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是流氓 中國是對手?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又稱海參崴)與出席東方經濟論壇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晤。(2018年9月1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6 0:00

美國重要智庫蘭德公司最近發布報告,稱俄羅斯是流氓(rogue ),中國是競爭對手(peer ),俄羅斯對美國安全的威脅比中國更直接、更嚴重。這與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說稱中國經濟侵略、軍事擴張、對美滲透不遺餘力並不一致。美國的學者專家也在就美國究竟應該繼續包容還是防範中國展開辯論。而北京的學者認為,美國恢復舊秩序的努力已經無關緊要,因為美國的霸權已經不再,世界正在重回兩極。

蘭德公司(R AND Corporation )的報告的題目是《俄羅斯是流氓,不是對手;中國是對手,不是流氓》。報告將美國國家安全的兩個主要威脅俄羅斯和中國作了區分,認為俄羅斯比中國對美國的安全有著更直接、更嚴重的威脅。

報告說,俄羅斯是一個裝備精良的流氓國家,尋求推翻其無望主宰的國際秩序,而中國作為美國的競爭對手則希望形成一個自己能稱霸的國際秩序。

報告指俄羅斯入侵鄰國,吞併被征服領土,支持叛亂分子尋求分離出更多領土;在國內外暗殺反對派,干涉外國選舉,顛覆民主國家,竭力破壞歐洲和大西洋機構。

相反中國採取的則是更為積極的措施:通過貿易、投資和發展援助等,來施加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報告認為,中國對美國並不構成直接威脅,而是更大的長期挑戰。

報告說,在軍事領域,俄羅斯能被遏制,對中國則需要更長時間。中國在東亞軍事優勢的增長還需要時間,從而迫使美國為兌現既有承諾就必須接受更大成本和風險。

報告指出,中國是在地緣經濟而非地緣政治中與美國競爭世界領導地位。在地緣經濟領域,中國已經擺脫了區域限制,美中間全球影響力的平衡已經開始轉向對中國有利的一面。

相比中國的影響力俄羅斯相形見絀

但是,蘭德報告對中國的描述跟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 )去年10 月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美國對華政策演說並不一致。

彭斯副總統在那次演說中指中共“採取了一系列與自由和公平貿易相悖的政策手段,例如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像發糖果一樣隨意發放產業補貼” ,以犧牲美國利益為代價,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他指北京的行為是“經濟侵略”。

在軍事上,彭斯指中國在南中國海挑釁美國的航行自由,其“擴張性”暴露無遺;將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軍事化,“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宣示實力”。

在對美國滲透方面,彭斯說,“北京正在動用一種政府上下全面參與的方式,利用政治、經濟、軍事以及宣傳手段來擴大其影響,增進其在美國的利益。“

彭斯還指“中國利用所謂的'債務外交'來擴大其影響力”,以大量資金支持腐敗的獨裁政府,“ 在全球範圍內推進其戰略利益” 。

彭斯引用美國情報人員的話說“與中國在我們國家所進行的活動相比,俄國人的所作所為實在是相形見絀。”

彭斯還提到了蘭德報告中未提及的北京對人權的嚴重侵犯,“新的迫害浪潮正在衝擊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 ,“中國已建立起一個無可匹敵的監控國家”。

中國對美國的安全究竟構成什麼樣的威脅?美國究竟應該繼續包容中國,還是應該對其挑戰現有國際體系、“ 另起爐灶” 保持警惕和對抗?對此,美國的學者專家正在進行辯論。

應承認中國影響力的合法範圍

《外交事務》雜誌編輯吉迪恩· 羅斯(Gideon Rose )認為,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建立起來的自由國際秩序,是基於美國的強大和信心,是一個可以使其它國家受惠的體系;美國成為這一秩序的領導者是其自身實力和價值觀的自然結果。

“這是一個如此優秀、強大的體系,中國人難以用另一種方式對抗它,也不可能從外部完全打敗它。但我們應該珍惜這一體系,使用它,並歡迎中國加入,如果他們遵守規則;如果他們不遵守,則不。” 羅斯說。

