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門警方首次以違法煽顛為由禁辦六四燭光集會


資料照: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樹起的澳門二字。
澳門警方首次以違法煽顛為由禁辦六四燭光集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31 0:00

澳門政府去年已首次以防疫為由拒絕批准六四集會。今年更首次把拒絕有關申請提升至國家安全層次。

根據澳門警方5月25日向民主發展聯委會發出的回覆,中央政府對六四事件已經明確定性為反革命動亂。民聯會歷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以煽動性的圖片和文字作虛假宣傳,內容包括“追究屠城責任、停止政治迫害、結束一黨專政”等,而且煽動顛覆政權及推翻憲制,挑戰中央權威,帶有挑釁和誹謗成分,以及違反澳門的“刑法典”。

澳門警方向民聯會發出批示,拒絕批准舉辦六四集會。 (區錦新提供)
澳門警方向民聯會發出批示,拒絕批准舉辦六四集會。 (區錦新提供)

澳門民聯會理事長區錦新向美國之音表示,警方的決定是政治打壓,不僅侵犯集會權利,也破壞了一國兩制的聲譽。

區錦新說:“澳門政府引用了中央政府很多年前對六四的評價,說參與的都是顛覆國家的暴徒,所以我們要求平反八九民運就是對中央政府的污衊,堆砌出這個理由說我們集會是違法的。我們也覺得很驚訝。我們的六四燭光集會從來都是和平理性守法進行,從來沒有煽動暴力推翻政權這些。引用這條法律(刑法典)是很荒謬的。”

結束專政不等同推翻政權

區錦新對澳門警方所說的六四集會違法並煽動顛覆政權的說法進行了反駁。

他說:“結束一黨專政是否損害國家安全呢?是否推翻政權呢?這並不一定。政治多元參與是不能排除的,而且我們沒有使用暴力或者煽動他人使用暴力來推翻(中共)政權。建設民主中國也可以採取和平理性的手段來推動,說我們違反法律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澳門民聯會過往曾連續30年在市中心議事亭前地舉行六四燭光集會。去年戶外燭光集會首次被禁止。民聯會上訴失敗,活動改在實內舉行。

區錦新說:“我們從1990年開始舉行燭光集會,過去30年來一直都是這樣舉行的,而澳門的刑法典是1995年澳葡時代製定的。澳葡時代也好,特區也好。我們的集會都不存在違法。我們不能接受的是。在法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燭光集會)突然變成違法。這是不可能的。”

民聯會也向當局申請場地舉辦“八九民運圖片展”,但當局以多個場地全部已安排活動為由否決申請。

區錦新說:“有兩個可能。第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祇有香港和澳門兩個地方是可以每年悼念六四的。中央政府要收緊這個政策。但是也有可能是,澳門一些官員認為,這可能是立功的機會。”

澳門警方被指搞“一刀切”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資深新聞工作者麥燕庭譴責澳門警察搞“一刀切”,因為這意味著澳門以後再也無法公開悼念六四了。

麥燕庭說:“今年它(澳門當局)用不少篇幅來說明六四集會其實是違法的,如果是違法的話,那以後你就不用再申請了,因為既然是違法活動,以後就根本沒機會再舉行,就是一刀切,讓你以後都不用再搞。但問題是,澳門警方是用中共一些議決來說六四已經定性了,不能再談,既然六四當年被定性為反革命動亂,就等於說,澳門也要接受中共這個決議。這和'一國兩制'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麥燕婷批評澳門此舉等同把中國的一言堂作風引進到澳門。

她說:“因為它說,中國政府已經就六四定性,而且死傷人數也有了說法。(澳門的)六四集會以'屠城'、'一黨專政',甚至鼓吹'茉莉花',等於煽動顛覆,等同把中國大陸的一套搬到澳門,不能發表跟中央不同意見的評論和說法。這是很危險的。無論現在'一國兩制'被認為剩下不多,但如果澳門也要全盤接受中共的議決和說法,還有什麼'兩制'呢?”

