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 防衛支持與合作面面觀


台灣2019年5月30日舉行“聯合灘岸殲敵作戰實彈射擊”演習,台灣空軍F-16戰機發射熱焰彈後脫離目標區。(台灣國防部)
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防衛支持與合作面面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3 0:00

日本執政黨成員在9月8日參加台灣智庫研討會時表示,中國將於2022-2027年內加重對台施壓,日美台應盡快成立防衛合作機制,並強調台灣是日本的家人,關乎日本繼任首相人選的執政黨總裁選舉,台海議題也是焦點。日本與台灣的防衛專家分析中國攻擊台灣的路線、日本保護台灣的立場與實際可行性、以及台日安保合作的可能方向。

日台為兄弟台海問題須有共識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與自民黨外交部會會長佐藤正久在9月8日上午聯機參與台灣智庫國策研究院的座談會。中山泰秀說:“日本和台灣不是朋友,是兄弟,是家人,日本把台海和平當作自己的事”。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山口信治(照片提供: 山口信治)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山口信治(照片提供: 山口信治)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山口信治(Shinji Yamaguchi)對美國之音表示,在國防現實方面,日本與台灣在地理位置上確實是唇齒相依;在人民感情方面,日本國民絕大部分對台灣感到特別親近,如果中國和台灣發生衝突,幾乎所有的日本人會選擇支持台灣,這樣的民意也會反映到政治家的決策上,只是支持台灣的方式與程度尚未明確。

他說:“以往大家都知道,台灣一旦受到中國的侵略發生緊急狀態,日本不可倖免地會捲入其中,所以看起來好像日本是被動式地必須參與防衛。其實美中衝突激化之下,日本知道自己不可能置身度外的。隨著今年2月開始中國實施海警法,日本對於中國就十分警戒。中國頻繁出動機艦在東中國海與南中國海域干擾台灣的防空識別區,讓日本備感威脅。但目前尚未討論到日本具體能支持台灣的程度,因為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情況,威脅的方式太多元,需要非常慎重仔細地事先預設各種可能性。我想日本應該會開始更多對於台海情勢的研究分析、討論與仿真,建立應變的程序。”

山口信治表示,中國造成的威脅感已經普遍存在於日本社會,也讓日本社會在台灣遇到侵襲時願意出動自衛隊支持,日本維持台海和平應該已經是共識了。

佐藤正久在9月8日的座談會中表示,礙於政治敏感性,日本政府表面上無法正式對外宣稱“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但日、美、台都知道台灣若沒有美日的協防絕對是無法抵抗中國的侵略。他說:“只要日本國內有共識,當台灣有事時日本就會和美國共同協防颱灣,維護台海和平穩定。”

日本為美軍後勤中國若踏禁區就出兵

日本前防衛廳情報本部長太田文雄將軍(Fumio Ota)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日本的立場還是以支持美國為中心。

日本前防衛廳情報本部長太田文雄將軍(照片提供: 太田文雄)
日本前防衛廳情報本部長太田文雄將軍(照片提供: 太田文雄)

他說:“2015年日本的安保法通過後,就新設了存立危機事態與重要影響事態兩個可能性。'重要影響事態'發生時,日本自衛隊可以向美軍進行燃料補給、飛機起降所需資源等後方支持;'存立危機事態'表示與日本有密切關係的他國遭到武力攻擊,例如台灣,日本可以出動自衛隊與美軍一同反擊。如何判斷屬於'存立危機事態'之權限屬於日本政府,依目前情形看來,日本政府對於台海緊張情勢的危機感讓其維護台灣安全的決心日益升高,美國一旦有動作,日本會立即配合。”

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教授徐浤馨(Hong-hsin Hsu)對美國之音說:“日本方面有來自兩方面的顧慮:第一,是否違反日本憲法第九條;第二,日美同盟的政治架構。因此如果日本因為周邊有事遭受影響而出動自衛隊反擊,日本政府應該有其階段性的判斷,或是依據受影響的嚴重程度為評估標準。我目前並未獲知日本有訂定具體的判斷標準,不過在2015年安保法已經相當程度建構重要影響事態發生時,日本可以隨美軍出動,但僅限於後勤支持。”

他指出,由於近來中國威脅升級,可以觀望日本是否逐漸跨越後勤角色,在台灣受到攻擊時站在第一線動武。

佐藤正久在會議中將東亞的地圖上下翻轉,說明就中國的立場來說,日本在中國上方,對於中國就是其東中國海擴張上的妨礙。而台灣是第一島鏈的樞紐,南中國海水深又較東中國海淺,當美軍核子動力潛艦行經南中國海時很容易受到導彈攻擊。他認為美國海軍的弱點在於對潛艦的反應能力,自衛隊必須在這部分與美軍加強合作。

