牧民進行集中、封閉、半軍事化的培訓,其做法與此前國際社會關注並譴責的新疆“再教育營”的政策如出一轍。

今年是中共當局承諾在現行標準下的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打好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收官之年。

在2020年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做出的政治承諾。

中國總書記習近平今年3月6日說,今年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目標,“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

西藏自治區被認為是中國唯一的省級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整體性深度貧困地區。這個位於中國西南邊陲的地區,人口大約有323.97萬,其中240.1萬是鄉村人口,藏族為主的少數民族佔全部人口的91.83%,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244元(www.gov.cn 中國政府網2015年底的統計數字)。

如何幫助西藏農牧民擺脫貧困,在今年底之前過上小康社會的日子,是中國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區政府必須要面對和解決的一項長期和艱鉅工作。

農牧民轉移就業50多萬

過去幾年來,西藏政府提出了農牧民轉移就業的政策,希望通過培訓農牧民的就業技能來轉移就業,增加他們的收入,達到脫貧的目標。

西藏自治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公佈的數字顯示,今年頭7個月,54.3萬農牧民實現了轉移就業,完成年度目標的90.5%,實現勞務收入39.1億元,完成年度目標的93.1%。

西藏自治區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19年西藏實現農牧民轉移就業57.1萬人,勞務收入34.8億元。 2020年計劃“訂單定向式”培訓10萬名農牧民,轉移就業60萬人,人均勞務收入增長20%以上。

為了加快實現全部人口脫貧的目標,西藏自治區政府2019年2月26日印發了《西藏自治區2019—2020年農牧民培訓和轉移就業行動方案》。今年7月,西藏自治區政府又出台了《關於促進農牧民有組織跨區域轉移就業的工作方案》等政策,下撥各種補助資金10多億元人民幣,鼓勵農牧民個人有組織跨區域轉移就業,並且獎勵吸納農牧民就業的自治區內外的企業。

獨立研究報告:轉移就業VS強迫勞動

然而觀察人士認為,中國當局以“脫貧”為由,在西藏對藏人農牧民實施大規模半軍事化的培訓,然後強迫到其他地區從事低收入的工作。

西藏和新疆獨立研究人員鄭國恩(Adrian Zenz)9月22日在華盛頓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網站上刊登了一份西藏自治區政府要求農牧民接受培訓,並被迫接受強迫勞動的研究報告。

報告說,西藏自治區2019年和2020年開始借鑒新疆模式,對藏區“剩餘勞動力”進行大規模系統化的“軍事化的培訓”。報告舉例說,昌都地區2016年成立了45個職業培訓基地,目的是改造“落後思想”,接受勞動紀律、法律和漢語培訓。

中國國營媒體刊登的照片顯示,昌都地區的軍事化職業培訓接受武警教官的監督,受訓藏人身穿迷彩服。山南地區同時也開始半軍事化管理的職業培訓。

鄭國恩的研究報告說, “剩餘勞動力”的培訓採取“訂單定向式”或“以需定培”的方法,即首先安排就業,然後進行針對性培訓。 2020年至少40%的培訓就業使用這個方法,到2024年這個比例要提高到60%以上。
“拔苗助長 藏人遭殃”

這篇報告援引當地脫貧報告說,國家應該“停止養懶人”。當地文件說,對職業培訓進行“嚴格的軍事化管理”,能夠強化藏人的工作紀律,加強藏人的參與意願,“淡化宗教消極影響”。政府新政策同時鼓勵藏人向國營合作社交出他們的土地和牛羊,把自己變成工薪勞力,目的是通過提高農村可支配收入來實現習近平提出的消除絕對貧困的目標。

西藏這幾年加大、加快脫貧速度,轉移就業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在2015年還有7000多萬人沒有脫貧。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說,“如果按過去三十多年年均減貧六百多萬人的速度計算,七千多萬人脫貧需要約十一年,即到二〇二五年才能實現目標。 ”但是,中國政府已經誓言,要在2020年確保全部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因此,要提前5年實現目標,中國勢必要採取力度更大、針對性更強、作用更直接、效果更可持續的舉措。

西藏和新疆獨立研究人員鄭國恩說:“這份報告最重要的發現是,西藏自治區2019年為農牧民轉移就業確定了軍事化的職業培訓任務,並且在2020年進一步擴大農牧民的轉移就業到西藏以外的地區。這項計劃的詳細執行情況在很大程度上與新疆壓制維吾爾人的做法幾乎如出一轍。”

他說,西藏至少有兩種不同的職業培訓和勞動力安置計劃,其中一種類似新疆的拘留營(internment camp),另外一種是廣義上對農村“剩餘勞動力”的職業培訓,其規模更大。當局在集中、封閉的職業培訓設施中,對接受培訓的藏人進行一個月的軍訓,一個月的政治灌輸(政治學習),一個月的職業技能培訓。他說,在這種封閉式的培訓結束後,這些藏人被集中送到用人單位和企業。

鄭國恩的調查報告還發現 ,西藏政府希望通過軍訓和軍事化培訓管理來培養紀律和順從,強調“轉變”勞動者的“落後思想”,“淡化宗教消極影響”,並設置具體落實指標等。新疆西藏這兩個地區的培訓計劃既是為了脫貧,也是為了通過集中化的行政管理機制加強當地政府的社會控制能力。