基於這樣的分析,羅斯反對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新時代大國競爭的安全框架。他說,“我聽到有關中國的討論越多” ,“我就越被美國巨大的傲慢和專橫所震撼”。他表示,“我們需要檢討我們的特權,以及一種觀念,即認為我們能夠和將能夠對安全、經濟、權力安排進行微觀管理,凍結它們的確切位置,永遠保持,使我們受益,即使世界已經發展。這是癲狂,這是錯亂。”

羅斯認為:“我們必須給中國一些空間。中國正在迅速發展,獲得了驚人的實力,並已贏得了一些權利。”羅斯認為,美國應該承認中國的影響力,“包括中國國內的政治制度,甚至可能在世界某些地區擁有很大的影響力,像一帶一路計劃經過的區域,也許還有在建立準則方面的權利。”

羅斯認為,美國應承認中國影響力的合法範圍,並放棄在此範圍內的一些利益,這樣就可以把中國帶入現有的國際體系。他說:“如果我們認為美國可以設法避免未來與中國爭奪世界霸主而不需要放棄這些利益,那是開玩笑。但是,如果我們放棄這些,也許我們確實可以將中國帶入這一體系。”

美國放棄亞洲等於讓國際秩序死亡

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安全研究助理教授梅慧琳(Oriana S k y lar Mastro )認為,羅斯的觀點北京會喜歡。梅慧琳表示,中國現在並不想稱霸世界,也不想在每個地方頂替美國,“ 但他們確實想讓美國從他們的周邊地區離開,他們想控制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

她說,北京的目標雖然有限,但如果美國明天給予中國所要的,讓他們用武力統一台灣,讓他們稱霸亞洲,那就等於要求美國放棄該地區的盟友,“ 美國將無力保護他們” ,最終“ 美國將不能保護自己、不能保護美國大陸” ,“ 那會造成巨大損失,自由國際秩序就會死亡。”

也在企業研究所擔任訪問學者的梅慧琳警告,中國和美國之間發生有限戰爭的可能性正在升高,這種可能性比大多數人認識到的要高得多。

在向美國之音解釋這一觀點時,她寫道“ 2025 年之前,也就是在第一輪(軍事)改革完成之前,不太可能發生衝突,中國可能要推遲到2035 年。但如果到那時,中國仍然想主導印度- 太平洋地區,而美國仍要維持在那裡的地位,我想說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是30 %。”

梅慧琳表示,中國正進行其歷史上最廣泛的軍事現代化改革計劃,“習近平希望完成這一任務。然後在使用這一最重要獎品對抗可能是世界上最強大軍力之前,他會先要測試一下他的軍力。”

梅慧琳認為,認為中國會“ 首先跟越南發生一些小規模衝突,也許在南中國海惹一下菲律賓。在對台灣採取任何行動前,他們必須看看軍事行動是否可以先行。”

以上兩位學者針鋒相對的辯論出現在紐約外交關係協會最近的一次討論會中。該討論會介紹了包括兩位學者文章在內的近期《外交事務》的主題,“ 國際秩序及其支持者處於危機之中,未來誰主沉浮?美國?中國?還是國際秩序本身?”

梅慧琳文章的題目是《隱形超級大國—中國如何掩蓋其全球野心》,內容主要講中國目前雖然並不想替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但在全球事務上挑戰美國的同時,正把美國從其印度- 太平洋地區的勢力範圍內趕出去。

文章說,北京現在正通過悄悄的地區外交、發布精心策劃的威脅和承諾、竭力使美國的盟友中立的策略,來避免被過度關注和不必要的對抗。到華盛頓醒悟過來、準備採取相應措施時,恐怕避免災難的機會已經消失。

華盛頓重啟舊秩序已無關緊要

在《外交季刊》的討論中還有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的文章。他認為,美國在後冷戰時期擁有的臨時霸權地位已經消失,在重新回歸的兩極世界裡,中國將扮演新超級大國角色。

他認為,中國的崛起會導致跟美國發生一系列利益衝突,這一過程會是動盪甚至暴力的。中國領導人明白這一點,但他們還沒有製定出利用他們的實力塑造世界的詳細計劃。華盛頓是否試圖重新啟動舊秩序已無關緊要,因為它無法完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