太田文雄將軍說:“如果中國攻擊台灣,不可能只攻擊台灣本島,而是會直接影響附近的海域和領空。1982年英國和阿根廷之間爭奪馬爾維納斯群島主權的戰爭時,英國就將福克蘭島周圍200海浬劃為禁區,此區域內所有阿根廷艦艇的活動均視為敵對行為。如果從台灣周邊劃200海浬,尖閣諸島、石桓島、宮古島等日本國土都在範圍內,中國侵犯這個禁區,自衛隊當然要出兵。”

他認為台灣與日本應該展開更加密切深入的安保對話與合作,而且要定期舉行與檢討,共同維護雙方最切身的安全。。

台日安保交流宜由日本提出

首屆“台美日國會議員戰略論壇”於7月29日舉行,台美日三方皆有重量級國會議員出席,會議聚焦於台海和平穩定與台灣的國際參與。日本與台灣的執政黨在8月27日舉行首次外交與國防在線安全對話,被視為雙方執政黨之間的準“2+2會談”。

台灣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教授徐浤馨(照片提供: 淡江大學
台灣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教授徐浤馨(照片提供: 淡江大學

徐浤馨教授表示,最近日本兩次主動提出邀請台灣參加首度舉行跨國議員會議,討論國防與外交的敏感話題,表示日本在國際政治環境的限制下已經充分正視台灣參與安保合作的重要性,並且開始有實際行動。

他認為,所謂“2+2會談”的說法十分敏感,因為牽涉到雙方的國防與外交,按照慣例應該是兩個國家之間的正式會談,因此台灣出席的立法委員也強調是交流會。日本派出執政當專門負責外交與國防的議員,明顯知道會成為世界性的政治宣傳,台灣執政黨當然也派出負責國防與外交的立法委員,巧妙地由議員會談規避敏感性,其實就是雙方執政黨的國防與外交對話。

佐藤正久在9月8日的座談會中表示,希望日前的議員版台日2+2會談等交流模式可以繼續舉行幾次,同時也要推動雙方其他重要議題的對話。

對於台灣方面是否可以主動提出,徐浤馨說:“其實如果日本方面不提出,台灣雖然未必不能提,但立場其實不足。另一方面,我認為日本會提出這樣的對話建議,是美國在後面默許。否則以日本謹小慎微的民族性,不太可能有出格或是所謂'超前佈署'的動作。所以在最近兩年多,尤其是菅義偉內閣這一年中,日本已經主動進行許多與台灣之間的交流,而且激進到政治性議題的交流。國際政治講求實力原則,台灣在日美兩大強國的架構下,台灣不太可能主動提出政治性交流,而是在日美舉行與台灣相關議題的交流,邀請台灣時,台灣有所回應或協助。”

徐浤馨指出,台灣需要正視不對等的國際政治現實面,讓日本提出2軌外交,甚至是1.5軌外交的對談建議,台灣被動式歡迎就好。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山口信治說:“日本要與台灣進行任何外交或是國防的交流,由政府出面是相當困難的,這是目前的政治現實面。但換一個角度來看,以往從民間學者與專家,最近升級到議員,進行2軌以至於1.5軌交流,其實比起官方交流能夠討論的面向更加廣泛,所觸及的深度也更能自由掌握。我認為現在不必要拘泥於是否為官方形式,而是要頻繁交流,而且討論的重要政治議題要逐漸深化,就會慢慢產生實質效果。”

網絡安全合作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在座談會中提及:“網絡系統上的安全是沒有國界的,一切都是連結在一起的,某方面來說和敵人也是連在一起的。”他指出現在網絡無國界,許多滲透來自社群媒體,甚至可以影響民主國家選舉,他期待日本與台灣建立網絡合作,推進雙邊關係。

山口信治說:“日本最近SNS被中國干擾與滲透的情形愈來愈嚴重,我們會希望藉重台灣的經驗對付社群媒體中的滲透問題,甚至在關於灰色地帶的信息共享與網絡安全上作一些改善。台灣對中國造成的網絡威脅有很多應對方法是日本想不到的,也是其他民主國家應該更加重視的,網絡合作又比其他軍事合作的門坎低,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教授徐浤馨說:“我認為社群媒體大部分是做假新聞與大外宣。另一方面,資通電的問題很大,現在軍事設備都逐漸數字化,如果資通戰系統被摧毀,整體軍事作戰都會因為主導中樞被破壞而失能,比起假新聞與大外宣更加嚴重。”

他認為,台灣確實在對付中國信息滲透、假新聞有豐富的經驗,也充分認識到資通電在軍事上的重要性。如果建立起網絡合作的模式,日本可以讓台灣知道需求,台灣很有機會協助日本或是其他民主國家改善網絡安全。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