上世紀60年代,澳門的左派組織趁著“文化大革命”在中國如火如荼,引入“文革”鬥爭手段。 1966年12月3日,群眾在市中心聚集,衝擊市政廳和警察局。澳葡政府宣布戒嚴。其後澳門總督簽署“認罪答復書”,歷時兩個多月的衝突事件才劃上句號。

“一二三事件”鞏固了左派勢力在澳門的影響力。歷史因素使澳門社會對中國的歸屬感相對較強。

麥燕庭說:“中國政府經常會透過澳門來批評香港做得不足之處。如果澳門是這樣的話,香港會怎樣呢?香港可以不同嗎?香港跟澳門都是中國屬下的特別行政區。如果澳門要全盤接受中共的議決的話,香港是否也要這樣呢?如果這樣的話,'一國兩制'就完全沒有了。”

澳門媒體人崔子釗告訴美國之音,澳門警方拒絕批准六四集會後,社交網站上出現不少相關留言,疑似為當局的決定護航。

崔子釗說:“有大量疑似虛假賬號不斷在灌水留言,這都是在臉書上看到的,大概的內容都是跟警方所說的差不多,譬如'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這些內容是違反國家安全法或者澳門刑法典之類的,引導輿論(說),六四晚會在澳門被禁止是合理的。我很難確認是誰在做這種事情,但是以嫌疑來講,建制(親北京)社團或者官方很大可能會派人做這些事情。”

澳門學生深受香港反送中影響

在“民聯會”六四燭光晚會被禁止舉行的同時。由澳門多所高校和中學學生組成的“澳門學生關注組聯盟”在社交平台發起“全城黑衣黑口罩”行動。這個成立只有3個月的團體呼籲澳門市民在6月4日身穿黑衣,戴黑口罩紀念六四。召集人表示,作為一個澳門人,生在澳門這片還能說六四的土地,希望透過這次行動,傳承澳門紀念六四的傳統,讓下一代能了解六四真相。

“澳門學生關注組聯盟”在社交平台發起“全城黑衣黑口罩”行動。 (網上圖片)
“澳門學生關注組聯盟”在社交平台發起“全城黑衣黑口罩”行動。 (網上圖片)

媒體人崔子釗相信,兩年前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影響了不少澳門學生的思維。

他說:“很多澳門學生被2019年香港的發送中運動所感染。很多香港抗爭的訊息其實澳門學生是有看到的。2019年8月在澳門議事亭前地曾有人想以行動聲援香港,但是被澳門警方禁止,我所知道,當時的發起人就是學生,也有學生想搞連儂牆,但是被澳門警察的天眼系統發現,然後立馬就禁止了。”

“澳門學生關注組聯盟”召集人本已答應接受美國之音採訪,但是在5月27日,聯盟的臉書賬號突然停止運作,崔子釗相信,這與該組織受到當局施壓有關。

崔子釗說:“在澳門的法律,我穿一件黑色衣服,戴上黑色口罩,並沒有違法,但是警察到時可能會以各種手段干擾和恐嚇。如果警察看到有人在議事亭前地戴黑色口罩走過,可能會讓他出示身份證,查他資料之類的。”

港警拒就集會是否違法表態

除了澳門拒絕六四集會舉行, 香港警方也以限聚令及防疫為由,反對支聯會舉行六四遊行及禁止舉辦維園燭光集會。 5月29日,上訴委員會以遊行集會對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構成威脅,疫苗接種進度未如理想等為理由,駁回支聯會的上訴。香港警方在媒體追問下,始終拒絕回應“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是否違法。

觀察人士麥燕庭表示,中國當局可以禁止六四集會舉行,卻洗刷不了事實。

她說:“中國政府如果以為可以打壓某一類的人群,好像這件事(六四事件)就沒有發生,甚至經過一段時間,大家都會遺忘,其實是不會的。尤其現在是網絡年代,你怎麼可能以為大家不在澳門議事亭前地舉起燭光,可能10年、20年以後就會忘記,1989年六四的時候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等地造成那麼多人死傷的事件呢?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