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關稅正傷害美國?美國應如何與中國打貿易戰?


2018年9月21日,在印第安納州布朗斯堡,農場主邁克斯塔基從他的聯合收割機中卸下大豆。貿易戰使得美國大豆出口減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8 0:00

美中貿易戰持續了一年多,到目前為止,雙方還沒有達成協議。貿易戰在使得中國經濟受損的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報導說,美國消費者、農場主以及製造業也淪為貿易戰的受害者。美國2020總統大選的參選人在強調必須對中國強硬的同時,也在譴責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政策,認為特朗普總統的關稅政策正在傷害美國。那麼,美國到底應該如何與中國打這場貿易戰?

拜登:特朗普關稅政策損害美國企業和消費者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也是2020年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他星期四(7月11日)在紐約城市大學的演講中譴責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他說,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加徵關稅,招致中國的報復,從而傷害了美國農場主、消費者和製造業者。

他說:“特朗普總統也許認為自己對中國很強硬,但是,他兌現的做法最後卻讓美國的農場主、製造商以及消費者受到損失,支付得更多。” 拜登還說,特朗普的經濟決策是短視的,一如他其他的外交政策。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和前副總統拜登2019年7月7日在賓夕法尼亞州查爾斯頓的一個市政廳回答問題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和前副總統拜登2019年7月7日在賓夕法尼亞州查爾斯頓的一個市政廳回答問題

拜登是2020總統大選民主黨的領軍人物,在民調中,支持率也一直遙遙領先。

拜登之外,美國媒體和獨立研究也越來越多地關注到貿易戰給美國帶來的損失。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 星期三的報導就說,美國農業州受到美中貿易戰以及移民問題帶來的勞工減少的雙重打擊。

報導說,雖然大部分農場主支持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政策,特別是與中國的貿易政策,但是,貿易戰會給他們帶來長期後果。以大豆出口為例,中國現在已經在巴西和阿根廷尋找大豆供應,截至2019年3月,美國大豆出口下跌85%。報導指出,市場一旦失去,很難再回來。

到目前為之,美國納稅人已經為美國農場主們支付了280億美元的補貼款。

另有獨立的研究顯示,貿易戰一年,特朗普向中國進口物品加徵的關稅“幾乎完全轉嫁到了美國國內物價上”。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三位經濟學家在三月發表的一篇論文裡寫道,“到目前為止,整個關稅的影響都落到了國內消費者和進口商身上,卻對外國出口商截至目前所得到的價格沒有產生影響。”

研究人員認為,雖然關稅造成的損失相對美國總體經濟規模來說不算大,但是,如果關稅持續,隨著企業紛紛將供應鏈改道以避免美國及國外的關稅,損失還將擴大。

另外,貿易戰也沒能向預期那樣將就業機會帶回美國。中國美國商會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6%的美國公司打算重回美國,41%的美國公司打算遷出中國,去東南亞國家建廠。

賈瑞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是美國智庫美國預算和政策重點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他星期三在美國智庫美國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舉辦的一場有關“美國是否應該頂回中國的經濟和貿易政策”的研討會中說,美國現行的政策不僅傷害了美國工人的利益,而且也傷害了外國工人的利益。

美聯儲主席星期二在國會作證時也說,因為特朗普的貿易政策,美國企業和農民對國內經濟的“擔憂加劇”。

不過,美國六月份就業數據顯示,這並沒有影響到美國的就業機會,六月的非農就業人數增加22.4萬,是五個月來的最高。

共和黨議員:特朗普貿易政策起作用,中國損失更大

不過,特朗普總統日前說,關稅讓美國受益。他說:“我們在關稅上情況很好,我們從中國那裡收取了數十億美元,而我們之前從未從中國那裡拿過一毛錢。”

他同時強調,貿易戰讓中國受損。“中國現在並不是很高興,因為成千上萬的公司正在離開中國去其他地方,包括美國,因為它們不想支付關稅。另一方面,中國正在支付關稅。他們正在讓他們的貨幣貶值,而且在傾注資金,就是為了付關稅。“

阿肯色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里克·克勞福德(Rick Crawford) 星期三撰文稱,特朗普總統對中國施加的關稅正在起作用。他說,加徵關稅導致外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下降,而外資是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他還說,外國直接投資的減少將直接影響到中國藉以實現全球經濟霸主和軍事主導地位的“一帶一路”策略。

共和黨籍眾議員里克·克勞福德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資料照)
共和黨籍眾議員里克·克勞福德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資料照)

很多人相信,貿易戰給中國帶來的損失更大。

邁克爾·赫森(Michael Hirson)是美國財政部前官員, 曾在北京工作。他星期五在接受CNBC採訪時說: “中國現在應該感到更加的痛苦。從中期來看,供應鏈在離開中國。你看到美國公司還有其他跨國公司宣布,他們準備將新的生產遷移到其他市場。這對中國來說是很嚴肅的事,而北京幾乎沒有力量來改變這個局面。 “