報告援引當地政策文件說,當地政府為這項新政策制定了強制性的落實指標,未能達標的干部會受到“嚴格”的處罰。

中國政府說,對藏人進行職業培訓,轉移就業,能增加藏族農牧民的收入,改善他們的生活水平,過上小康社會的日子。

但是鄭恩國說,對於少數民族和大眾來說,收入並非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對於一些藏人來說,他們歡迎收入增加,但問題是,政府必須給予他們自己自由的選擇。

他說:“在很多方面,這其實是在幫助政府。因為政府設立了消除絕對貧困的目標,因此他們需要可以衡量的現金收入來證明政府實現了脫貧計劃和目標。另一方面,轉移就業將把藏人與他們的社區割裂開來,與他們的宗教關係割裂開來,與文化關係割裂開來。而且更受制於政府的控制。這就是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最為不滿的。”

國際社會呼籲制裁和調查

在媒體曝光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強制性勞動就業計劃後,由16個國家60多名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The Inter- 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發表聲明,敦促他們本國政府對中共立即採取行動。該聲明說:“我們呼籲我們國家的政府立即採取行動,譴責這些暴行,阻止進一步的踐踏人權事件。”

聲明說,這項製度與新疆的強迫勞動極為相似。此前,中國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關押了100多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

“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呼籲他們本國政府採取三項措施。第一,根據美國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對西藏強迫勞動項目負責的中國官員實施有針對性的製裁。第二,立即修改公司企業的風險警示,以便使他們的產品不受西藏強迫勞動的貨物和服務所玷污。第三,要求中國給予進入西藏的對等待遇,對西藏人民的狀況進行獨立、國際調查。

曾任意大利國會議員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馬提奧•梅卡奇(Matteo Mecacci)是“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的西藏人權問題的顧問。他說,藏人被強迫接受這種軍事化計劃,非常令人擔憂。該計劃揭露了北京政府從上到下在西藏實施的強迫勞動的計劃,但卻不考慮藏人的需要和願望。

他說:“沒有人反對中國政府的脫貧計劃,大家都歡迎這個計劃。但問題是,脫貧計劃是北京製定的,沒有徵求當地人民的意見,了解他們是不是願意繼續留在某個行業或者轉移到其他經濟活動領域。但是這些計劃是強迫的,中國當局的目標是要改變藏人的觀念和想法,因為他們認為藏人落後,不願意全心全意地支持社會主義制度,以及中共的發展模式。”

若無政治意圖 必須公開透明

梅卡奇說,正是因為中國政府以脫貧為由,強迫藏人接受所謂的職業培訓,“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才呼籲國際社會、他們本國的政府,以及中國政府開放西藏,向外國人開放,向獨立的研究人員開放,以便他們能夠以透明的方式對這個計劃進行評估,了解這些計劃是否得到藏人的支持,是否藏人自願,或者該計劃只是中國政府掌握的一個工具。

他說:“中國政府應該向國際社會開放新疆和西藏,評估那裡的實際狀況。如果那裡的狀況好的話,誠信可靠的專家們會給出如實的說法。因為,我認為,這是中國政府讓外界驗證他們說法的最佳途徑。這種國際關注和壓力,可以鼓勵中國做正確的事情。踐踏人權的最大問題是,信息封鎖,暗中操作。任何事情,如果能透明,真相就能大白。”

路透社報導稱,中國外交部在回復其有關西藏強迫勞動的指稱時說,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工人接受培訓是自願的,沒有涉及強迫勞動,而且他們得到適當的報酬。

梅卡奇說,否認強迫勞動,是中國政府的一貫做法。他說,中國政府與其否認,不如讓獨立的專家和記者到西藏當地的培訓中心進行實地考察和評估,與接受培訓的藏人面對面的交談。他指出,如果中國政府不這樣做的話,就說明他們的這個計劃背後有“政治意圖”。他說,中國政府認為,對付藏人的最好的辦法是,不需要任何協商或妥善安排,就將(政府)的決策強加在藏人頭上。
梅卡奇希望,中國政府能以積極、透明的方式同藏人接觸,真正解決藏人的需求。他擔心,這個轉移就業的培訓計劃的實施,未來有一天會消除藏人的文化和宗教。

總部在英國倫敦的西藏權利組織“自由西藏(Free Tibet)運動”星期三(9月23日)發表聲明,譴責中國政府強迫50多萬藏人從事強制性勞動,稱中國當局在西藏的大規模強迫勞動,將進一步撕裂西藏的社會結構和生活方式。

自由西藏的聲明說,西藏問題專家鄭國恩撰寫的西藏自治區當局強迫藏人接受職業培訓,並遠離家鄉到外地從事低報酬工作的報導,是基於大量政府文件和國營媒體報導,充分證明這項強迫勞動的計劃正在令人吃驚、大規模地進行中,因此需要國際社會採取立即和堅定的行動。

自由西藏組織的負責人約翰·瓊斯(John Jones)說:“這不是藏人的選擇,他們是被迫的。這種情況之所以在發生,是因為西藏被一個獨裁政府佔領。這實際上是在摧毀西藏的文化。這個強迫勞動的計劃表明,政府並不關心藏人的福祉。這是人口轉移,這是踐踏藏人的人權。”

自由西藏的聲明支持“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的呼籲:對負責強迫勞動計劃的人實施制裁,聯合國設立特別調查員,對中國的強迫勞動和少數民族受迫害進行調查。

聲明還表示,沒有西藏人民的自由,中國在西藏實施的壓迫政策就不能得到長期的解決。藏人必須要能決定他們自己的未來,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要用這種現實來直面中共。若迴避這個挑戰,只能招致中共對西藏進一步的壓制和破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