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哈佛學生如何看待學校被控招生歧視亞裔?


亞洲遊客參觀哈佛校園(2015年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6 0:00

美國的非盈利組織“大學生公平入學”控告哈佛大學招生中歧視亞裔美國人的案件這個星期一在波士頓聯邦法院開庭。這個案件在亞裔美國人中引發了不同的反應。那麼哈佛大學的學生又如何看待這個案件呢?

星期三下午,哈佛大學校園裡人來人往,但是很多學生在被問到對哈佛被控在招生過程中歧視亞裔美國人的案件有什麼看法時,要麼以不瞭解案情或是沒有時間為由,拒絕了我們的採訪要求。

沒想到,哈佛電腦系的三年級學生岡納爾(Gunnar)卻爽快的提出了他對這個案件的看法。

他說:“我認為,哈佛所做的不見得是對亞裔美國人的全面歧視。我認為,‘大學生公平入學’組織試圖做的是把它弄成一個反對平權措施的案件,他們利用這個案件來反對平權措施。”

來自加州的這位學生說,對哈佛提起訴訟的這個組織認為,種族在哈佛大學的招生過程中是一個決定性的因素,但這並不是事實。在他看來,為了校園的多樣化,種族是一個應該考慮的因素。

他說:“我認為,尤其是私立學校,應當能夠把種族考慮進來,至少把它當作一個背景材料,因為最終一個人的種族可以對一個人的視角帶來重大影響,而他們想要的是視角和思想的多樣化。”

莫尼巴(Moniba)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研究生。他來自利比里亞。

他說:“我不知道哈佛大學這個案件的具體情況。顯然,任何一所學校任何形式的歧視都會讓人皺眉。希望是沒有歧視,事實上我有不少亞裔的同事。”

在他看來,在事實得到澄清之前不宜做出結論。

他說:“你知道,必須有事實證明是否有某種形式的歧視。在此之前,我們必須保留我們的判斷。如果發現有某種歧視,那麼你要解決政策本身。我認為,這是我們應當關注的問題。”

儘管不少亞裔學生不願意在這個敏感的問題上表達看法,但是來自俄勒岡州的華裔學生艾勒克斯(Alex)則是例外。他是哈佛大學中國學生會的主席,在案子開庭前參加了支持哈佛大學招生政策的集會。

他說:“我支持招生過程中考慮種族的做法。在這個具體的案件上,這意味著我反對‘大學生公平入學’試圖取消平權措施的做法。我支持哈佛大學在招生中把種族作為考慮的一個因素。”

對於那些認為自己成績很好但沒被哈佛錄取只是因為他們是亞裔的學生,他說,他曾經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他認為,成績好只是一方面。

他說:“我申請大學的時候被我夢寐以求的大學拒絕後,我也有這種感覺。我考分很高,成績很好。很多學生也有這種感覺,覺得他們被招生程式忽視或是忽略。我理解這種感覺。但是我覺得知道這一點很重要,即學習成績只是招生過程中的一個因素。對一個學生的全面考核包括很多因素。”

這位華裔學生說,他不相信任何大學在招生過程中會對某一族群的學生實施配額。

他說:“我認為可能會有偏見,我認為大學招生過程中的一些方面需要改進,但是我不認為,任何大學會說,哦,我們已經招了500名亞裔學生,我們得到此為止了。不會有這種情況。”

在哈佛大學學習應用數學的二年級學生辛蒂(Cindy)反對哈佛大學可能對亞裔學生存有偏見,但是她反對取消平權措施。

她說:“我認為,瞭解這個案件的具體情況以及每一方所要捍衛的是非常重要的。我瞭解的是,‘大學生公平入學’試圖取消平權措施,而這是我不支持的。在今天這個時候和時代,平權措施非常重要。我要說的是,我支持哈佛大學試圖維持他們的平權措施政策,同時我反對哈佛可能對亞裔美國人存有的偏見,我認為這是不對的。”

在被問到是否覺得亞裔學生在招生過程中受到歧視的問題,她做出了這樣的回答:“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源自我認為教育應該是什麼。我認為,教育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獲得民主的平等,不見得是為了個人的社會流動性。我覺得,對於很多亞裔美國人來說,教育成了一個你獲得文憑的東西。”

另外一位自認為是非常中國化的華裔女生則反對平權措施,認為大學應該以學生自身的成績和素質為評判標準,而不是考慮種族的因素。這位學生還認為,亞裔人不為自己族群的人說話是悲哀的。不過,考慮到與其他亞裔同學的關係,她不希望公開發表意見。

一位二年級的白人學生在私下交談時說,他認為亞裔美國人在入學申請過程中當然受到歧視。

顯然,這個案件在哈佛大學學生中引起了分歧。不過一個共同點是,所有這些受訪的學生都指出,美國大學的招生過程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包括加強招生決定的透明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