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印太地區會是美國的“優先戰區”陸克文:中國經濟引力將長期影響印太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中)主持習近平訪美討論會(2015年9月23日,美國亞洲協會提供 )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2 0:00

5月底,美國國防部長將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上公佈新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屆時,印太地區會被確定為“優先戰區”。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5月7日(星期二)撰文說,美國可能會重新轉向印太,但是中國的經濟引力將對印太地區國家,包括美國的亞洲盟友的戰略行為,產生長期的影響。

印太將被定為“優先戰區”

據報導,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帕特里克.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將在5月底於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上發表講話,集中闡述美國的新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報告以及新的美國印度太平洋戰略。

透露這個消息的美國國防部負責亞太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還說, 美國國防戰略和國家安全戰略將印度太平洋確定為“優先戰區”(priority theater),沙納漢部長將在香格里拉談論這一點,並說明“優先戰區”的意義。他說,未來,美國在這個區域的軍事資源和活動都會增加。不過,薛瑞福沒有透露任何細節。

陸克文:亞太國家戰略行為深受中國“引力”影響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星期二在清晰國防(Real Clear Defense)網站撰文說,美國可能會重新轉向印太地區,但是印太國家正對中國強大的經濟引力做出回應。

陸克文在文章的一開始援引美國2017年12月出台的國家安全戰略說,“現在還不清楚的是印太地區是符合對華盛頓所說的戰略競爭的新時代做出回應。”但是,陸克文說,現在可以明白的底線是,儘管華盛頓改變戰略態勢,中國經濟引力正對印太地區國家的戰略行為產生長期的影響。

中朝關係解凍,韓國有可能偏離美國的戰略軌道

陸克文說,在朝鮮半島,對北韓和南韓來說,與一年前相比,中國處於一個更為優勢的地位。他說,特朗普總統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直接接觸對中國和北韓的關係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說,特朗普的北韓政策使得北京和北韓解凍了長達五年的冰冷關係。

他說,北京不可能在與北韓的長期戰略關係上妥協,迫使北韓棄核。他說,中國的長期戰略原則就是基於在中國和南韓、日本以及美國的駐軍基地之間維持戰略緩衝帶。

陸克文說,因為特朗普的北韓政策的危險在於,它讓南韓有這樣的政治期待,覺得自己應該接納北韓,即便是北韓不願意棄核。他說,對南韓現在的中間偏左的政府來說,北韓棄不棄核其實並不像美國認為的那麼必要。鑑於北韓不太可能棄核的事實,未來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南韓會游離美國的戰略軌道,尋求接納得到中國支持的北韓。

陸克文說,對中國來說,中國尋求與北韓和南韓都建立友好關係。北韓和南韓在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國,然後,南韓越來越偏離美國。陸克文說,如果中國這麼做,其實也並不令人吃驚,畢竟中國的一個長期宣揚的戰略目標就是結束美國在亞洲的盟友體系。

中日關係改善

關於日本,陸克文說,雖然在某種程度上, 日本仍然是美國亞洲盟友體系的最堅強的支柱,但是,日本很顯然並沒有打算將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中。

去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北京的訪問打破了兩國七年來的堅冰。陸克文說,這表明,東京開始“對沖賭注”,以避免將來的失敗。中國在兩國有爭議島嶼的活動明顯下降,日本的海上自衛隊的部署也在減少。另外,安倍晉三還表示,日本有興趣未來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

在東南亞,中國的經濟存在為政治和外交開路

陸克文說,在東南亞,中國在菲律賓、汶萊以及馬來西亞等國的經濟存在已經為中國在這些國家的政治和外交創造了機會。他還說,在南中國海問題上,中國還成功地推動了區域外交進程。

他說, 在東南亞國家,一個普遍的看法是,不管五角大樓、國務院還是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在做什麼,特朗普並沒有意識到該區域的重要性。

中國在亞太也並非完全的一帆風順

儘管如此,陸克文在文章後面說, 這也並不意味著,中國從此在印太地區可以一帆風順了。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在去年競選時警告擔心馬來西亞和其他國家陷入中國的長期債務陷阱;印度尼西亞將自己的一個港口基建項目交給了日本和印度;正因為中國的崛起,印度與美國加強了戰略關係; 雖然海灣國家在中國的戰略中越來越重要,但是這些國家對中國還有疑慮等等。

美國目前的印太戰略缺少經濟元素

陸克文說,美國必須意識到中國經濟的影響力。如果美國不能提供一個有效的替代, 從中長期來說,印太地區可能就會偏向中國。他說,美國在印太地區戰略的最大問題是缺少經濟元素。

他說,不管美國的新國家安全戰略可能會促成多少新的軍事能力的增長和新的戰略原則的出現,對美國的長期國家戰略來說, 特朗普政府從《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的退出, 正被證明是一個戰略錯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