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從強迫勞動到種族滅絕 新疆問題繼續引起全球關注


資料照:2020年10月1日,土耳其維吾爾族社區的一名抗議者在伊斯坦布爾市手舉寫著“停止,中國”的標語牌,抗議中國政府迫害新疆維族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1 0:00

強迫勞動、強迫墮胎和強迫絕育,強姦、酷刑和虐待,中國在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目前正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關注。

到新疆“走一走、看一看”成國際難題

國際社會一直要求能夠派調查人員前往新疆地區進行考察,核實有關拘禁營中存在的虐待以及強迫勞動等侵犯人權的指控。雖然中國方面表面上歡迎外國各界人士到新疆“走一走、看一看”,但實際上,中國卻會以各種藉口拒絕各國官員走訪新疆。

一名歐盟發言人星期二(3月16日)對總部位於布魯塞爾的《歐盟觀察報》(EUobserver)說,歐盟希望派一個代表團訪問新疆,期望“訪問特定地點,以及訪問薩哈羅夫獎得主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

但是中國駐歐盟使團團長張明卻在同一天說,被中國當局關押的維吾爾族學者土赫提是“一名被中國法律定罪的犯人”,歐盟的要求讓中國“恕難接受”。

早在2018年,中國就曾拒絕德國的一個人權代表團訪問新疆。一個月前,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也呼籲中國,為給她訪華計劃進行準備的一支先遣小組提供不受限制的訪問,其中應當包括對少數民族維吾爾族境況的調查。

拒絕“強迫勞動”產品 終止與涉疆問題公司合作

除要求前往新疆考察外,國際社會也越來越關注新疆的強迫勞動問題。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去年就曾在一份研究報告中顯示,新疆地區普遍存在以“再教育營”為載體的強迫勞動現象,其中棉花、成衣面料、製鞋等商品領域為重災區。

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的總裁近日也呼籲拜登政府和國會停止進口中國新疆地區的太陽能產品。

據路透社報道,AFL-CIO總裁理查德·特拉姆卡(Richard Trumka)3月12日致信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信中說有“令人信服的證據顯示”新疆的太陽能產品生產中存在“系統性的強迫勞動”,應“立即採取重點行動。”

信中還說:“拜登政府和國會必須阻止進口包含利用強迫勞動生產的多晶矽的太陽能產品。”

今年1月,美國政府還宣布了一項新執法行動:禁止所有新疆境內企業和實體生產的棉花和番茄產品入境美國,理由是這些產品被控是由強迫勞動製成的。加拿大政府最近也就禁止中國強迫勞動產品作出了新規定。

近一年多以來,多家國際知名品牌、商店均已明確表示將遠離新疆強迫勞動的產品,包括H&M, Zara,Calvin Klein,阿迪達斯和大眾汽車等。英國馬莎百貨公司(Marks & Spencer)也在1月簽署了抵制新疆強迫勞役產品的“行動呼籲”。

彭博社星期三援引一位知情人士報道說,蘋果公司已經終止了與中國零部件供應商歐菲光科技有限公司(Ofilm)的採購關係,因為這家中國公司被指參與了一個將少數民族從新疆轉移到中國其他地方工作的政府項目。

江西省人民政府2月發布的一則工作動態中提到,一些江西省官員“專程來到南昌市歐菲光科技有限公司調研指導少數民族員工復工情況”。歐菲光公司擁有近300名新疆籍務勞工。

此前一份中國的報告中就曾介紹過勞務人員轉移項目。南開大學中國財富經濟研究院研究人員提交給政府高層的報告中寫道,將維吾爾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遷往外地工廠,“既減少了維族在新疆地區的人口密度,也是感化、融化、同化少數維族人員的重要方法”。

美國商務部去年7月曾將與新疆侵犯人權有關的11家中國公司加入到被制裁的實體清單中,歐菲光科技有限公司(Ofilm)便是其中之一。

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中國進一步掩蓋有關信息

華盛頓智庫創新戰略與政策研究所3月初曾發布報告稱,各方專家對中國當局在新疆迫害維吾爾人的行為進行了評估,認為這些行為嚴重違反了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the Genocide Convention),符合種族滅絕行為標準。中國政府為此應該承擔“國家責任”。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此前表示,認同特朗普政府做出的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穆斯林的對待構成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認定。加拿大聯邦眾議院和荷蘭議會上個月也分別通過動議,認定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人實施了種族滅絕。

根據1948年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滅絕種族指的是“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公約界定了有關滅絕種族的5種行為:殺害該團體的成員;給該團體的成員造成嚴重的身體或精神傷害;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強制施行辦法,意圖防止該團體內的生育;以及強迫轉移該團體的兒童至另一團體。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在西方政府評估中國新疆地區對待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的方式是否構成種族滅絕之際,中國為掩蓋實際情況已限制了相關信息。

報道說,對信息的限制等因素,使得個別國家不得不竭盡所能才能作出決定。雖然監視和審查制度長期以來都在阻礙外界全面了解新疆的實際情況,但去年中國當局以新冠疫情為由封鎖了邊境,驅逐了報導新疆問題的外國記者,並清除了新疆地區網站上的信息。

報道還援引研究新疆問題的學者布寧(Gene Bunin)的話說,在曾被拘押的人中,他不知道有誰在2020年成功逃離中國,再加上對新疆居民與外界交流的嚴格限制,這似乎意味著一年來幾乎沒有與新疆有關的新的第一人稱證詞。

“犯下這類罪行的政權通常會試圖阻止有害信息的洩露,”澳大利亞種族滅絕問題專家黛博拉·邁爾森(Deborah Mayersen)對華盛頓郵報說。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日前曾反駁有關新疆“種族滅絕”的說法。他表示,所謂新疆存在“種族滅絕”的說法“荒謬絕倫,完全是別有用心的造謠,徹頭徹尾的謊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