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界銀行:泰國貧困率近年來持續上升


抵達泰國的遊客正在接受體溫檢測。 (2020年3月9日)

世界銀行一份新的報告稱, 東南亞第二大經濟體泰國的貧困率近年來一直在上升,拉大了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儘管它的整體經濟在緩慢但卻穩步地增長。

世行這份報告上星期發布,題目是“為泰國的貧困和不平等把脈”。報告稱,2015年到2018年的幾年間,泰國的貧困率從7.2%升至9.8%,近200萬人加入到貧困人口行列。以家庭消費衡量的不平等在2016年也出現了四年來的首次飆升,此後幾乎沒有緩解。

分析人士認為,這些數字與去年大選的結果有直接聯繫,那是泰國自2014年由時任總理的巴育將軍領導的軍事政變以來的首次大選。

與前總理他信有關聯的為泰黨在國民議會民選的下議院贏得了第二多選票,佔有的席位最多,得到了泰國北部和東北部一些最貧窮省份的大力支持。

軍政府任命的參議院和選舉委員會最終讓組建多數派政府的競爭對巴育有利,但這些數字反映了泰國窮人的持續不滿。

保羅·錢伯斯是泰國那黎宣大學政治分析人士和講師,他說:“收入暴跌顯然是反對黨在2019年大選中表現強勁的一個主要因素。這就是為泰黨表現如此出色的原因,特別是考慮到農民和城市家庭繼續被他信的民粹主義所吸引。”

他信在經歷了20世紀90年代末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之後,2001年首次當選總理,四年後再次當選,不過在2006年的一場軍事政變中被趕下台。這位電信大亨目前居住在國外,躲過了2008年的一次腐敗定罪,但他對此提出了異議。然而,他推行的補貼、現金轉移和其它民粹主義政策,讓他和他的代理人在泰國北部和東北部農村中擁有一批忠實的追隨者,他們覺得自己被主要隱居在首都曼谷的城市精英甩在了後面。

跟踪泰國的全球風險諮詢公司“管控風險”的副總監哈里森·鄭(Harrison Cheng)說:“這就是他信能夠在21世紀初崛起的部分原因,因為人們對這種不成比例的資源分配感到不滿。” 這家諮詢公司對泰國進行跟踪研究。

他說,在巴育執政後,財富和權力繼續集中在曼谷。

這份報告將泰國近些年貧困和不平等加劇的原因歸咎於乾旱、經濟增長放慢以及農民和城市企業收入下降。

世行說,2000年以來,泰國的貧困率出現了四次這樣的增長,比東南亞國家聯盟其他九個成員國中的任何一個都多。

報告的作者朱迪·楊認為,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歸因於同期工資增長放緩,比東盟其它任何大型經濟體都慢。

她說:“如果你是一個家庭,真正讓你脫貧的是找到一份報酬更高的工作,獲得更多的收入。”

泰國與其他國家不同的還有政治動盪。 2006年以來,這個經常政變的國家經歷了四次軍人統治和文官統治之間的來回變化。政府被有爭議的法院命令和幾輪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中斷行使職能,一些抗議還造成人員傷亡。

世行認為,泰國的許多貧困率激增恰好趕上那一地區或者全球金融危機或者乾旱,不過世行補充稱,政治動盪時期也往往會抑制消費和投資,這可能會導致收入下降,貧困率上升。

諮詢公司管控風險的哈里森·鄭說,他與客戶的交談證實,泰國動蕩的政局讓許多潛在的投資者望而卻步,因而拖累了經濟。

哈里森·鄭認為,政府內部不斷和突然的人事變動形成一種慣性,那就是在貧困和不平等問題上開出短期政策藥方,這些藥方更多的是緩解症狀,並不是治愈病根。

錢伯斯和哈里森·鄭都認為,如果最新一輪糟糕的數據變得更糟糕,窮人的隊伍不斷壯大,而且越來越多的選民不再抱有幻想,巴育遇到的問題也會越來越多。

世界銀行的報告只提供了截止到2018年的貧困和不平等數據,不過世行補充說,“鑑於經濟增長持續低迷和工資停滯不前,今年以後的趨勢並不樂觀。”

泰國去年遭遇又一場 嚴重干旱,農民損失慘重。泰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降至2.4%,為2014年以來的最低增長率。 2020年的GDP增長預計更糟糕,這主要因為新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使得泰國重要的旅遊業受到重創。

巴育政府加大力度應對這些打擊,針對最貧窮的家庭推出了新的社會福利計劃,並於上星期批准一項經濟刺激計劃,預計將向經濟注入大約126億美元。

世界銀行建議泰國當局繼續強化國家的安全保障,並在短期內為低收入者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世行認為,從長遠看,讓所有兒童享有平等的醫療和受教育機會,是確保子孫後代更加繁榮、更加平等的最佳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