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冠病溯源調查幫中國甩鍋? WHO被指自損公信力


世衛專家組在武漢與中國專家聯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21 0:00

世界衛生組織(WHO)專家組結束了在新冠病毒最初爆發地武漢與中國專家聯合進行的溯源調研活動。參與這次調研的世衛專家稱,引發這場大瘟疫的病毒“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從實驗室外洩,而通過動物中間宿主傳染到人類是最為可能的。這個結論以及專家組在中國官方安排下進行的活動招致了觀察人士的嚴厲批評、質疑,被指缺乏科學調查所必要的透明度,是按照中國當局的劇本配合演戲。

調查結論:實驗室外洩“極不可能”

世衛專家組一位負責人周二(2月9日)在武漢與中國專家聯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最有可能是通過動物中間宿主傳染到人類的,但極不可能從實驗室外流。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3和P4實驗室一直被懷疑是造成這場世界大瘟疫的源頭,也是人們對此次WHO溯源調查的關注焦點,儘管中國官方及其嚴密掌控的媒體宣傳極力否認並試圖轉移大眾的視線。

世衛專家組負責人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發布會上表示,依據世衛專家組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調查以及與科研人員交流得出的結論是,病毒極不可能從實驗室外洩,未來不會就此作進一步調查。

發布會上,中方專家梁萬年稱,疫情爆發前武漢病毒所完全沒有新冠病毒,因此也就沒有洩漏病毒的可能。

不過,這位中方專家的話顯得在給安巴雷克的上述結論畫蛇添足,而且與眾所周知的情況截然不同。

國際媒體曾廣泛報導,一年多前武漢肺炎爆發後,武漢病毒所研究冠狀病毒的負責人、人稱“蝙蝠女郎”的石正麗博士陷入焦慮恐懼中,說她好幾夜沒合眼,反復回想自己的每一項研究,每一個動作,不停地自問病毒是不是從她的那些實驗室洩露的?

世衛專家在聯合記者會上宣布的這個調查結論其實並未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一些評論人士甚至認為,這些世衛專家在武漢的溯源調查活動和專業言論與中國官方的期望和輿論導向相當協調一致,進一步損害了這個管理人類健康事業的聯合國機構的公信力。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在相關報導的通稿中稱,“在蝙蝠和穿山甲中發現了與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具有高度相似性冠狀病毒,但相似度尚不足以使其成為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水貂和貓等動物對新冠病毒高度易感,提示蝙蝠、穿山甲或者鼬科、貓科動物,以及其他物種都可能是潛在的自然宿主。”

這篇通稿還提到,“華南海鮮市場新冠病毒可能通過感染者、被污染的冷鏈產品、動物產品等途徑引入,但尚無法確定。”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WHO調查組聲稱的新冠病毒也有可能是通過進口冷凍食品傳染給人類的說法,“是中國官方媒體大力宣傳的一種理論。”

而世衛組織網站上刊登的食品安全指導意見對冷鏈食品傳播病毒的理論予以否定:“迄今為止,尚無證據表明可通過食物或食品包裝傳播導致呼吸道疾病的病毒。”

觀察人士:武漢病毒所疑為COVID-19源頭

有視頻顯示,世衛專家組的車隊進入武漢病毒所時,安保嚴密,氣氛緊張,媒體和圍觀群眾都被擋在警察和便衣人員組成的人牆外面,使這個地點的高度敏感性和神秘感更加凸顯出來,卻沒有減少一些學術界人士對新冠病毒源於實驗室的高度懷疑。

在美國從事基因研究的科學家敬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就是一場戲,大家照劇本演各自的角色罷了。出發之前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這位從事學術研究多年的旅美華人科學家表示,他以科學常識和專業經驗來判斷,無論這次世衛調查結果如何,荼毒世界的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和出自實驗室的嫌疑都無法消除。

“這次病毒爆發,武漢再怎麼樣,那個嫌疑也是洗脫不了的。”敬博士說,“那個(病毒)大家都看到,就是從武漢開始的。那個源頭就是在那裡。你再怎麼樣推到國外都是沒用的。然後武漢又有病毒所,哪有這麼巧的事情?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到。怎麼可能跟它沒有關係呢?就看你說不說真話而已。”

