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一國兩制”幻滅 澳門民主派無緣參選立法會


2021年7月10日,澳門民主派三組參選人召開聯合記者會。 (新澳門進步協會提供)
“一國兩制”幻滅 澳門民主派無緣參選立法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9 0:00


澳門將於9月12日舉行立法會選舉。當地21名參選人上週五(7月9日)被選管會裁定不擁護基本法及效忠澳門特區政府,不具參選資格,其中包括十五名民主派參選人。被取消資格的包括一名資深民主派議員。分析人士認為,澳門當局封殺民主派人士與香港的局勢有關,反映“一國兩制”已徹底失去示範作用。

收到澳門當局通知不符合參選資格後,民主派三組參選名單上週六(7月10日)召開聯合記者會。出席的包括從1992年開始一直擔任立法會議員的吳國昌。他形容這是粗暴的政治決定。

吳國昌說:“我們除了支持政府的政策,也會批評和反對政府的政策。防止濫用公帑是否傷害了特別行政區呢?防止貪污腐敗,揭露涉嫌貪污腐敗的行為,又是否等同不擁護特別行政區呢?我認為絕對不是。”

澳門立法會選管會在7月9日宣布, 十九組直選參選人之中,有“事實證明”其中六組共21人不擁護澳門基本法及效忠澳門特區政府,不具參選資格,已發出通知並等待回應及替換人選。至於基於什麼證據而作出決定,選管會並未透露。

民主派:問心無愧

鄭明軒是吳國昌五人參選名單的第一候選人。他向美國之音表示,澳門選管會的決定不可理喻。他作為民主派問心無愧。

澳門立法會議員助理鄭明軒。 (鄭明軒提供)
澳門立法會議員助理鄭明軒。 (鄭明軒提供)

鄭明軒說:“現在很多事情並非可以用常識去解釋,我們也不要嘗試把這些決定合理化,甚至因此自我檢討。我們推動的是更多公民權利得以實踐。政府有更好的施政,市民的生活獲得改善。這是普世認同的價值。作為相信民主,相信法治的人不應檢討自己的行為。更何況,現在很多事情已變得不可理喻。”

鄭明軒是資深立法會議員吳國昌的助理。他認為澳門當局的決定嚴重衝擊澳門社會行之已久的運作模式。

鄭明軒說:“澳門市民普遍不喜歡以激烈方式表達意見,其實現在立法會只有數名民主派直選議員,他們從來不會對施政的和諧團結產生很大威脅。他們只是(對政府)提供監督的作用,提供發表市民意見的渠道。這樣一種平衡角色也覺得礙眼,要把它除掉的話,這就打破了本來大家存在的默契:可以有雜音,但不能妨礙大局。這也衝擊了澳門既有的一套方式。”

鄭明軒表示,一旦澳門民主派失去進入議會的機會,澳門人要表達有別於政府的聲音會變得更困難

鄭明軒說:“如果獨立的監督政府力量沒有議會支持的話將很難生存。如果(政府)在議會內封殺這股力量,那麼在議會外,它們能否乖乖想辦法籌款,設法生存,擔任議會外監督的角色呢?是否能擔任幫助市民的異見領袖呢?我還懷疑這種可能。”

除了鄭明軒排首位的吳國昌五人名單,民主派的“學社前進”五名已報名的參選人也被裁定為沒有競選資格。而排在這張名單首位的是現任立法會議員蘇嘉豪。另一民主派參選名單“新澳門進步協會”也被取消資格。

三組民主派均表示不會換人參選或退選,會堅持走完整個參選程序,如有需要會不惜上訴到終審法院,以維護澳門人根據基本法保障,不受政治歧視的參選權。他們提醒澳門人珍惜曾經擁有的新聞、言論和選舉自由,因為這些權利有機會突然消失。

民主派日後舉步維艱

澳門時事評論員黃東認為,參選資格被撤銷對民主派的打擊可能是致命的。

黃東說:“(澳門民主派)以後怎麼辦呢?確實以前從未出現這種情況。他們現在可能也沒有這方面的對策。走上街頭等要花錢的宣傳活動都離不開金錢在後面操作,而且它們也沒有所謂跟外國勢力勾結。(以往)議員每月幾萬塊的收入,根據定下的規矩,當中有一半會捐出來維持社團的運作,如果是零收入的話等於一個月少了幾萬塊錢,要在澳門這樣一個生活指數比較高的城市生存下去。我是不敢想像的。”

澳門選管會上週五對外表示,他們是透過警方提供的資料進行資格審查,並以進入司法程序為由拒絕透露手上掌握了什麼證據。

時事評論員黃東認為,尤其荒謬的是,被撤銷參選資格的包括兩名現任立法會議員。

黃東說:“拿一張紙出來念,簡單回應了記者的提問就跑了,說明他們自己也是心虛的。荒謬透頂。羅織罪名卻沒有任何理由和證據。這兩位議員(吳國昌、蘇嘉豪)尤其吳國昌,他從澳葡政府到現在為止經過多麼長的時間。多少官員跟選管會曾經同意過他的。這些人又是否不擁護基本法和特區政府?又是否也應該拉下馬?”

2020年11月,香港立法會15名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抗議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宣布另外4名議員喪失議員資格。而在此之前,民主派一直是香港立法會的主要力量。與香港相比,民主派在澳門立法會勢力薄弱,上屆選舉只有四人透過直選晉身議會。由於澳門民主派素來維持低調,外界一度認為,澳門政府不會對他們下重手。

黃東說:“乖的孩子也沒有糖吃,因為它不給你吃的話,你求它也沒用。澳門整個社會來說反抗的聲音不多。它根本就不怕你。現在已經到了可以赤裸裸的地步。皇帝的新衣也不要了。

“一國兩制”幻滅失示範作用

澳門大學政府及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相信,澳門當局的決定與香港的局勢有關。

余永逸說:“過去北京容許香港有較大的反對聲或者反對力量。某程度上是希望利用'一國兩制'去說服台灣接受統一,但是過去兩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已把'一國兩制'的面紗脫掉,台灣也不會接受'一國兩制'作為統一的安排。香港現在提出了'二度回歸',而實際上很多人認為,澳門在還沒回歸前早已回歸,所以現在其實是'深化回歸'。”

余永逸認為,澳門民主派被取消參選資格顯示港澳特區將變得“一體化”。

余永逸說:“當香港還有一定數量的反對派,而北京也要對這些反對派有一定忌諱的時候,它不會做得那麼'絕',因為必須維持'一國兩制'下所謂的反對聲音和自由人權等,但是,當'一國兩制'作為統一的工具已經幻滅,可以這樣說,'一國兩制'已失去它最重要的政治功能,而北京也無需利用'一國兩制'包裝對港澳特區的全面管治。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