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製造2025”其實會引發很多麻煩


中國吉利慈溪基地的工人組裝汽車。(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0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月底將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會晤,但是,兩人的會晤可能會因為一個問題而破裂,那就是中國的產業政策“中國製造2025” ,因為特朗普希望中國放棄這項野心勃勃的計劃,但是習近平是不會同意的。不過,有觀察人士說,特朗普向“中國製造2025”施壓,在某種意義上是在幫助中國,因為這個計劃將來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很多麻煩。

中國製造2025將給中國經濟帶來很多麻煩

彭博通訊社星期四刊登邁克爾·舒曼(Micheal Schuman)的署名文章說,特朗普“正在幫助中國,因為'中國製造2025'給中國經濟帶來的麻煩要超過對世界經濟的影響”。舒曼是彭博社駐北京記者。

舒曼認為,特習會期間,習近平可能會承諾從美國購買更多的產品來取悅特朗普,但是不會放棄被中國視為對中國科技和經濟發展至關重要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不過,舒曼認為,如果中國現在開始降低這項政策的規模和數量,其實更為明智。

自美中陷入貿易戰以來,中國確實降低了對“中國製造2025”的宣傳調門,但是,不少觀察人士認為,中國是不會放棄這項計劃的。

“中國製造2025”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15年所提出的經濟計劃,主要目的是讓中國在2025年時,從“製造大國”晉升為“製造強國”,擺脫對外國高科技工業的依賴,並引領世界高科技產業。

根據這項計劃,中國將優先發展十大重點領域,包括: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業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

中國對這項計劃的實施手段令美國和西方國家越來越擔憂。美國商務部在羅斯曾稱這項計劃很“可怕”。“中國製造2025”也是美中貿易戰的焦點問題。

“中國製造2025”不一定能帶動創新

舒曼在文章中提出的第一個觀點就是,將資金投入一個優先發展的行業並不一定會引發競爭和創新。他說,正在接受政府大量補貼的電動車就是一個絕好的例子。政府補貼滋生了很多的車企,但是鮮有技術上真正有競爭力的公司。

舒曼的觀點與中國的一位有名的經濟學家的觀點不謀而合。這位經濟學家前不久說,不要期待著中國製造“2025 能帶動創新。

中國春華資本集團主席兼創始人胡祖六11月9日在中國的一個財經論壇上說,未來中國的經濟必須依靠創新和技術進步才能有效率地可持續增長。但是,“創新不能靠發紅頭文件,不能靠領導的批示,甚至不能靠'中國製造2025'這樣的宏偉規劃,必須有創新的機制、創新的環境,形成創新文化。”

他還特別強調,必須要放鬆管制,實現真正自由競爭。他說,中國的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和華為公司之所以能與美國的Facebook、Netflix 和Google等公司相媲美,是市場化的結果,而不是源於產業政策,從上而下和政府補貼的結果。而且,這些公司也獲益於相對寬鬆的監管環境,才有了大膽創新和試錯的機會。

他說,“我們看全球創新比較成功的國家或者社會,本質上是自下而上的,是分佈式的網絡,而非靠頂層設計、政府主導的產業政策。”

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的新能源汽車已有產能過剩的擔憂

節能和新能源汽車是“中國製造2025”的一個重點發展領域。雖然過去三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連續居世界首位,然而,在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生產正引發產能過剩的擔憂。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截至目前,中國各類車企已經公開的新能源汽車的產能規劃中,到2020年將超過2000萬輛,而根據此前中國工信部、國家發改委和科技部的汽車中長期發展規劃,新能源汽車在2020年的目標是生產200萬輛,也就是說,目前各家車企規劃的產能總量超過政府目標的10倍之多。

據報導,中國現在正在討論對新能源汽車弱化補貼的問題。弱化或取消補貼可能是未來的趨勢,一旦弱化補貼,估計很多小的車企可能會面臨破產。

中國先前獲政府資助的優先發展產業政策也造成了大量產能過剩的問題,比如鋼鐵和太陽能電池板。大量的產能過剩導致中國不得不依靠廉價的出口來擊垮世界其他地方的競爭對手。

享受大量補貼的中國公司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力不夠

彭博的舒曼在文章中提出的第二個觀點是,在中國國內市場,因為政府的保護,中國公司可能會有一定的市場,但是,在真實的世界,一旦走出國門,這些公司失去了中國紅頭文件的保護,就必須在質量、品牌、價格、技術和服務上與已經成名並且獲得消費者信任的產品競爭,而這些中國公司的經理們並沒有成功的經驗。

舒曼舉出的例子是比亞迪電動公交車。2013年,比亞迪公司在洛杉磯北部蘭開斯特設立工廠,這是第一個中國公司在美國獨資建造的純電動公共汽車工廠。比亞迪成在洛杉磯取得一定的成功,但現在卻因為電動大巴的機械故障不斷被質疑。

舒曼在文章中質疑,如果有別的選擇,美國和歐洲的消費者是不會讓自己的孩子乘坐這樣一個故障頻出的公共汽車的。

他說,這樣一來,中國公司只能在價格上做文章,但是低廉的價格肯定會促使外國政府起來採取措施保護本國的企業。

中國高科技產品成為外國政府打擊的主要對象

舒曼提出的另外一點是,“中國製造2025”已經引發國外政府的警覺,也已經採取措施對付這項計劃。

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很多關稅的目標是與“中國製造2025”相關產業的產品。另外歐洲國家也加強了對中國投資的監管。

最新的報導說,美國政府已向西方盟友發起一項特別行動,試圖說服這些國家的無線及互聯網提供商避免使用華為的電信設備。

《華爾街日報》11月22日報導稱,這些知情人士稱,對於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等廣泛使用華為設備的盟友,美國官員已將其所認為存在的網絡安全風險告知這些國家的官員和電信高管。

其中一些人士稱,美國還考慮為那些避開使用中國設備的國家增加電信開發方面的財務援助。

除了華為之外, 中國的另一電信巨頭中興早就遭到美國政府的製裁。因為對安全的擔憂,美國國會最近禁止政府設施從兩家中國公司購買錄像監控設備。

政府補貼可能會導致“殭屍企業”和銀行“壞賬”的增加

舒曼在文章中還說,中國的行業保護政策可能會將某些關鍵領域的外國公司擠出中國市場,但是,中國國內的需求並不能支撐因為政府援助而產能激增的企業,而這將加大這些政策的經濟成本。因為外國政府的干預,中國不能在世界市場上傾銷這些產品,那麼這些企業會面臨倒閉。如此一來,殭屍企業增加,中國銀行體系的壞賬也會增加。

舒曼認為,如果習近平在阿根廷能夠承諾在“中國製造2025”問題上回撤,這不僅會緩解與美國以及其他貿易夥伴的緊張關係,令外國市場對中國產品開放,同時也會真正促進中國國內的競爭,因為中國蓬勃發展的私營經濟足夠有能力研發高科技產品。他說,習近平現在應該“取悅”特朗普,將來說不定還會感激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