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科技大戰:中國叫板雙向脫鉤?


美中兩國國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3 0:00

特朗普總統近來幾次提到他打算讓美中經濟脫鉤,雖有分析家視之為選舉語言,但近來華盛頓頻頻對中國科技公司採取行動,表明特朗普“脫鉤”並非僅僅是“口炮”。意識到到美國並不會因為雙方緊密的經濟關係而止步於行,北京當局打出善意牌,希望事態和緩。但北京前不久突然宣布更新多年未變的技術出口管制清單,是否預示北京也有脫鉤打算?

特朗普:和中國經濟脫鉤?

特朗普總統9月7日在白宮的勞工節記者會上回答記者問時再次提到美中脫鉤,他說:“你提及脫鉤這個詞,這是個有意思的詞。”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損失了數十億美元,而我們如果不跟中國做生意,我們就不會損失幾十億美元。那就是所謂的脫鉤,所以你要開始考慮它了。”

特朗普還批評他的總統競選對手、前美國副總統拜登。拜登此前批評特朗普和中國達成的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無法執行”且充斥著北京一再重複卻不兌現的承諾。

特朗普誓言要讓美國成為世界製造業超級大國,讓就業機會從中國回到美國,並對那些為中國創造就業機會的美國公司產品徵收關稅。他說:“不論是脫鉤,或是照我已經在做的大規模徵收關稅,我們將終止我們對中國的依賴,因為我們不能依賴中國。”

不久前美中兩國貿易官員仍在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進行情況接觸。在兩國關係持續惡化,中方在實施協議中承諾的增購美國產品方面嚴重滯後的狀況下,這樣的接觸有些令人意外。特朗普在距離大選不到兩個月時再次提及美中經濟脫鉤,固然有選舉方面的考量,但是分析人士對兩國會否走向脫鉤有不同看法。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貿易專家蓋瑞·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說,特朗普政府的高層官員中,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長姆努欽等人都希望協議成功。哈夫鮑爾說:“他們努力挽救該協議,並加大中方進口量,特別是農產品的進口。”

選前動態和未來美中關係

但是哈夫鮑爾又認為,在政治層面上,兩國關係的緊張狀態顯而易見。他說,特朗普幾乎每隔幾天就宣布一項新制裁,所以在政治層面上沒有工作層面上那麼樂觀。哈夫鮑爾認為,到10月底這段時間政治上是否會更加緊張還須觀望。

哈夫鮑爾說:“對特朗普總統來說,很重要的一點顯然是要強調他能夠對中國非常強硬,而他的政治對手拜登副總統將會對中國軟弱。所以,接下來的這段時間的動態很重要。”

美中兩國於今年1月15日簽署了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持續兩年多的貿易爭端暫時休兵。但是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國經濟受到重創。中國率先走出疫情,但其在疫情初期不透明的做法受到一些國家質疑,加上中國在香港強制實施“國安法”,以及南中國海和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美中關係在短時間內急劇惡化。

美方認為中國技術公司華為、中興等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因此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並遊說盟國將華為堵在5G網絡建設之外。針對華為等中國技術公司的製裁令目的是切斷華為獲取芯片的渠道,一旦實施,將會對華為設備製造產生嚴重的衝擊。

北京更新技術出口限制意在介入TikTok談判?

總部在北京的字節跳動公司因其手機應用程序TikTok風靡美國而引起美國對數據安全的擔憂。特朗普總統要求該公司在期限內將TikTok的美國業務出售,否則將禁止其在美國使用。

TikTok潛在的買家包括甲骨文公司,以及微軟和沃爾瑪為購買該社交應用程序組成的一個聯合體。而就在TikTok談判結果尚不明朗時,北京突然在8月28日發布調整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令TikTok出售前景突生變數。北京決定在這個時候對2008年後沒有變更的技術出口管制進行更新,其用意何在?

