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遭判重刑的任志強罪狀之謎


任志強在一個會議上講話(2013年11月1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8:23 0:00

因常常就敏感話題直抒胸臆發表意見而獲得“任大砲”之稱的北京房地產商任志強被控經濟犯罪罪名成立,獲刑18年。一些觀察家認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當局在指控、審判、判決任志強的問題上一直在跟中國公眾和世人玩捉迷藏和顧左右而言他的遊戲。

充滿謎語的起訴和審判

任志強的大砲風先前已經給他帶來不少麻煩,其中包括2016年,在習近平的宣傳班子鼓吹“媒體姓黨”即媒體必須是中共政權習近平的家奴的時候,任志強提出了大膽的批評意見:“當所有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任志強放的那一炮使他受到中共的留黨查看一年的處分,並長期在中國媒體上被消聲。

2016年,中共西城區委給任志強留黨一年查看處分的理由是:任志強因多次在微博、博客等網絡平台和其他公開場合公開發表違背四項基本原則、違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等方面的錯誤言論,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

時間快進到2020年7月下旬,任大砲再度因其大砲言論遭遇更大的麻煩,被開除中共黨籍。中共當局發佈公告說:“北京市西城區紀委區監委對北京市華遠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經查,任志強喪失理想信念,背棄初心使命,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公開發表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文章,醜化黨和國家形象,歪曲黨史、軍史,對黨不忠誠、不老實…...”

在一些觀察家看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拋棄中共多年來半心半意宣揚的與國際文明社會接軌的口號,再度祭出司法必須是中共政權的刀把子這種被普遍認為是野蠻落後的口號,因此,任志強被中共掌控下的刀把子公檢法機關抓捕、起訴、判刑並不令觀察家或中國公眾感到意外。

令他們感到意外的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先是向全世界展示了任志強的政治罪的罪名,再以完全與政治無關的經濟犯罪的罪名給69歲的任志強判刑18年,對全中國和全世界明擺出要將他置於死地的姿態,以及中共控制的媒體宣稱“宣判後,被告人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

事實上,在中國國內外的許多人看來,中共當局對任志強的這次審判從多方面來說都是不按牌理出牌,而且是不按中共當局自己制定的牌理出牌。中共當局聲言對任志強提出的指控是經濟犯罪,但中共當局操控的法院卻選擇對這種並不涉及國家機密的案件行實際上的秘密審判,不許公眾或媒體參與旁聽。

在沒有獨立媒體和公眾見證的情況下,中共法院和中共控制下的媒體所說的“宣判後,被告人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也受到外界的普遍懷疑。批評人士指出,中共當局及其所謂的法院、檢察院和官方媒體常常隨意捏造涉及司法審判的基本事實。

例如,中國當局2009年曾經聲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行為,並列舉出一串劉曉波的朋友和同事的名字,聲言他們都提供了劉曉波犯罪的證詞,但那些朋友和同事則發表憤怒的聲明稱,當局的這種說法完全是無恥的造謠。中共當局一直沒有就此做出回應。

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
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

中共已故領袖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表示,她跟有起碼的常識、邏輯和判斷力的人一樣根本就不相信任志強當庭認罪、不上訴之類的中共官方說法。李南央說,假如這說法是真的,那麼給任志強判刑就不會這麼重,就不會給他判刑18年,要讓他死在監獄裡。

居住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李南央就此提出了她自己的合理推測,這就是,任志強被抓捕之後肯定沒有低頭屈服,所以他才會被判得這麼重;而且,當局公開開列給他的那些罪名明眼人一看也都是假的;他的真正的罪名無非是他說習近平要光著屁股當皇帝。

李南央說,“他(習近平重判任志強)就是特意做給紅二代看的,就是要告訴他們,你們不要以為你們有你們的老子就可以隨便罵我,侮辱我,我告訴你們,你們膽敢說我習近平怎麼怎麼樣,任志強就是你們的榜樣。其實我覺得這就是殺雞給猴看。”

