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字字誅心、句句帶血”:譚維維新歌泣中國家暴受害者悲慘境遇引熱議


11月25日是聯合國“消除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國際日”(聯合國人口基金駐華代表處網址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4 0:00

“我就直接看哭了,我那一整天一直在看,反复循環地播放,”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碩士梅奇琪說。

“感受就是驚訝吧,耳目一新,” 旅居紐約的女權活動人士呂頻說。

她們指的是中國名歌手譚維維剛發表的新歌《小娟(化名)》。

一周前,譚維維舉行新專輯《3811》線上音樂會,其中《小娟》一曲引發對家庭暴力問題的熱烈討論。

我們的名字不叫小娟

“我們的名字不叫小娟,化名是我們最後​防線”,“隱去我姓名,忘記我姓名,同一出悲劇不斷上演繼續,囚禁我身軀、割斷我舌頭,無聲將眼淚織進綢緞錦繡,”歌詞凸顯當今中國家暴受害者的悲慘處境。

過去六個月,譚維維發行了《3811》專輯中的大部分單曲。有網友介紹其創意是譚維維38歲生日那天想出來的,其中11首歌講述11種不同女性的人生故事。她們中有出租車司機、慈善工作者、單親媽媽、未曾接觸過網絡的60歲母親等。但所有新曲中《小娟(化名)》反響最大。

“單看歌詞就已經特別強烈了,” 梅奇琪說。“比如,那兩句全部是帶有女字旁的演繹的詞彙,” 她指歌中“奻姦妖婊姘娼妓奴,耍婪佞妄娛嫌妨嫉妒”。該歌作詞是尹約。

“雖然這些字連在一起沒那麼通順,但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看出這些字的傾向,” 網友“王左中右”說。“女子旁加的多了,便有了貶義詞,”這位網友又說。

歌中數段歌詞是對真實案例的描述,被網友稱為“字字誅心、句句帶血”:

“用拳頭用汽油用硫酸”,“女子拒絕求婚被潑硫酸”——湖南周姓女子拒絕前男友求婚被潑硫酸致面容幾乎全毀,四川阿壩藏族網紅卓瑪拉姆被前夫砍傷澆汽油燒成重傷搶救16天后死亡;

“衝進下水道,從婚房沉入河床”——杭州殺妻分屍投入化糞池案;

“塞滿行李箱,陽台上冰箱冷藏”——四川資陽行李箱藏女屍案,合肥男子捅女友20刀藏屍冰櫃案;

“無聲用眼淚擦拭墓碑石頭”——女子去世12年後屍骨被娘家挖走配陰親。

這是一本生死簿

“這首歌成本太高,代價太大,大到每寫下一行歌詞都是一個女孩的生命被殘害的現實,” “王左中右” 說。“這不是一首歌,而是一本生死簿。如果不加強對小娟們的保護,不從根源上打破壓迫女性的思想,我們還會看到越寫越長的生死薄。”這位網友又說。

“主流歌手竟然發布了這麼一首很激烈的控訴和批評的歌,說明家庭暴力問題確實得到了社會大眾更多的關注,否則藝人是不會創作這種歌的,”呂頻說。

曾擔任美國律師協會駐中國辦事處主任的法律學者虞平說,家暴問題是反映中國文化和法律的一個綜合問題。

家暴通常走不到司法層面

“我們當初的項目研究表明,無一例外的認為家暴是個家務事,是夫妻之間的事,”虞平說。

他舉了一個案子,“丈夫喝醉酒把妻子打死了,雙方家庭5萬塊錢(人民幣)達成和解。女方家庭認為,嫁出去就是人家家的人了,對他們來講只是討個公道,表示一下就可以了。在村長主持下就解決了,根本沒走到司法層面。”

英國《衛報》說,有關中國家暴目前尚無官方的國家統計數據,但據官辦非營利組織全國婦聯2010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在24至60歲的已婚女性中,有24.7%遭受了家庭暴力。

2015年,在中國首次出台具體法律的前一年,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故意殺人案中有10%涉及家庭暴力。對家庭成員的人身虐待最高可判兩年徒刑,如受害者受重傷或死亡可升高到7年。

虞平說,婦女在中國的政治地位也很低。“中國到現在為止只有唯一的一個省剛剛才有一個女書記”。他說,中國副國級、政治局委員一級的女官員都是像徵性安排,“他們根本的觀念裡面可能就是認為女人的作用跟男人的作用是不一樣的”。

他表示,女權運動的根本方面就是男女應該在所有方面都是平等。“中國講婦女問題,總是講要給婦女一個特殊照顧。這是美中之間的差別,”虞平補充。

在紐約的人權組織中國婦權負責人張菁說,中國家暴受害女性遭受的是雙重暴力,“一個是來自丈夫的暴力,直接地傷害身體和精神的暴力,另一個就是來自社會的、來自娘家的精神上的壓力,這也是一種暴力,社會和你娘家的人把你又推入虎口,你逃出了虎口,他們又把你推進去,因為政府在這個上面是不作為的,所以你沒有辦法依靠政府去解決家暴的問題。”

張菁表示,過去中國婦權跟踪很多個案,給予各種援助,但“從習近平上台以來,我們的工作越來越困難,你跟家暴受害者或被拐賣的婦女聯絡,她們馬上就會被警方或國寶找去談話,她們都怕跟我們接觸了。”

藝術承載公共記憶價值的發揮

有中國媒體評論譚維維的新歌,是“藝術所具有的承載公共記憶的價值被充分發揮。”

“最後一段,'知曉我姓名、牢記我姓名',大家站在一起,所有人一起把墨鏡摘掉,以自己真實的面孔面對鏡頭,”梅奇琪描述她看譚維維《小娟》視頻的結尾。“那個時候的視覺和歌詞震撼度是非常大的,我覺得一個女性看到這樣堅韌和團結,是非常非常棒的,”她感慨地說。

譚維維《小娟(化名)》, 尹約作詞

我們的名字不叫小娟

化名是我們最后防線

社會新聞聳動版面

雙眼打碼照片

夜鶯變啞巴你們費好大功夫

誰敢不聽話時時刻刻地刻骨

用拳頭用汽油用硫酸

用剃頭用目光用鍵盤

最後如何被你們記住

奻姦妖婊嫖姘娼妓奴(奻nuan,爭吵)

耍婪佞妄娛嫌妨嫉妒

輕蔑擺佈嵌入頭顱

隱去我姓名忘記我姓名

同一出悲劇不斷上演繼續

囚禁我身軀割斷我舌頭

無聲將眼淚織進綢緞錦繡

Oh

衝進下水道從婚房沉入河床

塞滿行李箱陽台上冰櫃冷藏

在學校在工廠在路旁

枕邊人挑選的“好地方”

最後如何被你們制服

奻姦妖婊嫖姘娼妓奴

耍婪佞妄娛嫌妨嫉妒

靈魂割禮融入血骨

隱去我姓名忘記我姓名

同一出悲劇不斷上演繼續

囚禁我身軀割斷我舌頭

無聲將眼淚織進綢緞錦繡

Oh

我們的名字不叫小娟

化名是我們最後體面

茶餘飯後談資消遣

很快拋在一邊

知曉我姓名牢記我姓名

同一出悲劇何日徹底止息

安葬我身軀撫平我眉頭

無聲將眼淚擦拭墓碑石頭

知曉我姓名牢記我姓名

同一出悲劇為何還在繼續

安葬我美夢縫合我心口

無聲將眼淚銘刻墓碑石頭

Oh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