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時代結束美韓盟友關係緊張依舊


美韓同盟的支持者在一個集會上揮舞美國和南韓國旗。(2005年10月2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6 0:00

拜登上星期就任美國總統後,或許沒有哪位世界領導人像南韓總統文在寅一樣,公開地鬆了一口氣。

文在寅在祝賀拜登就職的賀詞中提到:“美國回歸了。”賀詞中沒有直接提及特朗普總統,但其意圖是明確的。

在特朗普任期內,美韓同盟關係一度緊張。特朗普經常通過直白的語言,或是侮辱和威脅,向首爾施壓,要求其為近3萬名駐韓美軍支付更多費用。

讓文在寅大為寬慰的是,在拜登的領導下,兩國在軍費分攤事宜上的摩擦可能會平息。拜登最近呼籲,停止在這個問題上“敲詐”首爾。但也有分析人士警告說,兩國在朝鮮問題上可能很快會出現另一個重大分歧。

對左傾的文在寅來說,改善韓朝關係是決定他政治成就的一個問題。文在寅曾是一名人權活動家,他的父母是從朝鮮逃到韓國的戰爭難民。

但文在寅的五年總統任期將於明年5月到期,實現韓朝和平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儘管他誓言要為重啟會談做出最後努力,但沒有拜登的支持,談判將很難取得進展。拜登正被新冠疫情所困擾,疫情不但造成超過42萬美國人死亡,還嚴重影響了美國經濟。

不同的方式

這不僅僅是一個讓拜登分心的問題。拜登和文在寅有時似乎在是否以及如何接觸北韓的問題上存在重大分歧。

拜登作為副總統時,曾幫助監督前總統奧巴馬的“戰略耐心”政策,該政策試圖逐步施加經濟和軍事壓力,直到平壤準備好談判。

拜登在競選總統期間多次提到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是“暴徒”、“暴君”和“獨裁者”。拜登表示,如果北韓無核化沒有取得進展,他不會與金正恩會面。

雖然拜登政府尚未決定對北韓戰略,但即將成為國務卿的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 說,美國將考慮使用外交手段和加大壓力來說服北韓重返談判。

首爾的擔憂

如果美國對北韓採取對抗性更強的立場,可能會令文在寅及其在首爾的盟友感到不安。

在上星期的記者會上,文在寅表示,拜登的出發點應該是金正恩和特朗普2018年在新加坡簽署的聯合聲明,雙方同意“努力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南韓總統特別顧問文正仁上個月在一篇評論文章中對拜登表示悲觀,認為拜登可能會加大對朝鮮的軍事壓力和制裁。

文正仁也是南韓延世大學的名譽教授,他在文中寫道:“不能保證拜登時代的開始會帶來我們一直渴望的和平世界秩序。”

向前推進

這些擔憂可能不會阻止南韓改善與北韓的關係。

南韓官員最近幾週暗示,他們希望取消原定於3月舉行的美韓聯合軍演或是縮減其規模,並藉此緩和與北韓的軍事緊張關係。

南韓統一部上星期證實,首爾方面還希望通過即將舉行的東京奧運會重新與北韓接觸。

首爾峨山政策研究所(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研究員高明鉉(Go Myong-hyun)表示:“文在寅政府對他們的對朝政策一直非常樂觀,他們在這裡感覺到了某種機會。”

高明鉉認為,一個可能的計劃是文在寅推進與北韓的接觸,基本上是讓拜登不敢提出反對。

他說:“把問題強加給華盛頓,比如說,北韓同意與我們會面,你打算怎麼阻止我們……我認為文在寅政府覺得他們可以在這方面採取主動。”

這能奏效嗎?

這種推進會談的做法在某種程度上與2018年類似,當時南韓成功地將冬奧會上的韓朝體育合作轉變為一系列南北會談,最終促成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會談。

但有很多理由質疑,這樣的舉措目前是否奏效。最明顯的理由就是新冠疫情,這讓奧運會可能根本不會舉行。如果奧運會如期舉行,東道主日本可能不會同意參加會談。

“如果他的計劃再次奏效,我會感到震驚,因為現在的環境完全不同了,”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朝鮮問題專家金杜妍說。

她還說:“誘使特朗普與金正恩舉行峰會很容易,因為特朗普喜歡戲劇性的場面和很好的拍照機會。拜登太聰明,太有經驗,對國家安全太認真了。”

朝鮮將如何回應?

無論如何,北韓甚至可能不會同意恢復對話。平壤方面幾個月來一直抵制與美國和韓國的會談,原因之一是華盛頓沒有放鬆對北韓制裁。

在本月舉行的一次重大政治會議上,北韓表示正在尋找改善與南韓關係的途徑,但北韓也呼籲首爾取消與華盛頓舉行軍事演習,並停止獲取新的軍事能力。

過去幾個月,北韓還展示了幾種新型武器,包括一種新型洲際彈道導彈,以及一種可能從潛艇發射的潛射彈道導彈。

一些分析人士對朝鮮可能很快測試其中一種新武器或可能進行另一次核試驗表示擔憂。他們指出,平壤在美國政府上台前後傾向於展示新的軍事能力。

保持一致

分析人士的另一重擔憂是,北韓進行如此重大的試驗可能會加劇拜登和文在寅之間的分歧。

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朝鮮問題專家金成美(Sue Mi Terry)在最近的一個在線論壇上說:“我希望美韓兩國能保持一致,因為這將是一個挑戰。北韓將繼續向南韓施壓,從文在寅政府的角度來看,只剩下一年的時間了。”

金成美還說:“文在寅政府只需要意識到,他們不可能安撫北韓。在美國和北韓之間取得突破之前,韓朝關係是不會取得突破的。”

首爾的一些人則更為樂觀,他們希望拜登和文在寅能找到足夠多的共同點。

南韓共同民主黨議員尹建永(Youn Kun-young)說,“拜登政府不能忽視”朝鮮,“僅僅通過制裁來解決北韓核問題是不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