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同中國打交道每天都“很難辦” “四方”機制或有助應對北京


日本民眾手舉國旗在東京參加抗議中國對尖閣列島聲索主權的集會。(2012年9月22日)

正當東京感嘆同北京打交道“每天都很難辦”之際,美國總統拜登提議在9月份舉行“四方安全對話”領導人峰會。亞太問題專家說,拜登復興四方機制是一個良好的開端,超越了四方機製成立之初設定的最低期待值;同時,東京與北京之間關係改善的前景並不樂觀。

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和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等多家媒體日前報導說,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山上信吾向媒體感嘆:東京每天都在辛苦地與北京打交道。

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山上信吾,是在參加澳大利亞媒體俱樂部的活動時講這番話的。他說,當前坊間有一種說法是,在同中國打交道方面,日本做得要比澳大利亞好得多;其實他並不認同這種說法。

山上信吾表示,東京和北京的關係並不比當前堪培拉和北京之間的關係好多少;日本也是需要每天非常艱苦地與中國打交道。

日駐澳大使緣何出此言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日本研究項目主任辰己由紀(Yuki Tatsumi)告訴美國之音,日本駐澳大使山上信吾,在日本外務省是眾所周知的對中國強硬派。

“我認為,他這樣說只是想表明,日本或許能夠堅持其原則立場,既在主權和經濟安全等國家安全問題上不妥協,但又同時保留與中國有對話的餘地,”她說。

不過,辰己由紀認為,澳大利亞所面臨的來自中國的挑戰,包含了對乾涉國內政治的擔憂;這與日本一直在應對的挑戰有所不同,而日本所面臨的挑戰則更具體和復雜。

最近一段時間,東京高層官員不斷對台灣問題發表令北京不爽的言辭。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日前聲稱,日本將和美國一起承擔防衛台灣的義務。2021年日本的《國防白皮書》也第一次寫進了關於台灣局勢的穩定對於日本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穩定相當重要的語言。

過去幾年來,北京與堪培拉之間的關係呈現

急劇惡化和緊張的局面。澳大利亞試圖阻止中國在關鍵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和技術,而中國方面則是利用懲罰性關稅等措施削減從澳大利亞的進口。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多次對堪培拉的對華政策抨擊,認為東京處理對華關係的手法值得讚賞。

美國夏威夷研究機構“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饒義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駐澳大使山上信吾說日中關係緊張,與北京打交道疲於奔命,只不過是指出了一個事實而已。

“其實他發言的要點,是呼籲澳大利亞和日本在共同關心的領域繼續協調。 而這也是導致四方機制走向加強趨勢的一個原因,”饒義說。

東京將在四方機制中如何表現

正當日本高級外交官發出東京與北京打交道不容易的感嘆之際,日本和印度等亞洲媒體報導說,拜登政府已經提出動議,計劃在9月份舉行“四方安全對話”領導人峰會。

日本共同社(Kyodo News)7月18日報導說,日本外交界消息人士透露,美國總統拜登已經向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提議,四國領導人將於9月下旬在華盛頓舉行首次四方峰會。

報導還說,這次會議將強調印太地區四個民主國家之間的團結,以應對中國日益自信的影響力。分析認為,這是拜登正在尋求建立美國所稱的“實力地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直接接觸。輿論普遍揣測,拜登希望能夠在10月下旬羅馬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期間舉行美中峰會。

早在拜登政府上任伊始,拜登總統就提出聯合美國盟友,共同應對中國挑戰的外交策略。拜登已經重啟了被閒置的四方對話機制,在3月份召集了四國機製成員國的首次線上峰會。

拜登總統以四方機制應對中國區域影響力計劃的效率和有效性如何?東京在四方機制中,將採取何種行動來配合美國對抗中國的努力呢?

亞太問題專家們一般認為,四國機制應該可以成為一個是應對北京的準聯盟,而且還應當成為促進該區域建設性成果的一個有組織的力量。

東西方中心高級研究員饒義認為,拜登復興四方機制是一個良好的開端,超出了基於以前的經驗而設定的最低期待值。與聯合國安理會或亞太經合組織相比,四方機制的優勢在於不需要通過與中國的反對進行鬥爭才能成事。

“如果該機制能夠繼續專注於解決具體問題,允許不同的國家根據其所亟待解決的問題加入進來,四方機制是能很好地發揮作用的,”饒義說。

史汀生中心日本研究項目主任辰己由紀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將會繼續支持美國在“四方對話”機制下的努力,在製定其四國對話議程時,保持與美國的密切政策協調與合作。特別是在今年早些時候四國領導人虛擬峰會時成立的所有工作組中,加強與美國和其它四方機制國家的合作。

今年3月份拜登召集首次四方機制國家線上峰會前後,就有分析人士認為,這一機制將成為印太區域外交與安全的新的重要角色;更是有分析說,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正在形成並鞏固一個美國領導的軍事集團,為可能與中國爆發戰爭做準備。

不過,辰己由紀認為,把四方安全對話稱作是美國領導的“準備與中國開戰”軍事集團的說法有點太牽強;但是東京和華盛頓絕對希望通過加強四方安全合作,以阻遏北京可能採取的破壞印太地區安全與穩定的行動。

未來幾年中日關係走向何方

在過去四、五年的時間裡,北京與東京的關係曾經一度處於正在逐步改善的狀態。日本首相菅義偉的前任安倍晉三,2018年對中國進行了正式訪問,當時成為時隔將近8年時間裡日本首相再次正式訪問中國。

當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應邀計劃2020年4月對日本進行回訪。不僅新冠疫情打亂了中日關係升溫的進程,隨後日本首相和美國總統的易人,使得東京又開始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重新尋找平衡。中日關係如何走向,再次成為國際社會密切關注的焦點。

東亞問題專家饒義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華盛頓希望東京在經濟和外交上,支持加強自由區域秩序的行動。其中一個例子是,支持對中國或緬甸政府的非法行為進行製裁;此外,華盛頓還希望東京做出合理的努力來修補日韓關係。

“但是東京經常對華盛頓這樣的要求猶豫不決,”饒義說。

史汀生中心日本研究主任辰己由紀,對於中日關係未來幾年的走向並不十分樂觀。她說:“中國沒有表現出緩和其在東海和南海的挑釁行為的跡象,而另一方面,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成立100週年大會上講話所表明的那樣,中國針對台灣的危險言論仍在繼續升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