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鄭州地鐵的恐怖情景在世界各國引起對地鐵的不同反思


一次暴雨後德國柏林地鐵一個站的入口(2017年6月29日)
鄭州地鐵的恐怖情景在世界各國引起對地鐵的不同反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49 0:00

中國鄭州的一場洪災引發了人們諸多思考。鄭州地方當局對地鐵灌水,造成5號線12名乘客死亡、大批乘客陷入險境究竟應該承擔哪些責任?地鐵這個現代城市的象徵是否應該繼續大力發展?

“車外面的水一直在漲,也一直在從門縫裡往裡滲著,慢慢的水越來越多,我們能站在座位上都站在座位上,最後站在座位上水都到胸口了,我真的害怕了。”

鄭州地鐵5號線的一名乘客在逃生後回顧瀕臨死亡經歷的這段視頻傳遍了網絡。

這個親歷者繼續說,最絕望的時候是在晚上九點左右,車廂的水已經漫到脖子,而且車廂出現缺氧,人們體力不支,恐懼情緒持續升溫。大家都在通過手機向家人交待後事。

河南鄭州暴雨中地鐵五號線的車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河南鄭州暴雨中地鐵五號線的車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由於當地政府對信息的過濾和控制,大量的現場報導被作為“非正能量”信息遭到封殺。而這些地鐵乘客們因為獲救,他們的敘述才獲得了“正能量”的身份得以傳播出來。但出乎網管們預料的是,這樣的“正能量言論”也同樣激發起公眾對地方政府和管理當局追責的聲音。

中國國內和國際輿論普遍認為,鄭州地方當局在5號線災難問題上至少存在幾個方面的責任。一是在氣象部門發布強降雨警報後沒有立即宣布地鐵停運,致使大批乘客陷入險境。二是在特大洪水發生之前,沒有對地鐵入口的防水設施進行加固和防範。三是所謂“海綿城市”工程可能存在嚴重問題,形同豆腐渣工程。

官方的說法是,在這次地鐵事故中,有12人死亡,5人受傷。但這個數字受到許多鄭州居民和公眾的質疑。他們認為,實際數字要多很多。

鄭州市在2017年制定的城市總體規劃提出在2020年之前,投入534.8億元建設海綿城市。海綿城市在水安全方面的設計目標是在規劃區的防洪標準可以應對200年一遇的洪水災害。

分析人士指出,在這次洪水測試中,海綿城市項目完全不及格。切莫說是200年一遇的水災,即便是50年一遇的水災,這個項目都未能通過。中國官方稱,這次的強降雨雨量是千年一遇,但實際上,有專家指出,這次的日降雨量實際上還不及1975年河南板橋洪災的降雨量。板橋水災造成了十幾萬人的死亡。

在中國民眾要求追責的時候,美國的專家們卻從鄭州5號線的遭遇看到了不同的教訓。紐約時報引用紐約大學交通專家莎拉·考夫曼(Sarah Kaufman)的話說,“這太可怕了”。極端天氣因氣候變化而提前到來,本來應該在100年後發生的風暴,“有可能明天就來了”。

紐約時報的報導說,倫敦、紐約和東京等大都市的地鐵系統都已經老舊,雖然已經通過改進,加強了防洪能力,但本周中國的危機表明,“即使是世界上一些最新的系統(鄭州地鐵投入運營甚至還不到十年)也可能不堪一擊”。

在鄭州洪災發生前幾天,德國剛剛發生了同樣的災難,有160人死亡。此外,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西伯利亞和美國太平洋西北地區也遭受了嚴重熱浪的衝擊。

美國地鐵和公交車乘客權益倡導組織“乘客聯盟”(Riders Alliance)的執行董事貝琪·普朗姆(Betsy Plum)表示,“問題的規模已經超出了我們的城市和州所能解決的範圍。”

紐約時報說,一些專家提出,隨著更多的極端洪災的到來,要永遠保護地鐵是不可能的。他們認為,人類應該對發展公共汽車和自行車給與更多的思考和重視。

墨西哥城非盈利交通組織交通發展研究所(Institute for Transport Development)研究員貝爾納多·巴蘭達·塞普爾韋達(Bernardo Baranda Sepúlveda)對紐約時報說,街道輕軌、公交系統和自行車道不僅不易受洪水侵襲,而且建造成本更低,而且更方便前往。

塞普爾韋達表示,“我們從上個世紀就有這種慣性,把如此多的地面可用空間給了汽車。”“但一條公交車道的載客量比三條汽車道還要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