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研究:韓戰期間北韓同歐洲秘密警察有來往


比利時的韓戰老兵弗朗西斯邱本斯在南韓首爾參加紀念聯合國軍參戰的儀式。(2018年7月27日)

一項新的研究項目揭示了二戰結束之後,北韓跟不同歐洲共產黨國家秘密警察機構之間的聯繫,其中包括記錄韓戰孤兒從朝鮮半島送到波蘭的文件,以及美國和英國戰俘的訊息。

北韓檔案是在首爾的北韓人權公民聯盟和波蘭的國家紀念研究所-起訴波蘭國家犯罪委員會共同開展的一個聯合項目(出版物和網站)。

這個項目的主要目的是鼓勵對據稱在北韓踐踏人權的實體進行進一步的分析,並且“提供北韓體制犯罪模式的相關訊息”。

這份報告的共同作者、北韓人權公民聯盟的副總幹事長喬安娜霍薩尼亞克說,該報告的作者“希望這個項目能產生溢出效應,激發大眾更廣泛的興趣,尤其是南韓的學術機構。很不幸的是,這種研究在南韓很滯後”。

她說:“我們希望,這也將有助於未來在北韓實踐未來的問責制,如某些正在對這些問題進行研究的非政府組織和聯合國”。

這個項目的另外一個目的是幫助北韓的受害者。

霍薩尼亞克說:“最重要的是,我們還希望這個項目能告訴受害者,(未來)如何使用這些檔案,向北韓遭受人權踐踏的受害者提供幫助”。

該項目獲得波蘭國家紀念研究所收集的1950年代到1990年代有關北韓的文件。

這是該項目的初始階段,北韓人權公民聯盟和波蘭國家紀念研究所計劃同其他歐洲組織合作,蒐集並存檔捷克共和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匈牙利、德國和保加利亞秘密警察的檔案。

這個項目的作者說,根據2014年聯合國調查委員會關於權利被踐踏的報告,該研究針對目前的關切,因為北韓的國家安全部(秘密警察的現行版本)在據稱對人類犯下罪行的過程中發揮核心作用。

波蘭國家紀念研究所的共同作者拉法爾勒基威茨說,該研究將讓調查人員從共產黨秘密警察的運作以及他們參與踐踏人權的事例中汲取教訓。

韓戰孤兒

研究人員發現了大約100份跟幼年的北韓人在1950年代被送到波蘭的檔案。

霍薩尼亞克說,“這些檔案的日期始於1952年,一直持續到1957年。根據有關數據,最年少的孩子出生在1940年,最大的出生在1933年。當時在建立檔案時,這些孩子的年齡在8到19歲之間。”

研究人員說,根據不同渠道的訊息,可能有多達1700名韓戰孤兒被送到波蘭。

在波蘭記者和作家喬蘭塔克雷索瓦塔在弗羅茨瓦夫發現一個韓語姓名的墳墓之前,把韓戰孤兒從北韓半島帶到波蘭的做法一直鮮為人知。

克雷索瓦塔的研究工作在2006年拍成一部電影,並出版了一本書。2018年,南韓導演秋相美髮行了一部紀錄片,題目是《去波蘭的孩子》。

霍薩尼亞克說,“這項發現具有獨特價值,原因在於,在此之前,關於這些孩子的詳細情況外界了解甚少。霍薩尼亞克分享了提供這些孩子在北韓原籍出生地,姓名,照片的檔案。

她說,“有趣的是,很多檔案包括一個南韓出生地”。

但是,外界不清楚這些年輕人是誰,他們如何被從北韓帶到波蘭,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這些孩子們在返回朝鮮半島之後做了些甚麼。

霍薩尼亞克說,“很可能這些孩子們當時被納入了一個更大的項目或計劃,動員整個歐洲共產黨國家參加韓戰,不僅是教育這些年輕人,為他們做好準備,而且還或許要獲得對韓戰的軍事支持”。

戰俘

研究人員還發現跟韓戰中美國和英國戰俘有關的文件。

霍薩尼亞克說,“這些檔案有每個軍人的文件,北韓和中國秘密警察為每個人附上照片。原始檔案由審訊俘虜時的安全官員用中文和韓文手寫”。

波蘭國家紀念研究所的檔案將所有的美國和英國戰俘的姓名列為波蘭籍,他們的父母從波蘭移民到這些國家。

根據研究人員獲得的訊息,一份機密的中國報告指導訊問人員如何對戰俘進行心理控制,以便招募他們為軍方工作,或者將來在他們獲釋之後與秘密警察機構合作。

現行的北韓人權問題討論

在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和南韓總統文在寅2018年舉行的三次峰會上,以及在金正恩去年6月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的峰會上,人權問題沒有在會談中被討論。

北韓外交部警告說,討論人權問題將扭轉目前的外交緩和局面,北韓的棄核可能會永遠受阻。

特朗普總統最近宣布,他將在2月底同金正恩舉行第二次峰會,繼續進行有關的棄核會談。

即將舉行的特金會的日程尚未宣佈,但是權利活動人士再次呼籲,北韓踐踏人權的問題要納入同平壤舉行的任何討論的議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