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凡爾賽文學是末日文學?看中共言論控制的年輕化與再進化


資料照:中國年輕人在網吧上網(2003年7月23日)
凡爾賽文學是末日文學?看中共言論控制的年輕化與再進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38 0:00


中國網路掀起一股低調炫富的“C”潮流,觀察中國網絡潮流變化的學者稱其為“凡爾賽文學”。官媒新華網迅速發表評論,批評其“陷入誤區”。網路觀察家朱學恆指出,“凡爾賽文學”有點像是“末日文學”,它背後隱含了“朱門酒肉臭”的意思,但如果跟成語的下一句“路有凍死骨”接在一起,就會發現它嚴重威脅中國共產黨治權;而官方的反制也顯示中共黨機器的年輕化效率提高,官方言論控制的演化速度已經超越民間,令人擔心。

“凡爾賽文學”近來在中國網路爆紅,它傳達的是一種在反向或不經意的話語間流露出高貴奢華的“上流”樣貌。它之所以會成為熱門話題,據中國媒體報導是來自於微博博主“蒙淇淇”時常在網路上分享一些北京奢華生活的貼文,據傳她的新書被查禁。有網友指她的奢侈文都是虛構的,但蒙淇淇澄清自己微博的內容基本上都是真實的,只是文字表述有所加工。

資料照:一名女子站在2012年上海車展的蘭博基尼跑車旁。
資料照:一名女子站在2012年上海車展的蘭博基尼跑車旁。

姑且不論網路內容是真是假,但它在中國的網路世界形成一股風潮是不爭的事實,越來越多網友發文模仿這種“文體”,像是:“老公送我的蘭博基尼也太醜!”、“唉!最近學校的考試真的很多,都快應付不來了,覺得自己蠻笨的。真不知道我當初怎麼能夠進來念哈佛的?很懷疑自己的能力耶!”甚至還成立了“凡爾賽學研習小組”,互相交流學習“凡學”。

從“小時代”到“三十而已”再到“凡爾賽文學”

雖然,“凡爾賽文學”在中國是一個全新的詞彙,但其實更早以前,紅極一時的“小時代”、“三十而已”等作品,就已經顯現這樣的樣貌。

台灣網路觀察家朱學恆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更早之前,'小時代'其實就是類'凡爾賽文學',只是那個時候沒有引到當局注意,因為它那個時候就很華麗。郭敬明的'小時代',在那個時候他致敬的對像比較多是Sex and the City ,但因為在中國Sex不能太多,所以他就著重在City ,還有這些年輕人的發展。你看到他的直系子孫後來像是'三十而已',或是描述當代年輕人現象,那個很受歡迎。可是他的意外分支就是出來這個'凡爾賽文學'。”

“朱門酒肉臭”當局何為憂?

之所以會取名為“凡爾賽”,是因為一聽到凡爾賽宮,馬上會聯想到法國貴族們穿著華麗的服飾在寬闊且佈置富麗堂皇的城堡裡,享盡奢華美食與美酒的畫面。不過,朱學恆認為:“'凡爾賽文學'我個人看有點像一種'末世文學',就是法國大革命前夕,然後大家覺得壓力很大,但貴族照樣歌舞昇平,然後民間有很大的張力。為什麼當局後來會震怒查禁,是因為它背後隱含一個'朱門酒肉臭',但'路有凍死骨'它沒有明寫,可是你看就覺得大家爽成這個樣子,什麼上海買一棟別墅啊,喝哪裡的五大酒莊啊,它確實也存在很多地方,可是當你把它那樣子用糖衣包裝寫出來的時候,它骨子裡有一點點報導文學,跟強調說不好意思啊,您這些loser,你只能遠遠的看這些凡爾賽皇宮裡的人。”

資料照:上海街頭的一名殘疾乞討者
資料照:上海街頭的一名殘疾乞討者

也就是說,如果“朱門酒肉臭”可能演變成“路有凍死骨”的下場,那就可以理解為什麼中國政府必須要去重視“凡爾賽文學”了,無怪乎中國官媒新華社發評論稱:“有人說,生活往往容易陷入兩大誤區,一是看別人生活,二是生活給別人看。秀優越、曬生活是個人的自由,自娛自樂也無可厚非,但如果被'凡爾賽文學'蘊含的價值觀牽著走,難免會陷入誤區,甚至走偏人生的方向。”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展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炫耀可能是我們中國大陸人相當一部分人的心理狀態。我舉個例子吧,現在講得買了什麼東西、吃了什麼東西這個還好,甚至還有人做了一些不合法乃至於違法的事情,比如說他開了一輛很好的車,但是他沒有執照,結果把自己這樣的車的照片發到網路上去,最後導致被舉報,警察找上門來,處罰他,這樣的事情都有。”

