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反移民組織不滿移民禁令籲當務之急是控制工作簽證


一名新公民在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公民宣誓儀式上手持美國國旗(2018年7月3日)

美國總統特朗普暫停受理海外綠卡申請的行政命令出台後,在多個移民相關組織中引發爭議,這其中也包括了反移民組織。多個反移民組織的領導人認為,為確保美國人的就業機會,當務之急是控制工作簽證。

反移民組織:外籍工作者搶走美國人崗位

工作簽證持有者被這些反移民組織認為是奪走美國人就業崗位的首要威脅,他們表示,如果特朗普總統出台該行政命令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就業,那麼暫停通過工作簽證從海外引進勞工才應當是首要任務。

反移民組織移民研究中心的執行主任馬克·克里科利安告訴美國之音,“我並不是反對這條禁令,我理解總統這麼做的用意,我只是覺得如果不包括這些工作簽證的話,禁令沒有太大意義。”

克里科利安說:“如果是為了減少進入美國工作市場的人數,那麼禁止,起碼是暫時禁止這些工作簽證才更為有效,比如H1-b(特殊職業者)、H2-b(非農業工人)、夏季旅遊工作項目、L-1(跨國公司內部人員交換),等等。這些項目把海外人口引進美國工作,這才應該是禁令的目標。”

特朗普總統在美國時間4月22日下午簽署了該禁令,暫停自24日起長達60天的美國境外綠卡的申請程序,但美國公民的配偶和孩子、投資者、醫護人員、難民和與美國國家利益相關的人員除外。美國境內的綠卡辦理程序將不受影響。禁令並未包含海外勞工等非移民簽證的申請,不過也勒令國土安全局與國務院在該行政命令出台後的30天內對這些簽證進行評估,並向總統建議採取何種進一步措施。

反工作簽證組織“美國科技工人”的執行主任凱文·琳恩對美國之音說:“現在不是從海外引進勞工的時候,我們國家和領導人們應該好好看一看如何能最好地僱傭已經在美國的人,無論他們是美國公民,綠卡持有者,還是任何已經在美國安頓下來的人。”

琳恩認為,要保護工作機會,美國政府應當取消特殊職業簽證(H1-b);保證交流訪問簽證(J-1)只發給交流訪問的人,而不是給醫生等職業工作者來美國高校工作的機會;取消選擇性實習培訓(OPT)。該培訓給予從美國高校畢業的外國學生在美國工作的機會,時間從1年至3年不等。琳恩認為外國學生會利用這一機會搶走美國本土學生畢業後的就業機會,他認為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對個人生涯意義重大。

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公開數據顯示,2019財政年裡,在美國持有特殊職業簽證(H1-b)的總人數為38萬。其中,印度公民佔71%,中國公民佔13%,而第三名的加拿大公民僅佔1%。

琳恩稱,由於工作簽證規定持有者不得隨意更換雇主,使得外籍工作者更有可能為了留美而接受低薪資,企業雇主從而通過簽證使用到更多廉價勞動力。新出台的禁令不包含這些簽證,意味著大企業僱傭廉價勞工的行為可以繼續下去。

密西根州移民律師邁克爾·諾蘭則不以為然。他說,疫情肆虐全球,很少有人願意冒著被感染的危險和被隔離的麻煩,搭乘飛機等交通工具到另一個國家去工作。當前不會有新到來的外籍工作者和美國人競爭崗位。

諾蘭對美國之音說:“因為當我到另一個國家時,那個國家會把我隔離起來。當我回來時,我的國家又會把我隔離起來。我擔心搭乘飛機,因為我知道飛機會是傳播病毒的一種媒介。”

專家共識:禁令發出的信息遠大於實際影響

特朗普總統2016年競選時的策略之一就是迎合美國國內的反移民情緒。琳恩認為,特朗普這次禁令的出台就是為了表明他在實現競選時的承諾,但實際情況卻沒有得到任何改變。

無黨派獨立智庫移民政策研究所高級政策分析師朱莉亞·杰拉特對美國之音說,綠卡禁令的出台是為了安撫特朗普的支持者。

她說:“我認為禁令是在給美國選民傳遞一條信息,再說,我明白你們許多人在經濟上掙扎著,你們許多人已經失去了工作,我看得到你們的狀況,我意識到了,我在正在採取措施。儘管這條措施現在帶來不了什麼影響,但這顯示總統意識到了許多美國人在經濟上的困難。”

移民專家們都認為,這次禁令的包含範圍非常狹窄,只針對了在境外的綠卡申請者,但大多數綠卡申請者早已在美國境內。移民研究中心的克里科利安稱,禁令有如此之多的限制是行政當局內部妥協的結果。他認為,特朗普總統所屬的共和黨中,傳統的、崇尚大資本的黨員並不想失去海外廉價勞工,但移民政策上的鷹派則主張進一步限制引進人口。最終出台的禁令是雙方都能接受的。

美國移民律師協會的政府關係主任莎娃麗·達拉戴尼表示,綠卡禁令只是為了將公眾的注意力從特朗普當局對疫情的不當處理上轉移開。

她告訴美國之音,“當局不承認失敗,而是盯住他們的首選受害者:移民。移民在這次疫情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他們在經濟復甦中會繼續扮演重要角色。”

獨立智庫移民政策研究所的報告顯示,在新冠疫情背景下,美國醫護和社區工作者中有17%是移民。食品、藥品、清潔劑的生產工人中有26%是移民。而科技和研發工作者中的移民佔據22%。美國總人口中的移民百分比約為13%。

此外,達拉戴尼也稱,工作簽證持有者搶走美國人就業機會的說法並無道理:“他們來到美國是為了一個特定的雇主,特定的崗位,他們必有擁有特定崗位需要的特定的資格和能力。他們不是說來到這裡然後就可以隨意搶走任何一個人工作。”

禁令的長遠影響還有待觀察

移民和法律專家們表示,特朗普當局的綠卡禁令將帶來的具體影響還不得而知。由於疫情,美國駐外使館多處於停工狀態,綠卡申請程序早已停滯不前。旅行禁令和邊境關閉都已生效多時。禁令能進一步影響的人群極其有限。

移民律師諾蘭對美國之音說,會被影響到的人數極少,以至於從法律層面上他完全無法理解禁令的意義何在。

他說:“如果你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冬天宣布你不賣冰淇凌了,沒有人會在意,因為沒有人要買。”

諾蘭稱他沒有任何一個客戶受到了禁令的影響。

維吉尼亞州的蔡律師則透露,他受到影響的移民客戶包括在中國申請親屬移民的人、正在中國等待移民簽證的人、美國公民的父母、特殊傑出人才(EB-1/NIW)類別的職業移民、綠卡申請表格已經被批准的申請人等等。

他告訴美國之音:“因為總統令裡面還提到,在今後30天還會審查非移民簽證項目,有更多人擔心在將來會受到影響。”

專家們稱,禁令的真正影響要等到使館重新開門後才能顯現。

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杰拉特預測,禁令將在60天到期後被延長。

她說:“總統說禁令的目的是保護經濟。60天內我們的經濟不可能完全復甦,所以禁令很有可能被延長。”

她還表示,在美國當前2600萬人失業的情況下,引進更多移民似乎說不通。但長期的人口變化預測顯示移民將是美國接下來幾十年內經濟增長的必要部分。

她說:“因為隨著我們人口的老齡化和不斷降低的生育率,我們勞動力的增長已經完全仰賴於移民們和他們的孩子。這在接下來15年裡都會是事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