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張展生命垂危 家人:望當局核准保外就醫


一位香港活動人士在中聯辦前抗議要求釋放張展等人(資料照:2020年12月28日)
張展生命垂危 家人:望當局核准保外就醫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9 0:00

自去年5月入獄以來,中國公民記者張展持續絕食抗議長達一年半,雖然獄方強迫鼻餵灌食,但她近期的體重仍掉到40公斤以下,“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轉的損害”,家人擔憂她有生命危險,希望中國當局能核准她保外就醫。對此,無國界記者組織11月4日也發出緊急聲明,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張展,並呼籲全世界的民主國家政府以實際行動,向中國政府施壓。

張展的哥哥張舉在以書面方式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張展八月份因為健康惡化就曾被緊急送醫檢查過,177公分高的她當時體重已不足40公斤,幾乎削瘦達半個人,因此,醫生警告,張展情況若持續惡化,“有可能死去”。而近日張展的媽媽去探視回來後則說,張展“現在的情況更糟糕。”

張舉說:“張展間斷性絕食和抗議,加上監獄裡面不允許放風,完全沒有可以活動、鍛煉的空間,囚禁在全封閉的監室內,張展的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轉的損害。因此8月份時醫生便告訴我,她有生命危險。”

張展命懸一線

張舉深怕惹惱當局,不願多談。他說: “我不想刺激當局,因為張展命懸一線,死亡就在一念間。我希望當局能體諒我們,體諒張展。我希望(外界)都不要把張展作為某種工具或者籌碼。她是我父母的親生骨肉,是我唯一的親妹妹。”

言詞間,張舉展現了對妹妹的憐愛和自己面對張展病況、無能為力的痛苦。他說:“唉,很痛苦。”

張舉說,所有人都通過各種方式勸慰張展保重自己,但她認為絕食是她表達抗議的手段。他作為家人,“唯一希望是她健康的活著出來。”

張舉表示,已委託律師正在幫張展申請保外就醫,也有警察釋出善意、協助張家人向領導請示中,“但希望渺茫”,因為“之前和警察、監獄方和國保都(口頭)提出來過,他們沒有同意。”

現年38歲的張展,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金融碩士專業。她曾是一名律師,但因參加維權活動被註銷律師執照。去年2月,她隻身進入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的湖北省武漢市後,便以公民記者的身份,透過“油管”(Youtbue)等平台發布第一手採訪的現場報導,並揭露當局隱瞞疫情和抗疫失當的做法。 2020年5月,張展被捕入獄,2020年12月,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她四年徒刑,成為中國因報導武漢肺炎疫情而被判刑的首例。

無國界記者組織:張展是英雄

對於張展傳出生命垂危的消息,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週四(11月4日)發布聲明,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張展。該組織說,張展曾於八月就醫,當時住院11天。近期張展在沒有輔助的情況下無法正常行走,甚至不能自主抬頭。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如果不立即釋放張展,她恐面臨生命威脅。他呼籲全世界民主國家的政府一起發聲並採取實際行動向中國迫害人權、打壓新聞自由的行徑施壓。

艾瑋昂說:“一定要向中國政權施壓,而且不能只有口頭施壓,(各國)必須要祭出某種經濟壓力、政治壓力。尤其(北京)冬奧會即將登場,這是一個好時機,民主國家應該提出嚴正關切,針對中國的人權問題,特別是中國的新聞自由問題。”

艾瑋昂說,張展只是報導真相,不是罪犯。事實上,因為她的實況報導,讓很多人因此受惠而提高防疫的警覺性,也因此,有不少中國境內的人士是視張展為英雄的。

艾瑋昂說:“不少中國人其實很感謝張展的所作所為。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他的執政團隊設計出了這些獨裁和高壓的資訊政策。如果張展遭逢任何不幸,這個政權要負最大的責任。張展身為記者,只是善盡職責,報導採訪新冠疫情,她應該被表揚為英雄人物。”

無國界記者組織也透過新聞稿表示,“張展不該因此受到拘禁,更別說還要承受四年的牢獄之災。”

無國界記者組織與44個人權團體曾在9月17日共同致函習近平,要求釋放並免除張展的罪責,但中國當局至今未有回應。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記者監獄

無國界記者組織年度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顯示,目前中國的新聞自由指數在全球180個國家與地區中,排名第177,也就是倒數第三名。中國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記者監獄,目前至少有122名記者遭到監禁。

基於中國的新聞審查制度,境內的官媒和黨媒皆對張展案隻字不提。但在網絡上,支持張展的聲浪持續湧現不斷。

位於倫敦的張展關注組發起人王劍虹(照片提供王劍虹)
位於倫敦的張展關注組發起人王劍虹(照片提供王劍虹)

位於倫敦的王劍虹於去年9月在網絡發起了張展關注組並聲援張展。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張展在揭露真相上所展現出的勇氣,讓很多人折服,因此,在網絡社群中以“俠女”尊稱她。

王劍虹說:“為什麼很多人都是念念不忘張展,因為她很勇敢地為所有她看到的不公平而呼籲、發聲。”

王劍虹說,網上聲援張展的人有增無減,尤其對於張展堅持以絕食抗爭明志,聲援聲浪一度如海嘯多到連中國政府都無法屏蔽。她說,這是一種力量的集結,也支撐著王劍虹自己堅持持續發布和散播張展的狀況,以讓更多人了解張展的理念和精神。

張展理念:集體發聲、打破恐懼

王劍虹說:“因為張展她傳出來的理念就是抗拒那種恐懼,打破恐懼,你發出一點聲音來,因為人多了,力量自然就出現了。”

在王劍虹轉推的中國公共問題學者艾曉明的推文中,艾曉明寫道:張展是“為武漢犧牲的人…犧牲者,不是沒有意義,是意義太大了,超過了家庭、親人朋友的承受力。”

艾曉明也在推文中轉述她自己10月中旬與張展媽媽談話的內容。艾曉明寫道:“母親見了張展一次,視頻4分9秒。(張展)很瘦,不戴眼鏡;在醫院捆綁鼻飼灌食11天;吃得很少,媽媽眼睛哭壞了。”

另一位中國網友透過推特表達對張展案的看法,他寫道:“讓張展入獄是這個國家的恥辱,她的勇氣讓這個國度所有的男人感到羞愧。”

中國自由作家黎學文也透過推特書寫《我所認識的張展》,黎學文寫道:“在我看來,她的抗爭已經昇華到了神性的高度,她是屬於神的。我們都不希望她做(因反革命罪遭殺害的)林昭,可她有她自己的道路和生命。”

律師:張展符合保外就醫條件

對於張展能否獲准保外就醫,一位因議題敏感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可能性很低,監獄一般不會答應,因為這種先例太少。”

就法論法,這位律師說,保外就醫一般適用於重症者、生活不能自理或有生命危險的人。照理說,張展絕食到生命垂危,應該也符合這樣“嚴苛”的法律要件,但獄方也的確有藉口說,張展是自己絕食,不是自然生病,而且只要恢復進食,就能恢復到生活可以自理,而不准保外就醫。該律師分析,中國本身就是一個甩鍋推諉責任的政體,目前獄方等基層單位很可能沒人敢做出釋放張展的決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