提起武漢世界軍運會前當局舉行的搶險演習中包含新冠病毒事故的項目,敬博士指出,這絕不是一次偶然的巧合。“它有因才有果的。一定是有這個東西,當局才會想到搞這個演習,”他說。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中國問題學者宋永毅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對這場姍姍來遲的聯合調查所得出的結論不抱信心,但是基於他對中共政權的了解,一些中國科學家急於獲獎拿世界第一,他認為病毒從武漢病毒所實驗室跑出來的可能性至少是50%。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你再去調查,已經是馬後砲了。”宋永毅說,“你說怎麼可能調查出什麼太大的東西?已經隔了一年多了。該要搞掉的證據它早就搞掉了。我本人至少相信50%這個是實驗室裡出來的。我倒並不一定認為是它有意洩露的,但是你去看石正麗那些報告,你去看那些傢伙吃飽了飯沒事幹,去搞那些東西。而且他們要在搞那些東西上拿世界第一。”

國際輿論一直批評中國政府在應對新冠疫情方面缺乏信息透明度,質疑北京當局掩蓋真相的聲音不絕於耳。一般相信,中國的染疫確診病例和死亡數字被刻意壓低瞞報,與17年前北京的薩斯(非典)瞞報,以及上世紀90年代河南省“血漿經濟”導致的艾滋病大規模傳播事件的瞞報,一脈相承。

張海:世衛淪為掩蓋真相的工具

中國官媒報導表示,世衛與中國專家聯合專家組共同研究了大量的疫情相關數據資料,現場考察了包括金銀潭醫院、華南海鮮市場、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內的9家單位,與醫務人員、實驗室人員、科研人員、市場管理人員及商戶、社區工作者、康復患者、犧牲醫務人員家屬、居民等進行廣泛交流,不斷凝聚科學共識,聯合研究成果已基本形成。

上述列舉的參與交流的人員,並不包括公開要求會見這些世衛專家的死於新冠肺炎的普通市民的家屬。

在深圳工作的武漢人張海過去一年來堅持為他染疫病亡的父親向被懷疑隱瞞疫情的武漢當局問責。他對世衛專家組在武漢期間未能與向官員追責的難屬接觸表示失望,並對這些專家在武漢溯源調查的活動和作出的結論表示高度不認可。

張海對美國之音表示,世衛專家組來武漢的活動都是當局安排的,沒有獨立性,而瞞報疫情的武漢當局造假說謊已經是輕車熟路。

張海對美國之音表示,世衛組織已經淪為幫助掩蓋真相的工具。他說,“世衛組織現在已經淪為一個工具,就這麼簡單。不可能存在所謂的正義這些東西。我已經看不到了。”

美方觀點:病毒源自武漢

對於是否認定武漢為新冠病毒發源地的問題,2月9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他不認為任何講道理的人會爭論新冠病毒出自其他地方。

這位發言人還表示,美國方面期待看到世衛專家組的調查報告,然後再根據美國情報界掌握的情資和相關分析得出自己的科學結論。

1月15日,世衛專家組抵達中國的第二天,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國務院發布的一份聲明中提到,武漢病毒所多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天就發病,出現和新冠肺炎一致的症狀,而該所的石正麗公開表示她那裡是“零感染”。蓬佩奧根據新的情報指出,石正麗等研究人員早就開始研究一種代號為RaTG13的蝙蝠冠狀病毒,這種病毒與導致當前世界大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有96.2%的近似度。

目前無法得知世衛專家們在武漢病毒所是否問及蓬佩奧提出的上述疑問或者是否得到合理解釋。

重要數據資料疑遭清除

可以了解的情況是,這次延宕了一年多的溯源調查經歷了不少波折才得以成行。很長一段時間裡,北京方面堅決反對這項調查,懼怕武漢被確定為病毒源頭而受到國際社會追責,後來為了緩和國際壓力,才表示贊成進行調查,但堅持在中國的調查工作要由中國專家掌控,並要求世衛組織不能只調查中國,還要對美國、意大利、伊朗等疫情嚴重的國家也進行調查。直到臨行前,北京又以簽證和疫情為由將世衛專家組的行程又延後大約一周。

