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CPTPP:中國和台灣爭相入群 日本你怎麼說?


跨太平洋11國經貿領導人在東京就《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舉行會談後召開記者會。(2019年1月19日)
CPTPP:中國和台灣爭相入群 日本你怎麼說?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45 0:00

投入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的4名候選人在9月24日均表示,歡迎並支持台灣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CPTPP)。此前日本官員對於中國加入CPTPP認為“有必要不斷觀察是否真正準備好遵守高水平規則”。身為輪值主席國的日本對於兩者的加入,表現出明顯的落差。專家分析日本的外交與經濟戰略、以及日中與日台關係可能因此產生的變化。

中台加入增加戰略意涵

中國在9月16日表示已正式申請加入CPTPP,台灣也在9月22日宣布申請加入。日本是輪值主席國,也是CPTPP裡面最具影響力的國家。

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教授
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教授

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李世暉(Shih-hui Lee)向美國之音表示,美國與日本自2012年積極推動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即CPTPP的前身)。之時,TPP是一個具有高度戰略意涵的區域經濟整合構想。在前首相安倍時代,日本的印太戰略最重要的兩根支柱,在安全保障上是“亞洲民主安全之鑽”,經濟上則是民主貿易的TPP。在這個戰略意涵下的TPP對抗中國的色彩很強。即便是美國退出之後的CPTPP,此一色彩也未曾淡化。

他說:“當習近平於2020年11月的APEC會議上宣布中國考慮加入CPTPP之後,日本即保持高度關注。這是因為從正面影響而言,日本期待中國若能成功透過制度變革,符合CPTPP的加入條件,將可為日本帶來可觀的經濟利益。另一方面,日本也擔心中國藉由加入CPTPP而取得制度性話語權,進而損及日本在區域以及國際經貿體制的主導權。”

9月11日前後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媒體報導,美國正考慮對中國的補貼行為以及對美國經濟造成的相關損害啟動貿易法301條款調查,澳大利亞、英國、美國在9月15日聯合宣布成立三國軍事安全合作夥伴關係(AUKUS),李世暉教授認為,中國政府在9月16日就正式宣布申請加入CPTPP,具有明顯的政治操作痕跡,自然引起美國與日本的警戒。中國宣布申請後不到一周,台灣也宣布正式遞件申請,這樣的發展更增加了CPTPP的戰略意涵。

日本對中台態度兩極

日本電視台日本新聞網NNN報導,日本政府認為有必要觀察中國是否能遵守CPTPP的高標準規則,對於中國的加入抱持慎重的立場。

另一方面,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外務大臣茂木敏充、政府發言人加藤勝信、經濟再生大臣西村康稔等官員紛紛公開表態支持台灣加入。

李世暉教授表示,就日本政府對中國與台灣申請案的態度來看,日本是歡迎台灣,同時警戒中國。

他說:“此一差異鮮明的態度,主要是因為日本還不能確定中國的意圖。日本國內有幾種不同的意見,首先,日本擔心中國想藉由此一宣示,離間日本與美國,以及日本與CPTPP其他成員國的關係。也有人認為,若中國順利加入,而美國卻遲遲不願加入,日本擔心中國將取得CPTPP的主導權。此外,中國是否有決心徹底改革國內法律制度,也讓日本存疑。日本更擔心在談判過程中,中國會強硬要求CPTPP成員國給予中國發展中國家的特權,就像是中國對WTO的談判一樣,而日本可能無法抵抗其施壓。”

國際經營管理專家,惠里士日本諮詢公司創辦人立花聰博士(Satoshi Tachibana)認為,日本雖然目前有態度差異,但並非本質上的轉變。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指出,日本國內對於價值觀與經濟利益相互關係的認識一直模糊不清。可以說是代表產業界主流的左翼勢力一貫以經濟利益為重,在對中國和台灣的關係上,單純將兩者的經濟利益總量放在天平上衡量,得出“重中輕台”的結論。相較之下,在日本國內的親台派,則被定位於基於共同價值觀或日台的歷史淵源的保守右派。

惠里士日本諮詢公司創辦人立花聰博士
惠里士日本諮詢公司創辦人立花聰博士

立花聰博士說:“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詮釋。現代社會的許多所謂價值觀其實其均立足於一定的經濟基礎。所謂共同價值觀的內涵意義,就是保障參與遊戲的各方玩家能在共同的遊戲規則上公平交易。只有落實公平交易的規則,才能減少交易成本,保障經濟利益的最大化。但是,日本的政客、政府官員甚至產業界,其大多數主流人士都沒有註意到這一個本質性的原理,而只是貪婪於眼前的短期利益。直至近期,因為中國的軍事力量增強、網絡安全威脅和全方位滲透,才使得日本開始對中國產生了重大的安保擔憂,這也體現在對台關係的升溫。”

立花聰博士表示,日本官方與企業界的基本想法沒有發生本質性改變,在CPTPP問題上當然也會不可避免的發生分歧。

質與量的分別:中國無法落實公平交易

立花聰博士認為,對於日本來說,台灣加入CPTPP的利益比中國加入要大的多,因為中國無法實現公平交易的原則,會因此產生巨大的交易成本。

他說:“看看澳大利亞的例子。中國對澳大利亞實施的懲罰性關稅制裁,就是政治凌駕於經濟之上,破壞或獨自製定遊戲規則的典型實例。現在大多數媒體輿論都聚焦在一個點上,也就是澳大利亞會成為中國加入CPTPP的重大障礙。其實中國單要剔除這一障礙,並非難事。它可以改變政策,暫時減弱甚至取消對澳關稅制裁。但本質沒有變,這是中國的一貫伎倆。看WTO就可以知道。”