中國最新出台的經濟數據似乎印證了這個說法。最新數據顯示中國6月進出口雙弱。路透社分析說,全球經濟放緩疊加中美貿易戰加碼,導致出口延續下降之勢,上半年幾無增長,而進口超預期下滑、延續“衰退型順差”,更凸顯當前穩內需之必要。

美中貿易戰如何打,將成為美國大選熱點

雖然如此,還是有人認為,特朗普的方式讓美國付出的代價太高。分析人士指出,如何與中國打這場貿易戰將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熱點問題。隨著大選的深入,這個問題的討論會愈加激烈。

曾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在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的菲利普·戈登(Philip H. Gordon)6月底在外交政策網站上發表題為“民主黨人如何對中國強硬,同時不模仿特朗普“文章說,很多民主黨人認為,貿易戰並沒有帶來很積極的改變,反而給美國人帶來更多的負擔;同時,貿易戰讓美中關係愈加緊張,甚至讓中國更加傾向民族主義,有導致新冷戰的風險。

他說,多年來,民主黨人對中國的貿易、外交以及人權方面的做法一直持批評態度,而且中國的行為越來越糟糕。他說,中國違背了2015年對奧巴馬總統所做的停止偷盜美國知識產權的做法的承諾。中國強迫技術轉讓、大規模補貼的政策不但扭曲了國際貿易,也損害了美國公司的利益。

他還說,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咄咄逼人的填海造地,對香港和台灣的霸凌,剝奪西藏和新疆人人權以及在國內加大鎮壓和監控,都威脅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美國需要對此作出嚴肅和有力的回應。

他建議,民主黨人必須對中國強硬,但不能走特朗普的老路。

與盟友建立“統一戰線”

現在在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擔任資深外交政策研究員的戈登建議,美國首先要做的第一步是與關鍵的盟友一起,建立統一戰線。

他說,美國應該,民主黨人應該提議與盟友們,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墨西哥、韓國以及歐洲一起應對中國,這些國家都與美國有著同樣的擔憂和利益。特朗普政府在加徵中國關稅的同時,也對美國的盟友們加徵關稅。

戈登解釋說,在高度融合的全球經濟中,中國很容易繞過美國的單邊關稅,向其他市場出售商品,而中國也是這麼做的。他援引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一份報告說,自從美中貿易戰以來,中國實際上將非美國貨物的關稅削減了14%。戈登說,國際統一戰線會提升美國的製衡力量,迫使中國作出調整。

拜登在星期四的講話中也提出了相同的觀點。他呼籲美國的經濟夥伴們一起建立統一戰線,讓中國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他說:“如果我們聯合起來,中國是不可能無視全球一半經濟的。這將賦予我們相當的製衡力量,來重塑未來的製度,包括環境、貿易技術和透明度。”

戈登認為,全球策略的重要一步是加強世界貿易組織,而不是撤出世界貿易組織。

保護知識產權,反對中國創新重商主義

美中貿易戰至今沒有達成協議,一個主要的障礙是知識產權的保護問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二在美國消費者新聞及商業頻道(CNBC)舉辦的活動中表示,談判仍舊困難重重。他還擔心,美中將永遠無法達成協議。庫德洛說,首先,美國對中國盜竊知識產權仍然不滿意。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發表談話(資料照)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發表談話(資料照)

保護知識產權也是前副總統拜登關注的重點。拜登說:“美國必須採取行動對付中國,否則中國會'繼續行動起來,搶劫美國公司'的技術和知識產權。

美國智庫美國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主席羅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星期三在該基金會舉辦的一場有關“美國是否應該頂回中國的經濟和貿易政策”的研討會中說,如果不頂回中國的盜竊知識產權、補貼企業、強迫轉讓技術的創新重商主義的做法,中國將搶走美國未來的就業機會。

他說:“中國沒有坐在那裡停滯不前。'中國製造2025'戰略將向未來的行業投入3500億美元,包括高級電池。我們是無法贏過他們的,因為中國人投入了大量的補貼。如果你是資本主義公司,你是無法競爭的。 他們在航空製造、機器人和半導體方面投入了巨大的補貼。“

他還舉例說,2000年左右,美國的太陽能板曾經佔據了世界超過50%的市場份額,但是,獲得國家補貼的中國企業迅速擴大,將美國的市場份額壓縮到5%,導致成千上萬的美國工人失業。

在美國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的研討會上,專家們還提到,必須保護與國家利益有關的技術,但是可以開放其他技術。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資深外交政策研究員戈登說,在華為問題上,如果美國擔心華為的設施會讓美國5G網絡承受風險,美國可以禁止使用華為的設施,同時也可以向美國的盟友施壓,要求他們不用,但是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提供零部件的做法就會適得其反。因為這種“死刑“措施一方面可能會招致中國的報復,另一方面也會損害華為的美國供應商。

提升美國自己的力量和競爭力

戈登認為最重要的是美國應該提升自己的力量和競爭力,這是唯一真正應對中國挑戰的辦法。

他說,這意味著美國必須向教育、基礎科研、交通和通訊基礎設施、健康保險以及其他培訓項目投入更多的資金,使得美國工人更好地承受全球化所帶來的不可避免的震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