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良心藝術家追魂尋滋案一直拖 妻子促放人或開庭


宋莊藝術家追魂2010年以中共黨旗上吊的行為藝術(網絡圖片)

在北京宋莊良心藝術家追魂(劉進興)被捕一年多,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半年仍無開庭干預之際,追魂的妻子星期一表示,丈夫被抓給家庭帶來沉重打擊,重視有關當局首先立即釋放,或者開庭審理案件。

歷來關注的公益,民主和人權的良心藝術家追魂去年5月28日在南京被抓後,今年1月14日被當局以慣用的口袋罪“尋釁滋事”指控到南京玄武法院。案件因新冠病毒一直跟著追追魂飽受法定當局打壓的妻子劉立姣7月13日發信息要求當局立即開庭審理對他的“莫須有”指控,“要死要活,給個痛快的” ”。

劉立姣當天對美國之音表示,追魂是無辜的,當局認為一直拖延他的案件。

她說:“當然他是無罪的,無罪你就趕緊釋放。如果你們堅持要認為他有罪,你就好歹給個陳述,判多判少的事兒唄,反正你們要給他定罪。”

劉立姣表示,希望丈夫能盡快地回到家中,孩子的身邊,很快結束她們生活中常人難以想像的擔心及惶恐。

她說:“盡快地能回到我們身邊。現在給我們帶來很多很多的不便。不想多,太,它造成傷害有時候是不能用言語來表達的,這種擔心,惶恐。這樣說抄家呀,你不是身臨其境,你沒法感受過程當中你的那種感受。你只有親身經歷了,你才能感受這種惶恐,擔憂呀。然後被逼搬家呀,莫名其妙的,你剛搬到一個地方,人家就說你這裡不能住呀。那種絕望,那種無助,哎。

在2019年六四30週年前,追魂與宋莊5位藝術家好友策劃的“良心運動在中國藝術巡展”,5月6日啟動。這些藝術家從北京出發經北京,河北,浙江,江蘇各站開展巡展活動。5月28日他們抵達江蘇南京後失聯,後被證實遭到當局抓捕。

5月29日,南京市玄武公安分局對追魂在北京的家進行了搜查,帶走了追魂的早期創作,書籍,藝術作品等,替換劉立嬌做筆錄。在她的連續追問下才被後來,與追魂一起被抓的宋莊5位藝術家陸續被取保或釋放。

劉立姣對美國之音發現,過去一年多,她們4次被逼搬家,每到敏感時刻就給她約談,上崗。

她說:“六四之前跟我約談了一段時間,然後一到這日子就有站崗的,就是樓底下,就是不要亂說話,這樣子的。然後問問她爸爸的情況,好像別人也不知道。他們是北京的,她爸爸在南京。倒是也沒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就是反復指出,不要在網上亂說話,不要和陌生人說她爸爸的事情。”

經她不斷地勸導,上初二的女兒將精力投入學習,在學校也沒有受到多少騷擾和歧視,對仍小的老二則騙騙說因為疫情一時回不了家。

她說:“她至少知道她爸爸沒有做什麼壞事,是由於某種原因,這個社會是複雜的。我感覺她適應能力還比較強,她有她自己的信念吧,她比較獨立吧。成長在我們這種家庭的孩子,她必須有一種這個獨立判斷,獨立思考,或者,也沒辦法了。”

追魂“尋釁滋事”案發生後,北京知名風險律師梁小軍第一時間介入並幫助安定家屬,數次前往南京要求會見追魂與辦案單位交涉溝通,只獲准準會見追魂一次。的姚銘律師多次要求會見追魂,但遭到當局的刁難。

2015年709年律師大抓捕案中遭當局關閉抵押一年半的北京證券律師謝燕益,雖然律師執照被吊銷,但受追魂及劉立姣的委託,目前委託辯護人及被控告告人。 ,追魂的情況是典型的文字獄,從事表達犯罪的冤案,而“尋釁滋事”原本就是所謂的“口袋罪”。有時,追魂被抓捕或許與六四三十週年的敏感時間有關。而時過境遷,維穩任務已經完成,沒有必要對追魂施加刑罰。

謝燕益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藝術家,追魂通過行為藝術為所有人突出尊嚴及言論自由,屬於言論自由的行為,不構成危害社會的“尋釁滋事”。

他說:“他一直很關心公益,對良心犯一直也是很關注的,關心弱勢群體。以行為藝術的方式表達言論自由,維護人的權利尊嚴。此他被抓,其實是尺度比人強,主要就是因為六四之前他有一個全國的良心運動的藝術巡展,應該不屬於所謂的尋釁滋事呀,不屬於危害社會的一個行為。希望不管是決策者,還是實施者參與審案的人員,能夠面向未來吧。他本身也有妻兒老小的。

記者中國時間星期二上午致電南京市檢察院玄武分院,接電話的男子稱案件已經轉到法院,跟他們沒有關係了。記者再打玄武區法院,接電話的男子稱不了解劉進興或追魂的案件。

48歲的追魂,本名劉進興,湖北人,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現居北京通州宋莊,從事藝術創作。2011年,因策劃“敏感地帶”行為藝術展,被刑事拘留1個月,罪名2012年,因與其他藝術家一道舉牌抗議勞教制度,被刑事犯罪1個月,罪犯稱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2014年10月,因聲援造成“真普選”的香港“佔中運動”,遭受逮捕,罪犯“尋釁滋事”,2015年7月,案件“不予指控”獲無罪釋放。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