分析人士:明目張膽的政治迫害

任志強被重判18年的消息傳出之後,在北京的一位中共前高級幹部的子女(即李南央所說的“紅二代”)對美國之音表示了強烈不滿。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共前高乾子女錶示,即使是我們全盤接受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最高當局加給任志強的經濟罪罪名,這種異乎尋常的從重從快的判決也難以令人信服,更難令人心服。

例如,中共當局指控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賴小民受賄、貪污,涉及金額17.88億餘元人民幣,數倍於當局所說的任志強案涉及的金額,但賴小民8月11日受審,至今未判,而任志強則是在賴小民受審整整一個月之後受審,卻早早宣判了。

任志強的好友王瑛星期二(9月22日)得悉任被重判18年監禁後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無須平反,被一絲不掛地釘在恥辱柱上的另有其人。誰都知道這是怎麼了,沒有人會覺得費解。”這位中國女企業家還說:“唯希望他保住健康,好好活著。”王瑛接著說:“對於他來講,健康地活著就是勝利,就了不起!他把以他為對手的永久地釘在了恥辱柱上。”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說,“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明目張膽的政治迫害,以言論治罪。經濟罪名肯定是莫須有。本來他是地產商,負責一個公司,他已經離職了。按照中國的規章,離職要審計的,審計要向社會公開報導的。也就是說,政府已經出面證明他在經濟上沒有問題。”

胡平接著說,盡人皆知,習近平這些年來一直以反腐敗的名義整治批評者,假如有貪腐的問題,批評者就不敢發聲批評,或者在斗膽發出批評之前把家人和財產先轉移到安全的地方;但任志強顯然不是這種情況,當局不但抓捕了他,還抓捕了他的兒子。

在胡平看來,抓捕和審判任志強的主謀習近平以經濟罪名來給任志強治罪顯然是出於明顯的戰略考慮,因為他不好直接給任志強扣上政治罪名,與此同時,習近平也知道老百姓都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經濟犯罪的問題;習近平如此懲治任志強就是要向中國社會發出信號,這就是,他要藉經濟罪的名義來懲罰政治言論。

胡平說,這正是古今中外所有的獨裁暴政當局慣用的手法,即通過這種暗示來震懾社會,使社會大眾由此變得謹言慎行,不敢議論獨裁暴政,獨裁暴政由此可以獲得長治久安。

截至目前,一些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和眾多中國公眾和網民普遍認為,任志強之所以慘遭重刑懲罰是因為他的政治性言論冒犯了當今中共的獨裁者,也就是中共當局宣稱擁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絕對權力和權威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具體地說就是,今年3月網絡上流傳的一篇以任志強發表的不點名地痛批習近平無恥至極的文章得罪了習。

然而,觀察家們雖然在任志強的政治言論得罪了習近平這個問題上有共識,但他們在任志強發表的什麼具體政治言論真正惹惱了習近平這個問題上有意見分歧。

總起來說,觀察家們認為,署名任志強的那篇萬字長文最有可能招致習近平痛恨的言論主要有兩個方面。一個是該文激烈抨擊習近平明顯地展示了他要冒天下之大不韙當皇帝的野心。

該文說,“那里站著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習近平表現出欲當皇帝的野心

一些觀察家認為,該文另一方面最有可能招致習近平痛恨的言論是激烈抨擊習近平專制獨裁,先是通過嚴厲的輿論控制導致武漢肺炎疫情在保密的狀態下失控,成為全國全世界的災難,再自我吹噓說高瞻遠矚、果斷及時,領導取得了抗疫的偉大勝利。

該文說,“試圖用各種偉大的成績掩蓋事實的真相,好像這個疫情是從1月7日的(他習近平)批示才開始。那麼去年12月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及時公佈信息?為什麼會發生1月1日中央電視台追究8名謠言者的新聞?為什麼會有1月3日的訓誡?為什麼會有1月3日對美國通報的疫情信息?為什麼不提1月7日之前已發生的各種危機?為什麼1月7日的批示未向社會公佈?至今也未公佈!為什麼1月7日之後還會召開了各種(必然導致疫情擴散的)聚集性的全國大會?為什麼還出境訪問?為什麼在雲南敲鼓慶春節?......”

