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禁中共黨員入境是精準打擊還是為淵驅魚?


浙江省一個商場裡展示的美國國旗、中國國旗和中共黨旗。(資料圖片)

紐約時報近期披露美國政府研議全面禁止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的提議,雖然報導中也說特朗普總統最終否決此動議的可能性頗高,但卻引發中國輿論的強烈反彈,中共黨媒環球時報連日的社論除了炮轟美國對中政策“充滿嚴重誤判”外,還強調“中共”和“中國”的不可分割性。

對此,某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異議人士向美國之音表示,黨媒的叫囂代表此禁令將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是精準打擊、“真的打到中共要害”、也可以有效解體共產黨,而且代表中共對其與中國的所謂不可分割性的說法其實是“心虛的”表現。

台灣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特聘教授蔡東杰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同意,中共一黨專政的正當性確實受到挑戰、“逐漸薄弱中”,因此,官媒一再強調黨國合一的宣傳旨在鞏固中共政權的穩定性。

雖然此禁令背後思維反應出美國未來將圍堵中國的氛圍和前景,但蔡教授還是高度質疑此政策的可行性,因為美國若全面封殺中共黨員形同中美斷交,影響非同小可。

另外,他也擔心,特朗普政府在國際局勢和對中政策上常有“殺敵一千、自傷八百”之舉,而且屢屢將國際盟友變成敵人的作法彷彿自挖牆角,不僅恐失去在國際上登高一呼的影響力、也可能變相培養中國成為其接班人,換句話說,即使美中關係一落千丈、但整體國際局勢若對中國有利,對中國而言,還是划算。

美國反共不反中黨媒跳腳

環球時報週一(7月20日)的社評特別點名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將他一番“一個崛起的中國並不讓美國領導人擔憂,但一個在中共統治下崛起的中國就讓美國擔憂”的論述,解讀為華盛頓怕的還是“中國”,而不僅是“中共”。

該社論也特別將華盛頓要封殺中共黨員、把中共與中國拆開來打的所謂“把戲”形容為“美國對華政策在嚴重誤判的基礎上搭建起危樓,反映了從畫第一張草圖開始,每一步都充滿誤判和淺薄。”

這篇題為“反共難掩華盛頓對中國人民的敵視”的社論更直指:“中共與西方執政黨有著性質上的根本區別、中共早已與中國社會深度融為一體、從外部打擊中共就是打擊中國。”

針對環時的論點,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異議人士並不認同,他向美國之音表示,他認為美國本來就應該把中國人民和中共劃分開來,反共不反中的區別也是中共最怕的“七寸(要害)”, 他說,中共常將代表全中國人民的話掛在嘴邊,但其實“心虛的很”,因為網絡上充斥著“習主席太偉大了”的嘲諷,才是中國人民對中共執政的真實民意。

總加速師習近平狂飆中國夢

他指出,中國網民群裡近期流傳的一段話是:“習近平帶領人民狂飆在中國夢裡!他用三年的時間,讓改革開放三十年累積的外匯儲蓄見底;用兩年的時間,破壞了1972年以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歷任黨魁騙來的美國信任;用半年的時間,就用香港修例嚇跑了台灣,讓一國兩製成為泡影;用一個月的時間,毀壞了香港用100年建立的自由貿易和金融中心地位;他用上百隻挖泥船在南海填島,引來了兩個世界上最龐大的航母艦隊的威懾圍堵。誰還能不信—他,就是天命所歸!”

旅美華裔學者謝田也對美國全面封鎖近3億中共黨員和其家屬的禁令思維大表贊同,他不認為,這只是對中嗆聲的口水,相反地,他認為,這是美國試圖向中共施壓的先導性警告。

謝田說,美國不反華、不反中、只反共,這樣的打擊非常明確,把真正造成中國人民、世界災難的罪魁禍首分離出來。

他表示,此類禁令在美國於法可行,且情報單位也有能力辨別中共黨員身份,尤其中國科局級以上的官員肯定都是黨員,因此,執行上並不困難,雖然很多中國人士入境美國填表時,普遍都隱瞞此方面的資訊。

中共解體美中矛盾有解

現於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任教的謝教授說,他在小學時就被吸收為共產黨的少年先鋒隊,在北大就學時,也曾填入黨申請,直到來到美國,了解到入黨猶如向魔鬼獻身,才撤了自己的入黨申請。

他認為,美國在對中共的打擊上沒有回頭路,因為,在美中交往多年後,美國非常失望,現在非得要等到解體中共後,才能解決美中間的所有問題,不管是經濟、貿易、公衛防治、到南海和國際組織等矛盾。

據前白宮首席戰略家班農在接受福克斯新聞(Fox News)專訪時指出,特朗普政府已經制定了一項完整的解體中共之戰爭計劃,包括先與中共“對抗”、然後“擊垮”中共之兩步驟。

