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教師面臨“猥褻”起訴威脅台灣性平教育遭打壓


2019年2月26日,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等性別團體聯合律師和教師團體在台北召開記者會。(美國之音海倫)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活動人士表示,去年公投通過“國中小不實行同志教育”後,在課堂裡教授性別平等課程的老師們面臨的來自社會和家長的壓力越來越大,甚至有家長威脅要以“猥褻”罪名進行提告。

26日,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等性別團體聯合律師和教師團體召開記者會,表達了他們對於公投以來,教師在課堂教授和談論性別平等、同性戀、性教育等議題時所面臨壓力和威脅的擔憂,同時呼籲教師繼續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授課。

公投禁止國中國小同志教育

2018年底,台灣十項公投案中,有一項為教育部和各級學校是否應在國民教育階段(國中和國小)進行同志教育。當時,708萬人的意見是不應該,341萬人認為應該。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的張明旭表示,儘管公投結果如此,進行性平教育依然是受到法律保護的。

他說:“公投過後,其實教育部也再三聲明,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國民教育階段就是必須要教所有的學生認識不同的性別特質、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等等,減少校園的性霸凌。”

不過,他說公投帶來的影響也是極大的:“公投結束後的第二天,我們就接到有國中教師的求救,說他在學校裡面被家長威脅'如果你再提到同志,我就用公投結果告死你',這其實讓教師受到很大的威脅。”

性平教育教師面臨舉報和訴訟壓力

翁麗淑是新北市鷺江國民小學的一名教師,同時也是性平教育協會的理事。

她表示:“校園裡面現在瀰漫著一種氛圍,就好像倒退到好幾年前的那種狀態,哪一些事情可以講,哪一些事情不能談,台灣感覺在人權跟民主的進度上好像退後了好幾年。原本校園就是保守的狀態,現在就顯得更加封閉。”

在公投進行前,就曾有小學教師因為在課堂上使用男性生殖器模型教學生如何正確使用保險套,而被舉報是公然猥褻。相關部門查證後,認為這位名叫劉育豪的高雄市港和國小老師的教學沒有觸犯法律問題,不予起訴。

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陳雨凡律師認為,現行的法律保護教師依法進行性平教育,而家長或社會團體利用司法對教師進行提告則是一種司法濫訴。

她說:“在公投之後,教育部還是有說老師們依法律還是要教授相關的課程,這是依法教學。我沒有辦法接受,我們也不同意,如果有任何人以司法的手段對依法教學的老師提起訴訟,用濫訴的方式想要處理這樣的問題,我覺得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恐公投結果造成寒蟬效應

陳律師解釋說,公投結果否決的內容是母法《性別平等教育法》下的施行細則,如果立法者修法,提出的子法不能違背憲法以及母法已有的規定。因此教師進行性別平等教育依然受到法律保護。

然而,她不否認立法者會因為公投結果而心生顧忌,未來修法方向在一定程度上會受到民意壓力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