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在緬工廠因何遇襲?緬甸人為什麼對中國感到憤怒?


緬甸曼德勒民眾2021年3月15日不畏軍警血腥鎮壓上街示威(美聯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8 0:00

根據中國駐緬甸大使館的消息,截至3月16日(星期二)晚上8點,緬甸的“打砸搶燒”事件已經導致37家中資工廠受損,3名中國員工受傷。中國在緬甸的工廠為何遇襲?襲擊工廠的又是什麼人?事件發生後,中國要求緬甸方面加大力度保護中國公民和中資企業,為什麼這樣的要求會令緬甸民眾憤怒,對中國進一步反感?

中國祇關注中資安全令緬甸民眾憤怒

3月14日,在緬甸仰光城西的萊達雅(Hlaing TharYar)、雪碧達(Shwe Pyi Tha)等工業園區發生騷亂,一些中資企業或中緬合資企業遭到不同程度的損毀後,中國駐緬甸大使館迅速發布聲明,嚴厲譴責這些“打砸搶燒”事件,稱其“性質十分惡劣”,並要求緬方採取措施制止暴力行為,依法查處肇事者,確保中方企業、人員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隨後幾天,包括3月17日的例行記者會上也強調了上述的立場。但是,沒有一位發言人對當晚至少有39人死亡,後來更多人死亡的事實表達同情或是安慰。

中國的回應令緬甸民眾憤怒。許多人在社交媒體上對中國這種只顧及中方人員和資產安全,完全漠視軍方殺害示威者的行為予以譴責。

聯合國緬甸人權問題新任特別報告員安德魯斯(Thomas Andrews)星期天(3月14日)晚間就緬甸“最血腥的一天”發布推文說:“緬甸安全部隊在一天之內殺害了最多示威者的消息使人心碎和憤怒。軍政府領導人不應該掌權,他們應該被投進監獄。必須立即切斷他們的現金和武器供應。我希望聯合國成員國聽到我的呼籲,立即採取行動。”

一位叫耶敏覺(Ye Myint Kyaw )緬甸兒科醫生在安德魯斯的這條推特下寫道:“俄羅斯依然向軍方出售武器, 中國為自己的兩個工廠的損失大聲疾呼,雖然到現在為止還不清楚到底是軍人還是抗議民眾幹的。他們根本沒有提到當天晚上數十名無辜民眾死亡的事件。”

緬甸示威領導人,人權人士順雷伊(Thinzar Shunlei Yi)在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就中資企業遭到襲擊發表聲明後在推特上發文說:“緬甸今天又變成了殺人場。據報導,大約50多人死亡,一些中國工廠被放火焚燒。在我們確認肇事者之前,中國大使館只關注中國人和他們的財產。 我希望他們能看到,被他們支持的軍方所殺害的人也是人。”

順雷伊後來還說,緬甸民眾並不討厭鄰國中國,但是中國執政者必須理解緬甸民眾對於中國立場的憤怒。她在推特上繼續說:“中國政府如果真的在乎與緬甸的雙邊關係並想保護中資企業的話,就必須停止支持政變。”

曼尼貌(Manny Maung)是人權組職“人權觀察”的亞洲問題研究員,在緬甸出生。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這樣解釋緬甸民眾對中國感到憤怒的原因。她說:“他們是在要求一個已經證實願意對抗議者使用致命武器並進行血腥鎮壓的政權,而且,這個政權還被指控犯有種族滅絕罪。這令人擔憂中國是在向軍方開綠燈,讓其對自己的平民使用更多的暴力。這非常令人擔憂。”

曼尼貌說,對逝者家屬表示同情和哀悼是人的本能,但中國沒有這麼做,相反,中國看似是在要求緬甸軍方通過更多的死亡和殺戮來保護自己的利益和財產。

事實上,在中國使館的聲明發出後不久,緬甸軍方對涉事地區發布了戒嚴令。3月15日,軍管法擴展到仰光的更多地區。同時有更多抗議者被安全部隊打死。

倫敦的緬甸人權網絡(BHRN)創始人和執行總監覺溫(Kyaw Win)3月16日發推說,“在中國的要求下,萊達雅的屠殺還在繼續。通過要求當局懲罰(未經證實的)肇事者,中國承認了非法的法西斯軍人政權,這個政權推翻了民選政府。你們在干涉我們的內政。”

究竟是誰襲擊了中國工廠?

