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三個世界”與“鷹龍之爭”


中國四川自貢燈貿集團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勞登郡舉辦的燈會所展示的中國龍與美國國會大廈。(2018年12月2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8 0:00

毛澤東“三個世界論”近年提得不多,新近有學者繼續分析它的弱點。不過,美中劍拔弩張的新形勢下,毛澤東基於階級分析觀而提出的這一國際關係理論正在復活。

毛澤東三個世界劃分被認為是中國國際關係的理論基石,和國際社會國家分層的模型。中國稱自己屬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

資料顯示,冷戰時期,毛澤東把國際社會劃分為三部分。他說,美國、蘇聯是第一世界。中間派國家,例如,日本、歐洲、澳大利亞、加拿大是第二世界。中國和非洲都是第三世界。亞洲除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

關於毛澤東提出這一理論背景和初衷,上海政法學院國際事務與公共管理學院退休教授倪樂雄對美國之音說:“當年共產主義內部發生分裂,大家爭馬克思和共產主義正宗領導(權),中國爭不過別人。爭不過怎麼辦呢?社會主義國家跟蘇聯玩,西方國家跟美國玩,中國要當世界革命領袖,乾脆,就拉一幫受西方殖民主義壓迫的窮國家,非洲國家。”

香港理工大學(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香港理工大學最近一次三個世界理論研討會上,中國社科院文學院研究員賀照田教授說,三個世界理論已經“悄悄退出中國大陸時代主流”,因為毛澤東以“自我經驗”,“自我觀念”為中心,“理解世界和投射世界”。這一理論“起點很高”,但缺乏“後續發展”。

代之而起的是近年習近平治下推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亞洲命運共同體”等新的國際觀。不過,賀照田教授說:“教訓的話,中國建立自我意識和對世界的認識方式,中間其實缺少很多認識論的反省,以及必要的知識和思想環節。這個問題今天到了必須要解決的時候,不解決會帶來想不到的很多問題。”

賀照田還說,中國人愛論“天下”,而其中的一個反省點,一直沒有人去論辯。這就是,中國人在比較順利的時候,特別愛談“天下”,特別容易把“自我經驗普遍化”。

如今,中國走向世界的動力是什麼?倪樂雄教授說:“中國現在經濟上生產力過剩、人力、技術過剩。那怎麼辦?到外面去投資。(投資)不是白送,甚至還要賺。哪兒是未開墾的處女地?非洲,搶非洲。誰搶了誰就有50年、100年甚至200年的經濟穩定。這樣一來,就跟毛澤東三個世界論有些相似了,在跟窮國家玩這一點上相似,而這樣做跟西方殖民主義也非常符合…… 想當世界領袖不要走這條路。”

倪樂雄說,中國目前的國際關係理論,其實就是毛澤東三個世界理論的部分殘餘和西方殖民主義戰略的“混合體”。

中國學者鮑盛剛曾撰文說,三個世界理論無疑是將階級分析方法應用於分析當時國際社會的典範。如今儘管三個世界發生了巨大變化,但是三個世界理論並沒有過時。中國應立足第三世界,爭取第二世界,反對霸權主義。

英國廣播公司(BBC)5月23日有關美中關係現狀的報導說,中美“夫妻”緣分已盡(中國副總理汪洋2013年曾把中美比喻為“夫妻”),“世界秩序重新洗牌”。如今,特朗普要完全扭轉尼克鬆開啟的美中合作格局,根據各自利益,建立“國家聯合基礎上的世界”。

中國駐聯合國原大使丁源洪曾說,“美國的霸權主義對中國的和平發展,乃至對世界的和平與穩定,都構成了最為嚴峻的威脅。要和平,要發展,世界各國人民就必須聯合起來,同美國的霸權主義進行堅決的鬥爭。在這關鍵的歷史時刻,重溫毛澤東提出的'三個世界劃分'的戰略思想,根據現實世界形勢制訂應對策略、方針政策,具有刻不容緩的緊迫性”。這種陣線分明的階級分析勢必導致世界格局發生變化。

香港蘋果日報刊登的署名文章說,習近平通過“符號化的政治考察”,正在“讓全國變成上甘嶺”,新一波的“反擊美帝”浪潮正在興起。中國官媒還說,中國現有更多資本打這場“衛國戰爭”。

另一方面,蘋果日報還說,以“讓美國再次偉大”為口號的特朗普,上台後全面把與中國的“鷹龍之爭”升級。美中進入新冷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