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憂慮以上威脅未滿 日本防衛省定位中國為何費思量?


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畫像旁飄揚的日本國旗。(2018年10月25日)
憂慮以上威脅未滿 日本防衛省定位中國為何費思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00 0:00

日本內閣會議日前公佈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之後,4艘中國海警局公務船隨即駛入尖閣諸島附近的日本領海。外界認為,此舉乃中國對白皮書首次寫入台灣局勢穩定的重要性表示不滿。日本軍方人士和專家對白皮書中有關台灣問題的表述,以及將中國對日本的軍事行動稱為“令人憂慮”而非“威脅”提出了不同角度的分析。

首載“台灣情勢”且章節獨立於中國

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首次明載“台灣情勢的穩定對日本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的穩定至關重要”。另外白皮書也首次將台灣從中國的章節中抽離,放入新增的“美中關係”章節中獨立介紹。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白皮書發布的當天指責日本“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並聲言台灣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中方絕不容許任何國家以任何方式插手台灣問題。

日本前防衛廳情報本部長太田文雄將軍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近期在台海附近的軍事行動不斷升級,明顯造成日本局勢緊張,加上美國對於台灣的支持日益清晰,白皮書明載台海情勢是理所當然的。

日本前防衛廳情報本部長太田文雄(照片提供: 太田文雄 )

他說:“日美外交與國防2+2會談、以及日美峰會中已經公開把台海安全作為國際性的重要安全議題。從這個背景上來看,把台灣從中國的章節抽出來,放在美中關係的範圍內獨立討論,是很自然的。中國企圖改變台海現狀的軍事行動愈發兇猛,日美同盟也了解這樣的威脅已經升級到了應該單獨討論作戰對策的時機。”

日本同誌社大學法學院教授村田晃嗣( Koji Murata )對美國之音說:“首先,中國的軍事崛起狀況明顯,中美之間的軍力平衡逐漸往有利於中國的方面發展,這樣讓日美同盟感到緊張;再者,在中國對許多國家內部的介入中,對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的介入最為明顯,台灣對於民主國家是否能阻止中國介入是最好的指標。雖然日本一中政策的前提並未改變,但也了解台灣在實質上以國家狀態獨立運作,與中國的國家運作無直接關係,以台海問題在日美同盟的重要性而言,將台灣分配到獨立章節討論也很合理。 ”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石原忠浩(照片提供: 石原忠浩 )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石原忠浩( Ishihara Tadahiro)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指出,本次防衛白皮書對於台灣的處理方式,可以從今年初日本發布的外交文件,以及日本政府官員屢次對外提及台海問題的情形看出端倪。

他說:“這次的防衛白書中把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獨立出來,這個與今年4月份日本公佈的外交藍皮書(外交青書)是相同的,因為外交與防衛單位必須以一致的態度對外公開立場,另一方面也有對國內社會說明的意義。”

軍事支持台灣有待模擬

台海情勢與日本的安保關係密切,對於日本自衛隊支持台灣的可能方式與參與程度,專家認為即將在白皮書公佈後逐漸進入討論。

太田文雄表示,在各研討會與民間調查的結果顯示,日本社會贊成自衛隊支持台海的比例已經超過七成,也會反映在官方態度上。

他說:“執政的自民黨已經認識到,若是中國入侵台灣,日本一定得出動自衛隊參與支持。目前政府想開始仔細檢討台海情勢在安保法所設定的'重要影響事態'與'存立危機事態'的立法界定,在野政黨中的立憲民主黨與日本共產黨不太願意將此升級到明訂法規的高度,但日本維新與國民民主黨等的立場基本上與自民黨相同,所以後續應該會進入討論立法的階段。”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 Taro Aso)7月初表示,中國若侵犯台灣,日本應將此視為的“存立危機事態”行使集體自衛權,與美國一起防衛台灣

村田晃嗣說: “日本與美國對保衛台灣安全、維持台海和平的重視程度非常高,但實際上設想發生的情形,以及自衛隊所參與的程度與方式尚未有仔細的規劃。我認為在防衛白皮書將台灣放在中美關係的章節中獨立討論後,會開始進行對自衛隊參與的模擬試算。”

視朝鮮為威脅,對中國祇是“憂慮”?

日本防衛白皮書中提到朝鮮時指出:“對我們的安全構成嚴重而迫在眉睫的威脅”,提到中國時表示“造成包括日本和國際社會安全上的重大憂慮” 。

太田文雄對於將中國對日本造成的狀況僅以“憂慮”形容表示強烈不滿。他表示,軍事威脅包括攻擊的能力和意圖。朝鮮有數百枚彈道導彈的射程可達日本,而中國有數千枚。所以,雙方都有攻擊日本的能力。朝鮮在幾年前聲稱要讓日本變成“火海”,明顯有攻擊的意圖,所以日本社會大都同意將朝鮮視為“威脅”。

對於中國的攻擊意圖,日本政府官員透漏,由於2018年日中峰會時前首相安倍曾嘗試把日中關係從競爭轉向合作,不會對彼此構成威脅,所以白皮書並未以“威脅”形容中國。

太田文雄並不認同這個解釋,他說:“中國經常連日入侵我國的尖閣諸島周邊地區,並且以入侵台海為前提,在中國西部的沙漠地區,建立類似於沖繩縣嘉手納空軍基地和神奈川縣橫須賀基地的模擬基地,並進行導彈試射的練習。如此觀察,中國侵占日本領土和軍事進攻的意圖不是已經很明確了嗎?”

