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打擊中國在美“獵狐行動”:八人被起訴其中五人被捕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司法部舉行的網絡新聞發布會上講話,司法部助理部長約翰·德默斯站在一旁。(2020年10月2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21 0:00

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星期三(10月28日)宣布對八名充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代理人並在美國參與“獵狐行動”的人提出起訴,其中五人被捕。美國政府指責北京在美國領土非法執法並監控和騷擾美國公民與永久居民。這是美國首次對參與“獵狐行動”的人員提出起訴。

美國紐約東區布魯克林聯邦法院星期三公佈了起訴書,指控八名被告密謀在美國充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非法代理人,其中的六名被告還面臨串謀進行跨州和跨國跟踪糾纏的指控。

美國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約翰·C·德默斯(John C. Demers )在宣布對這八人提出刑事指控時說,其中的五人星期三上午被逮捕。他說,其他三名在逃被告據信在中國。

被告朱勇(Zhu Yong,音譯)、金鴻如(Hongru Jin,音譯)和邁克爾‧麥克馬洪(Michael McMahon)週三早上被捕,將於週三下午在聯邦地區法院過堂。

另外兩名嫌疑人榮京(Rong Jing,音譯)和鄭從英(Zheng Congying,音譯)在加州洛杉磯被捕,將於週三晚些時候在當地過堂。此外,還有三名嫌疑人朱峰(Zhu Feng,音譯)、胡吉(Hu Ji,音譯)和李敏君(Li Minjun,音譯)仍在逃。

起訴書附上的監控照片顯示鄭從英(譯音)在“獵狐”對象“男甲”住宅附近活動。

美國司法部在一份新聞稿中說,這些被告據稱在中國政府官員的指示和控制下參與稱為“獵狐行動”這個全球性的法外遣返行動,對一些美國居民進行監視,騷擾、跟踪並脅迫他們返回中國。

德默斯星期三在司法部華盛頓總部舉行的網絡新聞發布會上說:“通過今天的指控,我們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獵狐行動'反轉了過來,獵手成了獵物,追逐者成了被追者。聯調局今天早晨根據這些非法替中國政府做事的指控而逮捕的五名被告如今面臨在美國坐牢的前景。對那些人在中國的被指控者和其他從事這類行為的人,我們的訊息是明確的:不要入境。你們的行為在這裡不受歡迎。”

德默斯說,中國政府將“獵狐行動”描述為一場國際反腐運動,但這並不是事情的全部,而且在很多情況下,被追踪的對象往往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政治對手、異議人士和批評者。他說,不管被獵的對像是真正的罪犯還是異議人士,這個行動都明顯違反了法治和國際準則。

聯邦起訴書指出,涉及美國的國際執法需要外國政府與美國政府進行協調,外國政府若派遣官員及其代理人來美國進行調查,必須通知美國政府,而中國的“獵狐行動”沒有與美國政府協調,參與“獵狐行動”的人員謊報來美旅行目的,在美國境內對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進行監控、威脅和騷擾。

德默斯說:“中國沒有像負責任的國家那樣與美國當局合作,以協助處理公認的刑事案件,而是訴諸於法外手段和未經授權的、通常隱秘的執法活動。在不與我國政府協調的情況下,中國的遣返小組進入美國,監視和定位被控在逃人員,並採取恐嚇等手段迫使他們返回中國,在非法審判後將面臨監禁或更嚴重的後果。遵守法治的國家有許多既有方式來進行國際執法活動。這種做法當然不是其中之一。”

美國政府起訴書所附的參與中國“獵狐”行動人員在受害人“男甲”家門口留下的威脅字條。

起訴書說,被告參與了一場威脅、騷擾、監視和恐嚇某名新澤西州居民及其家人的跨國行動,以迫使這名被列入“紅通”的居民返回中國,包括在受害者的房門上貼上警告字條。字條用中文寫道:“如果你願意回大陸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沒事。這事到此為止!”

起訴書將這名中國當局的“獵狐”對象稱為“John Doe-1”,意即“男甲”,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大約在2010年9月來美國,目前與妻子“女甲”(Jane Doe-1)一起居住在新澤西州。

起訴書提到,2016年到2019年期間多名中國官員指示被告及其他人試圖強迫受害人返回中國的一些細節。

起訴書指稱,2017年4月,這些被告夥同他人,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員,參與了把“男甲”年邁的父親從中國帶到美國來對“男甲”進行勸返的計劃,試圖用他的父親為要挾,強迫“男甲”返回中國。朱峰、胡吉和朱勇與他們花錢聘用的美國私家偵探麥克馬洪合作,蒐集有關“男甲”及其妻“女甲”和他們的成年女兒在美國的信息,並查明他們的地址和行踪。

起訴書說,中國官員強迫“男甲”的父親在醫生李敏君的陪同下從中國前來紐約地區,而在朱峰、李敏君、“男甲”的父親和其他中國官員抵達美國時,金鴻如為這次行動的後勤工作提供了協助。

這些被告還商討了“男甲”的父親應該如何向美國移民官員就他來美旅行目的做出虛假陳述。密謀者還力圖銷毀證據並刪除他們的電子通訊,以避免被美國執法部門發現。

美國政府針對參與中國政府在美國境內“獵狐”非法執法行動的被告提出的指控書首頁。

起訴書還說,在2017年5月至2018年7月期間,榮京和幾名同謀據稱對“男甲”在加州的成年女兒進行監視和在線騷擾。起訴說,榮京試圖僱傭私家偵探來尋找“男甲”的成年女兒,並對其進行拍照和錄像,以此向“男甲”施壓。大約在同一時間,一名身份不明的同謀通過社交媒體向“男甲”的女兒和她的朋友發送有關中國有意遣返“男甲”的騷擾信息。

在2019年2月到2019年4月之間,這些合謀者讓人向“男甲”住所發送包裹,裡面的信件和視頻威脅說,“男甲”如不返回中國,他仍在中國的家人會受到傷害。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 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這些指控是美國司法當局多年調查的結果。

他說:“簡而言之,令人憤慨的是,中國認為可以踏上我們的國土,從事非法行動,讓在美國的人屈從於他們的意志。在本案中,受害者向聯調局報告了中國的騷擾後,我們立即開始了一項持續多年的調查,以將犯罪者繩之以法並維護法治。聯調局自豪地以提出刑事指控為這項調查收尾,這是第一次提出這類指控,將幫助讓中國懂得,監控、糾纏、騷擾和勒索我們的公民和合法居民是有重大風險的。這個訊息尤其重要,因為令人悲哀的事實是,這絕不是一起孤立事件,而且中國的手法一直令人震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