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李銳現象的“悲哀”


2018年4月13日,中共黨史專家李銳在醫院病房慶祝101歲生日。(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4 0:00

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兼職秘書李銳,越到生命最後,反思和批判越深刻。不過,他的言路沒有被封,逝世後可能還將覆蓋黨旗,進入八寶山革命公墓。有人稱這種所謂“李銳現象”,其實是一種悲哀。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逝世後,其治喪安排目前成為關注焦點。中國官媒迄今尚未發布李銳逝世的新聞。按照李銳家屬方面消息,李銳部長級待遇的追悼會,星期三上午將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有輿論已經開始關注屆時的細節,如悼詞內容、用語、送花圈者名單等。

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已對得知的官方葬禮安排表態,16日她在起草書面聲明過程中對美國之音說:“我不是表明我的意思,而是我父親的遺願……我不需要面對世人,我要面對的是我父親和我自己……我正在找到我父親的日記,我念給你聽……我父親還跟我說過,他不進八寶山,因為他的好朋友黎澍說過,八寶山的人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八寶山的人。我爸爸跟我說,他是一樣的。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回去就等於我承認,他們想讓李銳以一個共產黨正部級這樣一個形象留給世人,這個絕對不是真正的李銳。李銳是一個(哭泣聲起)在共產黨集權統治下,保持自由思想的一個人。如果他知道一面染滿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蓋在他的身上,他的在天之靈不能容忍。我不能接受他們把這面黨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

李銳敢言,卻能倖存,還可能進入政治等級森嚴的八寶山。獨立中文筆會刊登胡顯中的文章提出所謂“李銳現象”。文章說,李銳在中共層級序列裡應屬第二等級,但和其他高幹不同:“他對當今所謂'核心'根本不買賬,不看齊,更不表忠心”,甚至公開貶損。這就引出有趣話題:全國一片擁戴和效忠熱潮中,李銳為什麼安然無恙?

對此,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對美國之音說:“就是幾個老人。我認為,北京認為他們已經年邁,影響力也有限,對整個政局的衝擊有限。第二,北京也不願意去冒很大的風險。畢竟是老人,給予適當的空間。這樣不會對當局有什麼損害。北京不會去處分他們,從而也促使他們敢講,願意講。”

和李銳情況類似的還有前《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前不久在趙紫陽家祭活動上,杜導正坐輪椅到場題字內容廣泛流傳:“老老實實照著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的路子走,別的路走不通”。

紀碩鳴說,“李銳現象”、“杜導正現象”,其實是一種悲哀。他說,

“其實李銳現象,從中國整個戰略和大環境看,還是有點悲哀啦。悲哀的是,這個現像只是一個有限的可以發表言論,或者言論自由的現象,而且只限於這麼幾個老人,而且把他們限制得最小。這些老人對中國發展進程都是有貢獻的,應該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不管怎麼說,他們的出發點是為了這個黨、這個國家能夠在發展進程中走得更健康,在國際競爭過程當中要有它的地位,要融入這個世界。套用時髦的話就是,共產黨要與時俱進。”

北京醫院李銳病房外,中共宣傳習近平思想的“強國學習”移動軟件,已經大規模開發應用,宣傳洗腦數字化。有網友因此說,李銳和杜導正們“毫無影響力”。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評價李銳影響力時對美國之音說:“李銳以前跟毛澤東,做他的秘書,對於毛澤東所犯的錯誤,整個共產黨都有一種共犯的責任,我覺得。李銳作為毛澤東的秘書,不可能擺脫這種不幸的定位。關鍵是他在晚年,以及逝世前的三四十年來,他都有很深刻的反思,重新認識民主自由的可貴。這個已經非常不錯啦,而且他能夠身體力行,出來發聲,雖然沒有多少人注意到。”

香港南華早報說,在習近平時代,李銳可能是黨的精英集團中,抨擊習近平個人迷信以及他的某些毛式政策的“孤獨聲音”。

香港蘋果日報說,李銳雖然頭戴毛澤東秘書“光環”,實際上並非外界一般所認為的“高官”或者“既得利益者”。他的人生隨著中共無數次運動浪潮,有著一次次的大起大落”。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曾寫道:“李銳的一生是一個奇蹟,人的身心遭受如此嚴重摧殘,還能活下來就很不容易,能像一般人正常工作就很不容易,李銳不但活下來,而且越活越健康;不但能正常工作,而且成就非凡,越做越輝煌,越到晚年越精彩,竟然活過百歲,而且不像其他百歲老人那樣,悄無聲息地走向死...”

有網友說,“害人不淺,終於走了”。網友“逝者為大”則呼籲,李銳先生生是黨的人,逝世後黨按相關規定給予必要的殊榮追憶也是應該的。蓋黨旗是這個黨承認李銳一生是在黨的旗幟下為祖國奮鬥的一生,這是黨給逝者的肯定。葬不葬在八寶山是家屬選擇,黨不會與家屬較勁。入土為安,逝者為大,希望各方都心平氣和送李銳先生最後一程,讓老人安安靜靜走吧。香港明報說, 李銳希望回到故鄉-湖南平江。

評論 (1)

此論壇已被關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