此外,就在世衛專家組等待簽證期間,英國《星期日郵報》記者約翰遜·布克斯(Johnson Bucks)1月9日報導說,數百頁跟最高機密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做研究有關的信息遭到刪除。報導指出,由國營的中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網站發布的超過300項研究的詳細內容不復存在,其中包括許多調研動物感染人的疾病的研究資料。

在美國從事基因研究的科學家敬博士指出,石正麗2020年1月在Nature(自然)期刊發表有關RaTG13實驗的學術論文,但是卻說這個實驗樣本沒有了,非常可疑,而且不符合科學實驗的規範,應該從發表這篇論文的期刊撤稿。

評論:警惕中方不實信息

2月11日,任職於美國軍方的中國問題專家羅森(Ben Lowsen)在美國刊物《外交家》上發表文章,提醒世衛組織對中國提高警惕。

文章說,先前被拒絕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世衛小組看來為目前的獲准進入付出了高昂的代價,使其自身的信譽受到危害。文章說,允許中國按照不同的規則行事,而不為阻止其“統戰”的虛假信息而設立壁壘,已使世界衛生組織一再陷入尷尬境地。

羅森指出,中國政府提供的信息根本不可靠。

他在文章中進一步指出,這不是為了開脫其他地方對COVID-19危機的處理不當,但正如已故的李文亮醫生的例子和武漢市市長周先旺的言論(對媒體承認沒有向公眾及時通報,而他的採訪後來被刪除)所示,中國是唯一一個大肆撒謊和掩蓋這種大流行病的主要國家。

這篇文章認為,“即使是現在,北京仍在公開而且顯而易見地企圖把責任甩到中國以外的任何地方。”

武漢市民求解疑團

新華社2月9日的報導稱,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市暴發,中國迅速採取行動,主動通報疫情信息,採取最全面最嚴格的防控措施,疫情防控取得顯著成效。

從網絡上的反應來看,許多武漢市民並不認同官媒上述報導所要表達的疫情在武漢市爆發後中國的積極表現。

被疫情衍生災害傷及的自由職業者姚青對當局在武漢疫情之初的表現深感困惑。她對美國之音表示,原本希望世衛專家來武漢能解開一些疑團。

姚青說,“特別是武漢當時既然已經發現了冠狀病毒,到了哪個層次?他們是怎麼去匯報的?在哪個流程出了問題,導致武漢在封城前夕還在搞吃萬家宴的活動? (報導)八名醫生被訓誡這種情況到底是誰作的(決定)?到現在也是一個疑團,到現在也沒解決。我想,世衛組織過來的時候是不是能解決這些疑團?”

這位為自己在疫情中受到次生傷害而要求索賠的女士提到的八名被訓誡醫生,據信包括李文亮醫生。

最早在微信群中拉響疫情警報卻遭到當局封口的李文亮醫生不幸染疫殉職後,眾多中國網民和公共知識分子隨即表態發聲,抨擊官方把李文亮等醫務人員率先對平民發出的疫情警報迅速打成謠言,又通過各種行政手段隱瞞真相,淡化處理肺炎病毒人傳人的危險情況,以至於錯失控制和滅除疫情的良機。

2月6日是的李文亮不幸染疫病亡一周年紀念日。中國當局對這個日子沒有作公開表示。而中國內外和線上線下在李文亮忌日當天有民間自發的紀念活動。一些前往李文亮墓所在的烈士陵園獻花祭祀的武漢市民驚奇地發現,李文亮的名字在烈士名錄上被刻意遮蓋,人們難以找到他的墓碑所在位置。

對於有關當局這種被認為侮辱烈士的作法,武漢市民姚青問道:“李文亮的烈士墓被掩蓋,他們在害怕什麼?”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