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五個港人一個窮


香港林立高樓腳下的天台屋居民(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7 0:00

香港政府部門公佈的數據顯示,五個港人就有一人屬於貧窮人口。有關議員說,住房和醫療價格高昂是導致貧窮的兩個主要因素。港府則誓言努力改變現狀。

2018年12月底的這幾天,香港受南下寒流侵襲。30日氣溫創入冬最低,達到攝氏10.3度,水面生活環境降至攝氏7.4度。蘋果日報12月31日報導,熱氣騰騰煲仔飯店家門前大排長龍的同時,港府民政事務署開放18個臨時避寒中心,接納無家可歸者,派發禦寒衣物以及防寒避暖資訊。截至星期天傍晚7點,九龍油麻地一處教堂已有130登記入住,派發飯盒時前來領取人更多。

香港沉浸聖誕新年喜慶假期的同時,港府“扶貧委員會”11月19日公佈的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說,全港貧窮人口當年為137.7萬,再創9年新高。貧窮率較前年(2016)上升0.2%,達到20.1%。媒體“思考香港”(Think Hong Kong)概括:平均每五個港人,就有一個貧窮人口。

香港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對美國之音說,政府目前公佈的貧窮數字可能已被縮小:“扶貧已經開展很久,但是我們覺得,力度還是不夠。貧窮數字好像下來一點,主要是因為住在公屋,拿了一些政府棕援或者其他福利後,政府就把這些人得到的(補助)算了進去,這些人就不被放在貧窮數字裡面了。貧窮數字好像下降,實質上我們覺得,社會上還有很多人,沒有住在公共房屋,而是住在私樓裡。住房困難很大,(政府)對他們的幫助還是不夠。”

“思考香港”說,政府對低收入群體的補償政策介入後,香港貧窮人口和貧窮率,分別下降至101萬(14.7%)。不過,即使有了政府扶貧政策,2017年的香港窮人數量,還是首次沒有低於100萬人大關。

港人貧窮的主要原因是什麼?黃碧雲議員說:“交通方面(政府)有一些津貼的措施出來。但是我看,現在最大麻煩就是住房的開支。對很多人來說,這就要花去他們工資的大部分,他們的生活狀況就很不理想了。還有就是醫療…..”

鄔小鶴是香港基督教中福教會的主任牧師,他對美國之音說,貧窮階層還有更貧窮的,他們根本不能奢談房子。港人中患精神疾病的人數在增加。他說:“現在很多人收入不夠,他們都是每個月幾千塊,住在唐房。香港還有一件事情非常麻煩,就是精神病人多了很多。是的,得精神病多了很多,憂鬱症的人多。我曾經牧養了十幾個患精神病的,目前還有幾個在這裡。”

鄔小鶴說,很多香港人只能拼命掙錢:“同時打幾份工,高端人士挺不住,幹低端人士的活。所以說,這兩年真是好慘啊。”

明報12月30日一則專訪中披露,一名男子為了養家,一天打兩份工,為了省錢就住網吧,結果夢中猝死。對此,香港大學學者周永新說:“在今天的香港,你可以做到死也是窮。”他認為,港府的扶貧政策“零打碎敲”。

另外,12月31日的蘋果日報援引蓋洛普年度報告說,香港的“希望指數”(Hope Index)“按年急挫35分,由去年的+10,直落到-25,進入全球最悲觀地區內的第五位”。

不過,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0月10日就《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向對立法會表示,無論土地供應的選項如何,現在是“議而有決、決而有行”的時候了。“再蹉跎歲月,受苦的是居住在擠迫和惡劣環境的家庭,特別是小朋友和需要更好退休保障的基層勞工”。

她還說,“只要明確符合公眾利益的事,政府就應該快快做、大膽做。例如,為保障兒童和青少年健康全面禁電子煙、扭轉目前以治療為主的醫療系統”。林鄭月娥還說,“世界上並沒有完美的方案,也難令社會達致全面共識,但意見分歧不應成為政府帶領香港向前的絆腳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