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傳媒採訪香港反送中 人身安全威脅越來越大


一名頭戴標有“媒體”字樣頭盔,前胸掛記者證的攝影記者在催淚彈的煙霧中拍攝香港的反送中抗議。(2019年10月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3 0:00

香港自今年6月爆發的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運動,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以及包括港媒在內的境外傳媒的密集報導,為國際社會了解到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挑戰。不過,隨著反送中抗爭日趨激烈和暴力化,在抗議現場採訪記者的人身安全受到越來越大威脅,時常處於危險之中。

港人大規模的反送中抗爭爆發4個月來,香港及海外媒體一直進行了密集的全方位報導,為國際社會了解香港的局勢發揮了不可取代的作用。不過,隨著抗議活動及警方鎮壓都日趨暴力化,許多記者在前線採訪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香港新聞界7大傳媒工會今年7月14日曾發起黑衣靜默遊行,抗議警方在多次示威活動中妨礙採訪,要求警方尊重新聞自由。主要發起組織之一的香港記協的主席楊健興表示,記者近期採訪時自身安全受威脅,主要來自警方,譴責對記者使用的暴力及語言暴力,都已超出社會可接受程度,影響了市民的知情權。

暴力來自警方及市民

10月7日晚,旺角警署的防暴警在無警告下,突然向緊鄰的太子港鐵站外的祭奠市民噴灑藍色催淚水劑。香港01記者在內的一些人士受傷,多人眼睛疼痛難以睜開,清洗後仍有灼痛。

警察公共關係科深夜回應香港01稱,週一有大批蒙面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外聚集,有人挖磚、用雜物設置路障、噴污警署外牆,甚至向警署內投擲玻璃瓶。經過多次警告無效,警員展開驅散行動,包括於警署內向外圍暴力示威者噴射加有顏色水的催淚水劑。

不過,由親中商人於品海創建的香港01發表聲明說,經認真了解,認為警方的回應與事實風馬牛不相及,當時警署外並無人挖磚、設路障、塗污警署外牆或向警署投擲玻璃瓶,而警方噴灑顏色催淚水劑前也沒有警告。香港01對警方這種干預新聞採訪的行為予以譴責。

此外,另一名香港記者在旺角彌敦道採訪期間,懷疑被高處扔下的玻璃瓶擊中頭部受傷流血。

10月6日下午,美國記者薩塔琳(Suzanne Sataline)在灣仔採訪“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期間,遭到防暴警攔查、威脅及拘留。她在推特上表示,遭警方使用的武器擊中(hit)、威脅(Threatened)、短暫扣押(Detained),但並沒有遭到逮捕。

現場的蘋果日報記者報導,港警將十多名抗議者制服在地,並用警棍及胡椒水攻擊抗議者。記者嘗試拍攝拘捕過程,但不斷遭警方推撞,並被要求所有記者脫下防毒面罩。但當時防暴警已發射多枚催淚彈,有殘留刺鼻氣味,而防暴警自身卻都戴著防毒面具。

同一天,防暴警在灣仔軒尼詩道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有示威者投擲汽油彈,一名香港電台記者被擊中,頭盔和雨衣著火,左面部燒傷。港台發言人嚴厲譴責暴力行為,期望各方冷靜克制。

目前,記者受傷最嚴重的案件應是9月29日印尼籍女記者英達在灣仔臉書直播時,疑遭警方槍彈射中右眼。經醫生診斷,英達的瞳孔因撞擊破裂,右眼將永久失明。英達的代表律師已表明將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及開槍警員提出刑事投訴及民事訴訟。

一些記者採訪中被殃及

此前,媒體曾報導,包括美國之音記者在內的一些媒體記者在不同地點採訪反送中抗爭過程中,被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橡膠彈、海綿彈等直接擊中受傷,或被胡椒噴劑噴中等等。

香港記協前主席、新聞自由小組組長麥燕庭10月8日對美國之音表示,警方在執法過程中不僅沒有依照警例協助,反而是為了避免可能使用過分武力被拍下而阻礙記者採訪,包括使用強燈照射、推撞和驅趕以及對媒體表現出仇視。而在禁蒙面法訂立後,警方已發展到直接危害記者健康的程度。

她說:“甚至是已經到了一個地步,是有害記者的人身安全以及健康的,包括前天,大家都知道了,有一些警員在他們發射催淚彈後呢,就強行揭開記者的防毒面罩。那對記者的健康本身就有很大的影響。”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10月4日解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曾表示,從事專業或受僱工作,為個人人身安全理由,記者可以獲豁免。但規例生效後,已有不只一次警察在施放催淚彈後強行扯脫記者防毒面罩的報導。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週二在行政會議前,為前線警員執法問題辯解說,《禁止蒙面規例》是新生事物,新聞工作者經常在前線工作,被視為有需要可獲豁免,及有合理辯解需要戴上口罩的人士。至於如何平衡符合立法目的和保障有需要戴口罩人士,會要求不僅警方,也包括新聞處在內,在政府內部繼續研究如何做好平衡。

記協:政府漠視

麥燕庭表示,從6月以來,記協已經發出超過60個聲明,要求港府制止警方在執法過程中針對媒體記者的不當行為,但港府基本是不聞不問,表現出對新聞自由的漠視。

她說:“我們也很遺憾,覺得要譴責的就是,香港政府我們看不到它有採取任何行動,去勸諭警員在執法的時候,要按規矩去做。你看這麼多的投訴,到現在香港政府有說過一句比較公道的話,希望警方在執法的時候也要守規嗎?那香港政府對新聞自由的尊重有多少,大家是應該心裡有數了吧。”

在10月7日重陽節,有網友發起晚7點在九龍太子站舉行悼念他們所稱的831太子站被打死的示威者的祭奠活動。7點不到,在緊鄰旺角警署的太子站彌敦道和太子道西的四周路口,已聚集數以百計的市民。一些人燒紙上香,拋散冥紙,用焟燭擺出“自由香港”的英文。7點半過後,大批防暴警乘車從太子方向趕到,開始清場。

8點35分,警署內防暴警向彌敦道上發射多枚催淚彈,市民四散。後又有少數市民返回。不久,儘管示威者很少,而記者人數眾多,警方卻再次發射多枚催淚彈。而在8點55分,記者擬在緊靠警署外牆邊行人道上跟VOA衛視現場連線時,3、40防暴警突然從彌敦道上的側門衝出來,記者立即近牆站立。有警員就在行人道上向記者身後的記者群幾乎平射催淚彈,記者距離警察約15、6米左右,彈殼從記者耳邊側上約1米處飛過,有火渣濺到臉上,記者即刻蹲下躲避。事後,有幾位同行向記者證實,催淚彈是射向記者群。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