立花聰博士強調,這就是中國與CPTPP會出現的保障遊戲規則、實現公平交易的問題(?)。他指出,美國和歐盟也有貿易衝突,但是基本上遵守同一個遊戲規則,因此是量的衝突,並非質的衝突。中國的狀況完全不同,因為中國並未落實公平交易的規則,因此交易成本不可能降低,其中安全保障問題就是一項巨大的成本。

他說:“看特朗普對中國的貿易戰就很清楚,特朗普要的是中國服從遊戲規則(質),而中國則以多買一點美國農產品(量)來敷衍搪塞。對損益得失關係,日本有多少政客能夠有特朗普頭腦,有國家利益這一概念,本人非常悲觀。”

中國“質”難改變日本可照章辦事

立花聰博士表示,其實日本只需要對中國加入CPTPP這一點照章辦事,因為CPTPP是一個高規格的自由貿易協議,按照中國的現狀,加入的可能性趨近於零。

他指出,其實有一些相對低標準的國家也加入了CPTPP,這是因為在量與質的問題上與中國不同。例如越南為加入CPTPP作出了很多質的改變,其中最本質性的改變就是勞工問題。CPTPP與過往的貿易協議相比,最大的差異之一在於其嚴格的勞工條款。越南承諾提高保障勞工利益,並在2019年全面修改了勞工法,其中令人驚訝的是,越南一反越共屬下單一工會政策的常態,開放了公民自由組織工會和參與自己選擇的工會的權利(多元工會制),即自由結社權,這一點現在的中國完全不可能做到。

立花聰博士解釋說:“這在社會主義國家是不太可能的。因為勞工自由組織工會會給自由結社帶來一個破口,從而給一黨統治帶來威脅。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第八條充分肯定公民的自由結社權,尤其是在保護勞工權方面。2001年中國正式批准該公約。然而同時,中國政府對公約第八條第一款(甲)項,即自由結社權提出了保留。聲明提出,中國政府對該項,將依據《憲法》、《工會法》和《勞動法》等國內法的有關規定辦理。一切從政治出發的中國堅持其原則,堅持單一工會的體制。中國不可能允許多元工會的存在,這是中國的一個先天基因。”

他強調,在不因屈服於中國威脅利誘而改變規則的前提下,對於中國申請加入CPTPP,日本與其他加盟國都只需按規則辦事就可以解決問題。因為取決關鍵在於中國不會改變的“質”。

台灣帶給日本對中的緩衝

李世暉教授表示,台灣宣布申請加入CPTPP,提供了日本一個緩衝的戰略空間。

他說:“台灣所選擇的時機與加入所使用的名稱,具有相當的戰略考慮。在中國宣布申請加入後台灣幾乎立刻表示要申請,是將台灣與中國加入的議題同時交由CPTPP成員國考慮,可以說是中國的申請為台灣打開了一扇門。在加入名稱方面,台灣選擇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名稱加入,暗示CPTPP成員國以及中國,CPTPP可依循WTO模式讓台灣加入,(?不清楚的地方在保留願意的基礎上可以刪除)因為台灣已經符合WTO的規範加入。另一方面,由於台灣的申請加入與中國綁一起,也可能出現是否需要以中國加入為前提的問題,或是有可能變成中、台同時加入。日本在此時機點並不希望中國立刻加入,而是希望美國重返加入後再聯合美國製衡中國。換言之,台灣因素將會成為中國與CPTPP成員國談判的阻力,這勢必增加中國加入的難度,拖延中國加入的時間。日本應會利用此一緩衝時間,說服美國或歐盟加入CPTPP來牽制中國。”

李世暉教授認為,對台灣來說,在美中對抗,日中競爭的背景下,中國申請加入CPTPP就為台灣創造了一個申請加入的時機。未來的半年,日本與CPTPP的其他成員國必須決定,是否同意中國與台灣的申請。日本在此一議題上的對應(回應?),將會影響日後的中日關係與台日關係。

他說:“在中日關係上,日本一方面可藉由CPTPP的談判,加速中日韓FTA(自貿協定?一定要翻譯)的進程;以及在明年中日建交50週年的政治日程,營造友好的中日關係氛圍。另一方面,若CPTPP成員國多數對中國申請抱持否定態度,或是在與日本或是其他CPTPP成員國談判過程中出現彼此無法妥協的製度認知差異,反而會加深中日兩國的隔閡。”

至於台日關係的變化,李世暉教授認為,CPTPP的申請與談判是台日建立全面製度性交流的重要試金石。若能順利進行談判,台日之間的互動,將有機會從現有的民間事務往來,提升至政府部門的政策交流。另一方面,台灣也必須直接面對開放福島等五縣食品進口至台灣的議題,儘早提出台日雙方都能同意的解決方案。若台灣對日本有過高的期待而導致期待落空,反而會影響台日關係友好的氛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