一些觀察家和研究中國當今政治的學者表示,以任志強的名義流傳於網絡間的長文的上述兩方面的言論都可以說是點到了習近平的死穴。在他們看來,習近平上台以來通過多種方式明顯地展示了他希望當皇帝的心態,其中包括他的扈從為他特製帝王黃的國宴瓷器,他掌控的中國官方媒體大力宣傳那套帝王黃瓷器;習近平坐在龍椅上接見來賓,而他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突出展示他端坐龍椅的圖像。

這些觀察家和學者指出,另外一方面,以任志強的名義流傳於網絡間的文章抨擊習近平在抗疫問題上的無恥也是踩到了習近平及其吹鼓手的痛腳,其中不僅包括習近平及其宣傳班子展示出令世人驚訝的羞澀,至今遲遲不肯公佈習近平在1月7日究竟發布了什麼重要批示,而且也包括習近平的宣傳班子宣傳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疫,但在這樣的官方功績記錄中,在1月7號到20號之間,也就是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的3個星期的時間裡,習近平作為抗疫總指揮的活動記錄是空白。

任志強究竟發表了什麼言論招致習近平痛恨?李南央認為是任發表的關於光屁股小丑要當皇帝的說法。在紐約的胡平的觀點跟李南央不謀而合。

胡平說,“當然他(習近平如此痛下殺手)主要就是針對今年3月在網上傳播的那篇以任志強的名義發表的文章。文章裡的批評聽上去很嚴厲,其中包括'剝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尤其還有這一句,'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我就讓你滅亡的決心',就這後一句話嘛。”

胡平接著說,中國公眾都知道任志強是習近平的老朋友和老盟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熟人和朋友,習近平如此重判身為紅二代的任志強就是要發出信號,這就是,他習近平豁出去了,不在乎了,紅二代得罪他,他也要下殺手;這也正應了任志強的話,這就是,他習近平就是要顯示他的決心,“誰不讓我當皇帝我就讓你滅亡; ”這也應了中共黨校退休教授蔡霞的話,這就是,習近平獨裁專制弄得天怒人怨,體制外,體制內,還有紅二代對他不滿的都大有人在。

作為一個紅二代,中共前高級幹部、一度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的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明確表示了她對習近平的獨裁專制、專橫跋扈的強烈不滿和憤怒。她說,習近平如此重判任志強太不像話了,在中國國內的紅二代或許一時敢怒而不敢言,但他們不會樂意忍受習近平對他們如此欺凌和侮辱。

李南央說:“他(習近平)現在昏了頭了。他(的領導能力)就是一個農村的生產大隊隊長,他也就是小學文學文化水平。他現在就是四面楚歌......他沒有任何的什麼辦法。他除了窮橫,窮橫,他還是窮橫。我覺得他就是在給自己挖坑呢。他的死期也不遠了。”

李南央所說的習近平就是小學文化水平是指,習近平在上小學的時候就中斷了正常的學習。一些評論人士認為,這導致他文化水平低下,難以掩蓋。他們舉例說,習近平在發表公開講話的時候,即使是照本宣科也暴露出他對非常基礎的漢語詞彙不能理解,如把“通商寬農”錯讀成“通商寬衣”。

另外,李南央所說的習近平是“在給自己挖坑呢,他的死期也不遠了”顯然是呼應了一些中國網民的看法和說法。習近平在中國網民當中有一個綽號,叫作“總加速師”。網民的意思是說習近平大權獨攬,胡作非為,倒行逆施,正在加速他自己和中共獨裁政權的滅亡。

在任志強被法院判刑18年的消息公佈之後,中共當局對這一消息採取了嚴密的輿論控制措施。中國的媒體只是轉發法院的所謂任志強“被告人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的公告,中國的媒體沒有其他報導或評論。中國網民發出的評論則遇到全面封殺。在官方媒體的新浪微博賬號轉發的公告下,要么是零評論,要么是評論不顯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