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兩會現場:代表委員看外商投資法避談結構性改革


出席全國政協會議開幕式的代表2019年3月3日抵達北京人大會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8 0:00

今年北京兩會上,備受矚目的外商投資法草案提交中國人大會議審議,人大副委員長王晨3月8日就該法草案向大會作了說明,中國官媒對此作了不少報導。這項法律草案去年12月第一次經過人大常委會審議,至今不到三個月,速度之快,史上罕見。為期兩週的大會被認為向習近平政府提供一個平台,宣傳旨在結束與美國的貿易戰而做出的改變。

該項立法議程與美中經貿談判時間重合,中外企業界高度關注。中國改開40年首次啟動外商投資法的立法程序,是中方為保護外商外資採取的主動行動?還是在美中貿易摩擦壓力下作出的讓步?是否可以視為一項應美方要求所作的結構性改變?

美國之音記者就上述問題隨機採訪了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受訪的代表委員對推出此法的舉措多給予積極評價,但有些受訪者則對結構性改革問題閃爍其辭,迴避推託。

姜希猛(人大代表):《外商投資法》呢,我覺得這個法律應該更早的出台,我們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多年發展以來,我覺得外商投資在我國經濟發展過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別是以深圳為代表的特區在發展過程中,作用更加明顯。我們應該重視外資,這個外資在我理解看來不光是包括資金,也包括技術。

記者:保護知識產權,禁止強迫性技術轉讓您覺得能不能起到保護作用?

胡為義(人大代表):完全可以,我們前期學習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的草案,這一塊條款全部都引進去了,對將來以後法律的規範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記者:您覺得這個法的推出是不是跟美中貿易戰有關?

蔡衛平(人大代表):應該沒有直接關係,因為之前也有相關的法律,這次實際上是對三法(注: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和外資企業法)的一個補充。

記者:能不能看作是中方對美方的一個讓步?

蔡衛平(人大代表):我不認為是這樣,其實是我們整個法律體系的一個完善而已。

記者:是不是涉及到結構性的變革?

蔡衛平(人大代表):我講完了。

方劍喬(人大代表):除了負面清單之外的項目,經過投資前的審核,進來以後可以享受國內待遇。這是相當好的條款,跟原來不一樣的。

記者:您覺得《外商投資法》關於建立負面清單這一項,有沒有一些具體的清單?

政協委員:這個……還沒有。

記者:對於《外商投資法》算不算是一個結構性的改變呢?

政協委員:這個……

記者:算不算一個結構性的改變呢?

政協委員:謝謝,說不上這個。

鮑守坤(人大代表):《外商投資法》肯定投贊成票。對中國改革開放有利,對外商來中國投資更有利。

記者:您覺得這是不是一項結構性的變革呢?

鮑守坤(人大代表):我感覺是加快對外開放的重大舉措。

記者:在美中貿易磋商中算不算中方的讓步呢?

鮑守坤(人大代表):你不能這麼理解。

記者:中國在結構性改革方面不做重大讓步,你覺得協議能談得成嗎?

晨曉(政協委員):這個有的時候是大勢所趨,特朗普有時候也是嚇嚇人,這個方面最好不要問我,我是做文化的。

記者:這個協議如果談成了,是不是對中國消費者是有好處呢?

晨曉(政協委員):那當然了,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我天天關注這個問題。

唐農(人大代表):應該通過兩國的開誠佈公的談判,任何領域都可能取得雙贏的局面。在醫藥領域,因為這是救人的東西,雙方可能會更加坦誠,因為人性應該是美好的。

(根據現場採訪視頻整理,受訪者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