到目前為止,究竟是誰襲擊了中國工廠還沒有定論。有報導說,在緬甸的台資企業也遭到了殃及。北京方面也強調“尚無法確定縱火者身份”。

人權觀察的曼尼貌認為,如果是抗議者搗毀工廠,破壞企業,一方面可能是出於對中國支持軍方的憤怒,更多應該是希望以此損害緬甸軍方的收入和資金來源。

她說:“中國在緬甸的影響力令人充滿懷疑和恐懼。緬甸人曾經生活在長達五十年的獨裁統治之下,在那個時期,只有中國與軍政府有聯繫。人們擔心中國或中國當局在操控緬甸的局勢。他們認為中國政府對這次政變也進行了乾涉,因為他們與上屆軍政府關係如此密切。所以,如果他們將發生的某些事情歸咎於中國也是本能。不過,這並不是說,他們認為中國是唯一的罪魁禍首。他們絕對知道這是軍隊,是緬甸軍方的責任,他們襲擊企業,因為他們確實想損害軍方獲得收入和財政的能力。”

曼尼貌對緬甸的製衣業和供應鏈很有研究,她認為,仰光工業園區的中國工廠被襲擊事件很複雜。這有別於對緬甸華人或是傳統的中國社區的襲擊,因此,很難說行動一定是針對中國人或是中國政府的。

仰光城西的工業園區以製造業和成衣業為主,是仰光省最早開發的工業區,也是仰光工廠最多、發展最好的工業區之一,因此吸引了大量中資企業在當地投資建廠。根據緬甸全國成衣協會的數據,緬甸大約40%的製衣廠屬於中國人。

曼尼貌認為,中資和中方管理人員與當地人長久以來的勞資矛盾可能也是造成中資企業被襲擊的原因之一。

她說:“這裡很多企業是中資企業,並由中國人管理。 過去10年,這裡的勞工環境非常糟糕。 很多人對這些外資企業和外國人的管理積怨已久。所以,並不一定都是針對中國。這一切的發生可能因為有人對這個特別地方的中資企業的管理不滿……在這個地區,對中國的反感一直在增長。”

《華爾街日報》援引緬甸全國工人聯合會主席Moe Sandar Myint的話說,許多製衣廠的工人因為參與抗議和公民不合作運動遭到中國雇主的威脅。

人權組織的曼尼貌說,在工業園區這個特別的地方,緬甸民眾的反中國情緒確實在增長,中國政府支持軍方採取措施保護中國企業的聲明類似“火上澆油”。

不過,緬甸的抗議者認為,是軍方派人縱火,然後嫁禍於示威者,以便為後面進一步的鎮壓提供藉口。

薩米(Sammy,化名)是緬甸仰光的一名從事平面設計的自由職業者。他這樣描述他聽說的場景。

他說:“3月14日,武裝部隊向鎮上的示威者射擊實彈、橡皮子彈和催淚彈。抗議者的人群一直在增加。有人在大喊,如果軍政府繼續向示威者開火,我們將瞄準軍方的企業或是與軍人有關的任何工廠。實際上,我們沒有造成任何傷害或損害。但是後來,我們聽說有兩家中資工廠遭到縱火。有些目擊者說,是軍方人員進入了工廠,為了縱火,他們甚至襲擊了管理人員。”

緬甸的社交媒體上,也有不少人指證軍方派人襲擊了工廠。倫敦的緬甸人權網絡(BHRN)創始人和執行總監覺溫(Kyaw Win)也在推特上說,是軍方人員襲擊了中資廠。不過,他在3月16日發出的最新一則推文中說,中資廠的廠主自己焚燒工廠,以獲取保險補償。他在推文中還附上了相關的視頻。

不過,在中資工廠被襲擊之前,也確實有人威脅要摧毀中國在緬甸的設施。大約一個星期前,緬甸外交部洩露的一份資料顯示,2月23日,中國在政變後對在緬甸境內的中緬油氣管線的安全表達高度關注。緬甸民眾得知此事後反應激烈,有人在網上威脅說,炸毀這兩條管線也是緬甸的“內政”。

仰光的政治評論家欽佐溫(Khin Zaw Win)曾告訴美國之音,緬甸民眾對中國和俄羅斯在安理會的所作所為痛恨已久。中國這個時候向殘暴、令人憎惡的軍政府尋求對中資機構和人員作出保障,實在是“最糟糕的做法”。他說,“現在緬甸最大的問題是政變,緬甸人認為把這視為重返獨裁統治。”

中國的“不干涉內政”政策令緬甸人憤怒

與美國和西方國家的譴責和製裁不同,中國以“不干涉內政”為由,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譴責軍方政變。在政變之初,中國官方甚至稱,軍方只是在進行“內閣重組”。

緬甸人對中國的“不干涉內政”非常不滿,認為政變不同於一般的內政。在仰光的緬甸華人楊勝富在接受美國之音焦點對話時曾說:“這個當然與北京的官方立場有關。每次聽到中方說,這是緬甸的內部事務,大家都很生氣。對緬甸民眾來說,這不是政治問題, 是正義和非正義問題。軍方把權力搶了過去,而且現在還殺了這麼多人。很多人都這樣比喻,你看到一個人正在打他的妻子, 你要怎麼反應? 你要說,這是他們的家事, 還是要去幫忙,幫助那個被欺負的妻子?”

仰光居民楊勝富說,如果中國能更明確表態支持抗議者的話,可能會更能贏得緬甸民眾的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