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強化中共黨內絕對領導地位 核心層成員兩會前向習近平述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9年3月3日抵達北京人大會堂出席全國政協會議開幕儀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9 0:00

中共實際掌控的“人大”、“政協”會議按慣例於3月初在北京召開。在熱議政事的“兩會”召開前夕,中共決策層內部則比去年提前進行了政治局成員向黨中央和總書記習近平的書面述職。有政治觀察人士指出,“書面述職”在兩會前進行,是習近平向外界展示和強化他的穩定地位,以及中共領導層對他的俯首聽耳。

王軍濤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熟稔中共政治權力的運作。他認為,習近平上台後開始逐步恢復中共黨內的政治生活制度,在政治局的生活會上,每個人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現在中共以政治局全會通過的規定的方式,要求政治局委員向黨中央和習近平書面述職,顯然是在強化習近平個人獨裁的地位。

他說:“在兩會前做這樣一個宣示,主要是怕兩會有些失控,事先讓所有的這些代表和全國都知道,現在中央的其他幾個人都要聽命於習近平。這個對外的象徵意義更大於會上的意義。”

習近平雖然是中共總書記,但仍然是個黨員。中共黨章規定,總書記的職責是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會議和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並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中共黨章還規定,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黨的領導人的活動要處於黨和人民的監督之下。

觀察人士認為,如果根據這些規定,習近平作為一個黨員,也應該向黨中央述職。

政治分析人士王軍濤博士說,述職或生活會,是中共強化集中領導的方式,其中的一些批評與自我批評,有時甚至非常尖銳的批評的方式,對習近平顯然不合適,因為他要“定於一尊”,儘管他在執政期間有很多缺失。

他說:“今天習近平之所以這樣大張旗鼓地搞獨裁,是因為他知道他的獨裁沒有太多的政治生活的基礎,政治制度的基礎和人心的基礎。”

2017年10月27日,十九屆中共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根據這項規定,中央政治局委員每年要向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

2018年3月21日,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近期,“中央政治局同志首次向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今年2月28日,新華社又以“近期”這個模糊的字眼報導中央政治局委員按規定向黨中央和習近平書面述職。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這次書面述職的時間是在兩會之前。

高新是旅美政治分析人士,曾著有廣泛傳播的《江澤民的幕僚》一書。高新說,除了習近平以外的24位中央政治局委員按規定向黨中央和習近平書面述職,從表面上來看是所謂的在新時期加強黨建、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的重要舉措,但實際上是在突破中共黨章對總書記職權的限制。

他說:“他用述職的辦法,徹底實現了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內,在整個政治局裡絕對個人獨裁專制。”

中共黨中央要求黨的核心成員述職由來已久。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說,1949年3月中共七屆二中全會在西柏坡召開,會上做出“關於加強請示、報告製度的規定”。

他說:“這是個原則規定,接著中共中央,也就是中央書記處,也就是現在的政治局常委,當時叫中央書記處,成員包括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和任弼時。他們5人要向中央書記處和中央主席,每三個月書面報告一次工作。”

鮑彤說,這個規定執行了5年以後,隨著6個中央局的撤銷,這個規定也被取消。他說,中央政治局委員向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是習近平主政以來的首創。

高新說,中國自詡社會主義的民主制度,最欠缺的一點是,由誰對執政黨進行監督。他說,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時代的“九龍治水”(九個常委每人各管一灘),由於沒有一個常委有“絕對權威”,人們最詬病的不是黨的領導人由誰來監督。但是在中共確立了習近平的領導核心地位之後,習近平凌駕中共黨組織和製度之上,成為監督各路大臣的明君。

他說:“由這位明君統帥下面,由這位明君去監督他手下的每一位大臣。這位明君本人是不受監督的。因為他是明君,不需要被監督。”

高新指出,習近平在獨斷專制的同時,堅決不允許其“唯我獨尊”的作法被各級黨組和政府層層效法,唯恐“諸侯”做大,危及他的權威。他說,習近平在中共、中國的地位,是唯一一個置於黨章、憲法、法律之上的人。

高新說,與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不同,習近平在無法與當年毛澤東在中共黨內威望相比的情況下,以所謂的“法理化”來實現其獨裁和專斷。他說,毛澤東是“打天下”贏得的威望,習近平則是中共元老“合議”選定的接班人,而且現在習近平要走毛澤東的“老路”已經行不通。因此,為了確保政治局成員對他絕對服從和忠誠,還要確保那些提拔他當總書記的政治元老們對他至少要“口服”,即使“心不服”,他以製度性的方式讓所有人服從他。

他說:“習近平制定一系列所謂的製度,來確保他個人獨裁,個人專權,不但現有的政治局成員們不敢對他有絲毫的懈怠,不敢對他有絲毫的反叛之心。同時也要保證現在的政治局成員們,不可能依賴某一位或者某幾位黨內元老來對習近平的個人獨裁構成威脅。”

高新說,習近平的獨裁與毛澤東的獨裁最大不同是,習近平是“自上而下”,強迫下邊俯首聽耳;毛澤東則很大程度上是“自下而上”,由他的戰友們造出來的獨裁和“神”。

中國的人大、政協兩會,儘管其部署和領導由中共掌控,至少那些被“推選”出的代表能在一個多星期裡有機會提出他們的建議或法案。在今年的兩會之前,人們期待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能發出不同的聲音。

但是政治分析人士高新認為,在習近平的專制和獨裁下,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領導幹部,唯恐他們當“奴隸”,當不穩。因此,代表們在本屆兩會要發出“聲音”,或習近平所說的“雜音”會更弱,甚至會消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