他表示,拜登政府在今年3月3日公佈的《臨時國家安全戰略》特別點出中國是美國新的威脅,而且是唯一一個有實力挑戰國際架構的國家,日本也要有一致的認識。

太田文雄說:“以自衛隊軍官的立場而言,我認為日美同盟雙方必須對於'威脅'有一致的認識,才能以此進行聯合戰略、作戰計劃和聯合訓練,否則很容易發生認知不同的問題。”

太田文雄以他個人的經驗說明,防衛白皮書在公佈前的幾個月,會先將草案發佈到其他官方部門進行調整。

他在這次白皮書公開後與多位前軍方幕僚以及陸海空將領交換意見,大家一致認同中國的行為已經構成對日本的威脅。因此他推測,防衛省將中國視為威脅,但外務省很有可能為了避免與中國正面衝突,而將措辭修正為“憂慮”。

邦交決定措辭海警與軍隊不同

日本同誌社大學法學院教授村田晃嗣(照片提供: 村田晃嗣)

村田晃嗣說:“日本與中國是邦交國,雙方的經濟關係非常密切。相較於此,朝鮮與日本沒有邦交,經濟上的關聯性趨近於零。因此日本對朝鮮不必客氣,對於中國還是謹慎考慮,即使實際上感到是威脅,在外交考慮下也會避免以此為措辭。最近的民調顯示,日本社會明顯感受到中國對日本造成極大的威脅,但是政府的公開檔上目前還不能輕易地表示。”

他指出,日中因為是邦交國,還是有可能透過制度性的對話與談判機制來解決分歧,日本還是希望能與中國用和平的方式解決紛爭,因此不想直指中國為威脅。

石原忠浩贊成這樣的說法,並進一步補充:“中國對東海、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周邊的軍事動作並非出動軍隊,而是透過海上警察改變日本控制尖閣諸島的現狀。所以中國並非以軍方挑釁日本的東海周邊地區,而是以警察推動在灰色地帶改變現狀的行動。這個狀況確實構成日本在安保上的威脅,但是相較於朝鮮以飛彈及核武威脅日本,這個部分我認為中國與北韓所造成的威脅還是不同的。”

平衡外交無法繼續

即使在措辭上並未將中國列為威脅,石原忠浩認為,現在日本並沒有在美中之間施展平衡外交的空間。因為在日本的對外關係中,美國還是最重要的,接著是日本所推動的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日本與美國、印度、澳大利亞的四方對話,以及與其他西歐國家的關係。在這個基礎上,日本與周邊國家,例如中國與韓國的經貿關係固然對日本的國家利益很重要,但日美同盟還是第一重要的,這方面的局勢是絕對不會改變的。而美中對峙持續激化的狀況下,日本當然會靠向美國。

關於日中關係的前景,石原忠浩說:“去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原本是預定習近平訪問日本,如果當時成行,日中籤署繼胡錦濤時代後第五個戰略互惠文件,日中關係可能會邁向新時代,日中關係會轉好。但是去年疫情爆發後,中國推動強硬的戰狼外交,導致中國對外關係全面惡化,也使得日中關係倒退,我認為短期內日中關係很難改善,即使疫情過後,中日關係要恢復也要很長的時間了。”

村田晃嗣說:“日本能在美中之間保持平衡外交,是基於美國在軍力上相對於中國處於壓倒性優勢的基礎上。中國在近年中變得攻擊性很強,已經造成日本的擔憂與民間的反感,中國的軍力大幅提升後,日本自然會愈發靠近美國。而不只是軍力上的變化因素,中國在對外態度上也愈來愈強硬,這更讓日本必須靠向以美國為首盟友,與中國的關係就下降了。”

專家:侵犯尖閣海域已成常態

日本共同社報導,在防衛白皮書發布的隔日(7月14日)上午,4艘中國公務船駛入尖閣附近日本領海。其中1艘搭載了類似機關炮的裝置。尖閣周邊已連續152天發現中國公務船,刷新了2012年9月尖閣國有化以來的最長連續天數。

石原忠浩表示中國祇要發現自己的對台、對美、對日關係有任何不滿意的狀況發生,就會在日本或台灣的領海與領空鬧一點事情,日本並不感到驚訝。

他說:“我相信日本在發佈白皮書之前,一定有先與中國方面溝通公佈的時間,記載的內容,以及記載的原因,應該至少會略為說明。當然對中國來說,日本公佈這樣的內容,中國一定要表達不滿,必須要有些在領海與領空的實際動作,一方面是對內宣傳,另一方面也是對外表態。但這種行動已經常態化了,因為在周邊海域經常有中國船隻出沒,所以這次我們感覺到的只是'又來了' 。”

太田文雄說:“其實中國從2010年就一直連續侵犯尖閣諸島周邊,不只是針對防衛白皮書內容的反應,因為這已經是中國對日本領土侵犯的例行公事了。中國長期以行動展示侵略尖閣諸島的意圖,至今沒有停止,以後也不會停止,就跟意圖侵犯台灣一樣,所以台海安全對於日本才會那麼重要,也所以中國是一個明顯的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