當局擔心吃瓜群眾不滿情緒

網路觀察家朱學恆指出,“凡爾賽文學”的危險在於,原本只是滿足一群圍觀“吃瓜”群眾,在還沒那麼富有的時候希望能夠看到一些上流、有趣的東西,但這群人可能看著看著就會越發心生不滿,而這樣的群眾心理將威脅到中國共產黨統治。他表示,中國共產黨顯然看到了下一句“路有凍死骨”的演變,因此制敵機先,提前防堵。

朱學恆觀察,中共對網路言論審查與控制機制不斷在進化,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總是把查禁的東西弄得越來越紅。他舉今年上映的電影《八佰》為例,表示開放的原因是因為中共需要民族主義,但除了《八佰》之外,官方手上完全沒有民族主義導向的新片,因此他們寧願把當年中國國民黨抗戰或者影片中有中華民國國旗的部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讓它過去,而且票房看起來確實很成功。

中國言論控制機制 演化越來越快

朱學恆說:“所以我們必須要講,對岸的審查或言論控制機制已經進化再進化了,它甚至於可以預測,這個對於全國輿論的跟全國的商業成功,會有正面的影響,所以《八佰》今年可以上,但'凡爾賽文學'今年受到打壓,就是他看到背後真正的壓力之所在。所以'凡爾賽文學'是老共那邊一個很好的圍堵案例,就是製敵機先,它還沒有長大,它還沒有完擴散,然後就把它宰了。現在隱隱然有一個狀況是,黨機器的演化已經越來越快,所以對岸網友可能他們能夠有彈性的機會越來越少。舉個例子像B站,也就是嗶哩嗶哩(bilibili)已經很快進入黨機器控制當中。”

朱學恆觀察:“他們的黨機器在進化,而且參與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所以當世代開始交替,他才有能力去防堵'凡爾賽文學'的時候,看起來他們的黨機器年輕化效率提高,而且開始有越來越多新一代人加入,我覺得這是他們在演化上面目前領先的優勢,可是不會永遠都是這樣子。”

如果“凡爾賽文學”有中共的影子在背後抵制,那麼本月初官方發布的2020年度十大網絡用語,可以說是中共“鼓勵”以及想要呈現給國民看到的流行語。兩者共通之處,都是受到中共的言論審查。

中國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以智能信息處理技術為主,兼顧領域專家意見和搜索引擎收錄的情況,盤點出中國2020年度十大網絡熱詞,依次為:逆行者、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帶貨、雲監工、光盤行動、奧利給、好傢伙、奪冠、不約而同、集美。

新冠疫情爆發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醫療人員搭乘運輸機抵達武漢天河國際機場(2020年2月17日)
新冠疫情爆發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醫療人員搭乘運輸機抵達武漢天河國際機場(2020年2月17日)

“逆行者”最早出現在天津大爆炸事故期間,當大家紛紛衝離火場時,卻有一群消防員反向前進滅火,因而得名;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再次用來指稱自願前往抗疫最前線的年輕醫護志願者。這個字詞的重見天日,顯示中國政府希望把它變成一個激勵人心的概念。

根據《人民網》報導,“光盤行動”旨在讓人們培養節約、珍惜糧食、反對浪費的習慣,牢記“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對照中國從去年到今年的糧食短缺問題,以及因為非洲豬瘟導致中國官方釋出戰備豬肉來應急,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展江說,“光盤行動”雖跟環保有關,但環保並非主要,重點還是為政策宣傳。此外,生活中包含了喜怒哀樂,但中國官方公佈的十大用語,全是正面積極的語彙。

學者:中國年度網絡熱詞是經官方精心選擇

展江表示:“官方對它的過濾,這是經過官方精心選擇的結果,因為我們知道,生活它肯定不是一面的,但是我們看這十個網絡用語裡面,基本上都是喜和樂,這個是基調,讓人高興的,開心的,正面的,陽光的,所以這裡面的宣傳意味很濃。這裡面看不到怒,看不到哀。2020對中國來說,首先是疫情,疫情造成這麼多災難、憂傷、哀愁一個都看不到,還用逆行帶過了。整個基調是一個宣傳的基調,正面宣傳,不要有負面情感,積極向上,是這樣一個產物,所以這十大(網絡熱詞)並不是一個民間評選結果,而是一個官方評選的結果。”