也是法輪功學員的謝田,尤其高度肯定國務卿蓬佩奧日前於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21週年時所發表的對抗聲明,蓬佩奧除譴責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邪惡踐踏和虐待”外,更呼籲中國當局停止鎮壓。

謝田說,特朗普政府在人權和宗教自由上展現出新高度,把歷任總統對中共妥協、讓步和收買的作法,完全糾正過來,充分彰顯美國民主、人權和信仰自由的立國之本。

“廉價的民粹促髮劑”

台灣中興大學的蔡東杰也同意,未來美國圍堵中國的大方向已定,不過,對於美國要全面封殺中共黨員,他認為只是“廉價的民粹促髮劑”,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的到來,此類的“口水戰”只會越來越多,會影響到雙方短期的情緒和氛圍,但不一定影響到美中的實質關係。

他說,以黨領政的中國,幾乎政界和學界的精英都是黨員,就連二軌外交的學者也都是黨員,一旦禁止他們訪美,美中的官方交流就會全面中斷,“跟斷交沒兩樣。”而且執行上也有困難,因為只要中共封鎖黨員個資,美國無法從合法管道取得此類資料,也就無法核實。

他說:“口水戰的蒸發度很高,美中關係比較擔心的是實質上的經濟制裁、或禁運等…這才能拳拳到位。”

至於黨媒的叫囂,蔡教授認為,除了是對美的口水戰外,也相當程度反應中共以黨領政的正當性受到挑戰,所以需要加強宣傳、以鞏固其執政的穩定性,至於宣傳內容是否真實,則是另一回事。

他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結構有所變遷,黨和社會出現脫節,使得人民對黨領政之政治體制的認同越來越薄弱。

他補充說,習近平上台後,一邊打貪腐鞏固政權,一邊卻也凸顯黨內貪腐文化根深蒂固,反而削弱其政權,因此,官媒不斷強調黨的領導、貢獻和習核心等都是為了鞏固繼續執政的正當性在宣傳。

美國圍堵中國方向不變

至於美中關係的前景,蔡教授認為,近兩年美國通過的法案都具有跨政黨性,因此,代表美國未來持續圍堵中國的大方向不會有變,不過,美國在特朗普政府主政下、一再創造不利於美國的國際格局,宏觀來看,對中國並非不利。

蔡教授說,“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經常有驚喜,但他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對北京而言,未必是壞事。尤其特朗普不斷把美國朋友變成敵人,等於自拆美國的牆腳,有這麼好的敵人,中國為什麼不要?”

也蔡教授表示,特朗普若連任,美中關係可能繼續走低,但若特朗普持續營造對美國不利的國際環境,中國其實是受惠的。

至於,若美國變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挑戰大位成功,蔡教授認為,同樣對中態度轉趨強硬的拜登上任後,美中關係

變壞的幅度可能會小一點,但在國際格局上,民主黨建制派有一定處理國際關係的慣性和經驗,可能就不再採取激進、且損人不利己的方式來執行,這對中國來說,反而棘手、不好搞。

美拱手讓出國際盟主地位?

上海學者沈丁立也向美國之音表示,特朗普總統若放棄搞孤立和單邊主義,跟各國合作、保護盟國、北約組織等,就會重回各個大群,否則就是拱手相讓,因為美國“退的每一個群(國際組織),中國都在裡邊,中國作為核心成員,將來自然而然就變成新的群主,這不是美國(民主黨)建制派希望看到的,但特朗普的作法,客觀上,就是把中國推成接替美國、成為國際體系接班人。”

沈教授說,特朗普要讓美國更加偉大,就不是孤立,而是繼續引領世界,說服世界、共同合作。

也是共產黨員的沈丁立進一步批評美國封鎖中共黨員的禁令思維“錯誤、不理性”,而且打擊到像他一樣知美、友美、且畢生為促進中美友好關係為職志的無辜黨員或中國各界的先進分子。

他說,他希望美國精準打擊,如果覺得那一位中共黨員違法違規,制裁那些幹部,而不是鎖定所有黨員,全面打擊,當然,中國也會點對點地回擊,不過,沈丁立認為,就算美國製裁個別黨員也不盡公允,因為,他們都是執行領導人的政策,在此前提下,難道美中要落入點對點、對兩國領導人的互相打擊嗎?

至於美中關係觸底了嗎?沈丁立不表樂觀,他說,美國對中國崛起是有戒心、對中國在短期間、局部超越美國有焦慮,而在超越過程中、對中國不合情、不合規的作法,例如,知識產權的竊取,是有氣憤,但急於將幾十年的問題,要在一任總統中解決,“太急了。”

他說,他同意拜登陣營的看法,中美雙方“比高、不比low(低)”,不互相指責,各自做好,回到健康的競爭和合作,才是合乎兩國的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