路透社報導援引熟悉TikTok出售談判者的話說,中國官方的舉動,打亂了原本就複雜的談判,或導致任何可能達成的交易流產。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崔凡是中國政府的顧問。他對金融時報說,中國從2018年就開始討論技術出口限制。他說,中國現在推出更新的管制辦法,部分是因為“當前國際形勢”使然。

崔凡:字節跳動應暫停談判研究法規

崔凡對新華社說:“建議字節跳動認真研究調整後的目錄,嚴肅並慎重考慮是否需要暫停相關交易的實質性談判,履行好法定申報程序,然後再視情採取下一步行動。”

崔凡說,字節跳動在人工智能領域有多項前沿技術,並說其國際業務取得快速發展,依靠的是其國內強大的技術後盾。

金融時報的全球商業專欄作者拉娜·福魯哈(Rana Foroohar)在近期的一篇分析中談到中國為何在當前境況下發布技術出口限制目錄。她說:“北京用出口控制,可能阻撓一宗交易,強調不僅美國,中國也在走向技術產業脫鉤。”

北京諮詢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和Macrobond的數據顯示,對中國而言,新興國家是比美國更大的出口市場。福魯哈說,北京的“一帶一路”和對非洲及中東地區的貿易外交,加上數字人民幣的崛起,將使北京更容易拓展美國以外的出口市場。

福魯哈:制裁將促使中國開發本土芯片

此外,福魯哈認為美國對華為實施制裁,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銷售它雄心勃勃的5G網絡所需要的芯片和軟件。她說,和她談論過這個話題的專家,沒有人認為這樣做會阻止中國實施它和美國脫鉤的長期打算,限制只會加快中國發展自己的芯片產業的步伐。

福魯哈還對美國崇尚的自由市場優先的方式產生了疑問,因為那種方式在危機期間並非行之有效。她將美國和中國、德國經濟自2008年危機後的發展軌跡做了比較。她看到德國經濟在2008年危機後和當前情況相似,德國工人處於停薪休假狀態,都是V型複蘇,部分原因是德國在中國復甦的時候,抓住了亞洲的新商機。

中國在2008危機後,以及此次走出新冠疫情危機以後,都經歷了出口的快速增漲。福魯哈認為,這得益於中國快速和協調性放貸,以及對小型和大型企業的財政支持。中國海關總署星期一發布的8月貿易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的當月中國出口比去年同期增長9.5%,而8月進口額則同比下降2.1%。此前路透社預估的中國8月貿易數字分別為出口漲7.1%,進口跌幅為0.1%。8月中國外貿順差為589.3億美元,高於預期的505.5億美元。7月份中國貿易順差達到623.3億美元。

比斯沃斯:醫療電子產品帶動中國出口

最新貿易數據發布前,分析機構NIH Markit的亞太首席經濟學家拉吉夫比斯沃斯(Rajiv Biswas)對美國之音說,當歐盟第二季度進入關閉狀態時,中國已經開始復產復工,大量醫療器械訂單轉向中國,因為中國是世界主要醫療器械製造國。此外,比斯沃斯還提到,歐美居家辦公所帶動的電子產品需求增長也是中國近幾個月出口增長的動力之一。

相比之下,福魯哈認為美國在2008年危機後經歷了一個無就業復甦,隨之而來的是薪資增長停滯。她說,目前美國經濟在滑向衰退,這或許是為什麼中國會在TikTok交易上和美國叫板的原因。

金融時報的全球商業專欄作者福魯哈認為,美中之間的科技脫鉤並非只是美國對中國單方面的行動,脫鉤是雙向的。

疫後復蘇遠近無憂?

中國在疫後復蘇中經濟和貿易數據屢屢超出預期。相比仍在疫情中的美國和歐洲,看上去中國是一枝獨秀。這也讓一些觀察者看到,北京當局,尤其是中共領導層或許更加相信其經濟模式相較西方模式更為有效,因而會進一步強化政府對經濟的干預,並鞏固國有企業在經濟中的作用。

但是,中國在疫後經濟一枝獨秀並不意味著它已經遠近無憂。事實上,北京當局和中共領導層已經意識到增長面臨的瓶頸,以及在技術領域,尤其是半導體技術方面,自己仍遠滯後於美國,而這樣的差距使美國的制​裁對中國會造成致命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