“雲監工”這個用語是在新冠疫情爆發前期,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24小時直播興建,千萬網友透過網路觀看。台灣中山大學政治所教授劉正山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表示,網民非常迫切地希望醫院趕快建好,卻也不希望醫院亂蓋,大家等於透過社群網路關心不在自己身邊的事情,也意味著社群行動也就是集體行動。 “光盤行動”也是如此,尤其加上“行動”二字就形成了集體概念。

社群行動意味著集體行動

劉正山說:“中國這邊表達的群體行為,就是透過個人向群體表達讚許,表示我是這個群體的一部分,互相打氣加油。這種把我融進社群,也透過社群喊話,產生對自己溫暖的感覺,這是前幾名看得出來的精神。”

劉正山表示,網路熱詞反映出“即使沒見面,文字也需要溫度”的社會需求。民眾上網溝通的打字“短而傳神”,是短語使用的目標。其中,要表達自己有溫度,又能溝通順暢的最好方式就是幽默,因此,在群體意識的社會,這類用詞往往廣為使用、借用與傳播。從中國十大網絡熱詞來看,帶有呼叫群體、肯定群眾、溫情喊話的意味較濃。

中國十大網絡熱詞幾乎都是在中國自身的封閉型網路使用,唯獨“帶貨”一詞跨出台灣海峽、跨出太平洋,不少外籍直播主也加入“帶貨”售賣的行列。

“帶貨”是年度流行詞彙之王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為鍾南山授獎。 (2020年9月8日)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為鍾南山授獎。 (2020年9月8日)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展江表示,“帶貨”在中國非常非常流行,絕對是十大用語的年度之王:“'帶貨'這個是非常流行,你既可以在正面的意義上說是拉動經濟,也可以在一般的意義上說這是一種新的銷售方式,通過網路直播可以有消費增加。也有負面案例,我個人看法,跟疫情有關,中國出了一個大神,鐘南山院士他本來是一個醫生,但現在他什麼都銷售,中草藥、飲料,從藥品、保健品到一些熱門的生活用品,他都銷售,他把自己變成一個銷售達人了,這也帶貨,那也帶貨。'帶貨'這個詞是一種新的商業型態,絕對是流行詞彙中絕對的年度之王。”

台灣網路觀察家朱學恆分析,網路、抗疫跟資源,是中國官方2020年度用語的主旋律,但光看官方公佈是不夠的,那些沒有被官方列進去的,可能才是真正民間網路廣為流傳的用語,比如“地攤經濟”紅到各種網紅都去直播,又如“戰狼外交”是中國全國上下都在跟進國際媒體的報導,竟然都沒有被納入,顯示哪些能成為被公佈的流行語、哪些不能,都有政治考量。

中國年度網絡熱詞的主旋律與擦邊球

朱學恆說:“整理出來的重點應該是網路、抗疫跟資源,這三個變成他們的主旋律,為什麼?因為其實今年一整年,能夠變成流行語又不妄議中央的,並不多。大家總不能在討論說這個中芯有沒有在騙人啊,或者華為被制裁有沒有造成影響,所以我覺得這十大流行語裡面是擦邊球,但真正那種三振好球或是一個全壘打打出去,其實大家都避開來了。所以看這十大流行語的時候,有時候我們要看那明明該出現但沒有出現的事物,你情報推論跟整體環境的判斷才會比較準。”

他還說,中國官方已經在鋪陳包含像嫦娥或新研發技術,以及國際間的自傲等,作為新一年度的主題,研判2021年的網路語彙新焦點很可能會集中在“复甦團結、建立自傲”的主題上。

從“凡爾賽文學”的抑止,到官方公佈的年度十大網絡用語,背後都有中國共產黨的黨機器在控制著言論審查。當網路發展跟媒體控制相互競逐,差別在於民間有創意,可是黨機器有公權力,最後到底哪方勝出尚不可知。但別忘了,西方世界過去以為讓中國踏進國際舞台有助於中國全球化與民主化,但最後卻是失敗收場。這個21世紀很好的媒體與政體的研究場域,會如何發展值得觀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