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美國人擔心特朗普在峰會上對中國做出過多讓步


2017年11月9 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聯合聲明之後握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4 0:00


美中兩國領導人這個星期將在阿根廷舉行20國集團峰會的間隙舉行雙邊會晤。這是特朗普與習近平在美中關係因貿易爭端等問題而全面惡化之際舉行的首次會晤,因此備受矚目。儘管特朗普總統在峰會前夕表示不太可能接受中國暫不調高關稅稅率的要求,但是有專家表示,美國人擔心特朗普只是為了面子上好看而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做出過多的讓步。也有專家對兩國領導人是否能利用這次峰會的機會緩解美中關係感到不樂觀。

為期兩天的20國集團首腦會議將於11月30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拉開帷幕。美國的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在這次峰會期間舉行的一些雙邊會晤比20國集團峰會本身還更為重要。在這些雙邊會晤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之間的峰會。

目前雙方正在緊鑼密鼓的為定於12月1日舉行的特習會做準備。中國外交部分管美國與大洋洲地區事務的副部長鄭澤光目前正在華盛頓,與美方就峰會的細節安排進行磋商。

如何緩解雙方的貿易戰無疑是這次峰會的焦點。在峰會舉行前夕,美中雙方負責貿易的官員將在布宜諾賽勒斯舉行談判。

謝淑麗:對華貿易談判應從市場准入問題入手

美國加州大學聖達戈分校國際政策與策略學院21世紀中國中心主席謝淑麗(Susan Shirk)教授認為,如果是她設計美國與中國的談判策略的話,她會從市場准入問題入手。

她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我會把這個問題當做最優先的考慮。我的意思是,你甚至可以在美中談了多年的雙邊投資協定的基礎上向前推動。美國停止推動這個協定的談判是因為中國在拖後腿。我們可以把它弄回來,確保那些不對外國公司開放的行業的負面清單很小。我會設立一個限制,把它限制在15個有關國家安全的行業或是類似的東西。其他的行業都應當向外國公司開放。”

在她看來,這是美國商界非常重視的而且對他們有幫助的領域。這樣的話,美國商界會再次支持與中國進行接觸。

特朗普峰會前夕威脅調高關稅稅率,習近平應取消會晤?

特朗普總統星期一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他“幾乎不大可能”接受中國暫時不調高關稅的要求,除非中國開放市場,允許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公平競爭。他預計將把目前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的10%關稅按原計劃在明年初上調到25%。他還表示,如果不能與中國達成協議,他將再對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征10%或25%的關稅。

儘管特朗普的這個表態可以被理解是一種談判策略,但是也進一步降低了人們對這次峰會達成貿易協定的期待。

被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評為美國十位最有影響力的 “中國通” 之一、電子報《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的創辦人利明璋 (Bill Bishop) 發推說,如果他是習近平的話,他會考慮取消與特朗普的會晤,原因是習近平受到羞辱的機率 “不低” 。他所指的是,即使美中兩國領導人在峰會上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這個協議也可能像上次那樣被美方撕毀,從而使習近平丟面子。今年5月,中國副總理劉鶴來華盛頓,與美方達成了貿易協定,結果協定不被特朗普接受。

專家:停火協定可能,全面協定“高度不可能”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常駐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博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中兩國達成一個停火協議是很可能的,而達成一個能夠持續到2020年總統選舉的全面協議則是“高度不可能”。

曾經在克林頓政府擔任過副助理國務卿的謝淑麗認為,鑒於特朗普總統喜歡讓人們覺得他是一個偉大的、取得了巨大成就的領導人,因此她覺得,特朗普會試圖在峰會上與中國達成某種協議。

謝淑麗:美國人擔心特朗普會為了面子好看而對中國做出過多讓步

她說,就像在北韓問題上一樣,很多美國人擔心特朗普會對中國做出過多的讓步,只是為了看起來很好。

她說:“如果中國方面只是提出購買更多美國的產品,使得美中貿易逆差有所減少,然後特朗普總統宣稱中國做出了讓步,他取得了很大的勝利,那麼我認為他會受到美國兩黨的批評,因為美中經濟關係中的確有很多不公平的東西需要得到解決。”

峰會是中國避免與美國陷入冷戰的最後機會?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參加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說,美中兩國領導人在20國集團峰會期間舉行的會晤是中國避免與美國陷入冷戰最好也許是最後的機會。

加州大學聖達戈分校的謝淑麗教授認為,領導人峰會是重要的,而且在美中關係正處於一個關鍵節點的時候,雙方都有責任試圖緩和緊張局勢,但是她不認為這次峰會是中國避免與美國打冷戰的最好甚至是最後一次機會。

美中峰會能否緩解美中關係?藍普頓:不樂觀

美國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關係學院的榮譽教授藍普頓認為,從理論上說,特朗普與習近平在20國集團峰會間隙舉行的峰會的確是緩解雙邊關係,讓世人感到安心的一個機會,但是他對這個機會是否會被抓住並不感到樂觀。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我對此不感到樂觀的原因是,推動美中兩國各自政策的是兩國之間根本性的戰略不互信,即每一方都想主導亞洲,在那裡建立絕對優勢地位。我認為,美國民眾對中國進行經濟改革的意圖失去了信心,而中國的政治趨勢坦率的說並不令人感到放心,不管是對待新疆的維吾爾人還是中國大學裡出現的趨勢。”

曾經擔任過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席的藍普頓教授說,從美國人的角度來看待中國的根本性趨勢,你不會感到樂觀。他說,他不清楚特朗普與習近平在一個國際會議間隙舉行的峰會究竟能達成什麼樣的保全面子和令人安慰的聲明,但是需要不只是這樣的一次峰會才能扭轉目前的情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