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被捕過的荳蔻少女:願以個人犧牲換取香港自由


香港黑衣抗議者在銅鑼灣的一個商場裡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子示威。(2019年12月2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8 0:00

在持續了6個多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無論是身著黑衣的前線抗爭者,還是“和理非”示威者(和平理性非暴力),年輕人早已成為抗爭的主力,而其中更是不乏面孔稚嫩的十多歲少年。化名草莓(士多啤梨)的少女今年14歲,早前在網民發起的罷工活動中,因為張貼文宣資料被警察拘捕。本應是無憂無慮快樂玩耍的她,如何走上抗爭的道路,而在這過程中又是如何與來自中國內地的父母產生分歧矛盾的?

在政治立場往往以顏色代替的香港,支持民主普選反送中的人,被稱為“黃絲帶”。而持反對意見,且支持政府及警察的人,則成為“藍絲帶”。眼前這位天真無邪的少女“草莓”說,她在6月反修例運動剛開始時,並不十分關注局勢,態度仍是“淺黃”。不過,在目睹多宗“藍絲”攻擊不同意見人士,持刀行兇,甚至咬掉民主派區議員的耳朵時,自己的想法已悄然轉為“深黃”。

令她感到不安的是,與她相反,“草莓”的家人則由“黃”變“藍”。

“他們一開始其實都是黃的,但後來愈看愈多那些假報導,就覺得開始變藍,開始變質,覺得示威者愈來愈不對。但是他們反而沒有看到警察開槍。我就和他們講,他們就說開得嫌少,要開多幾槍。很反感。

(看到甚麼假新聞?)就是那些藍絲的群組傳出來,Facebook_手機上不是有很多傳的假訊息,他們有收到,然後WhatsApp傳那些,之後傳給我,我真的覺得很可笑。(就說示威者破壞?)是。”

警方配合港府強力鎮壓抗爭成為外界矚目的焦點,而警民關係也因前線防暴警被批評過分使用暴力對付示威者而惡劣到極點。一些前線警員乃至警官曾多次被拍到稱呼示威者為蟑螂。這種對示威者“去人格化”的稱謂,成為“藍絲”指罵“黃絲”的常見語。而“草莓”的父母也會用這個詞來講她。

“如果在街上聽到一些人講,他們就會加把口說我甚麼,怎麼會生你這只東西出來,就會覺得很垃圾。之後一講政治,就會家無寧日。我是絕不退讓那種。因為我性格都是堅強的。會堅持自己。”

“草莓”表示,父母都是從中國大陸移民到香港。她自己雖然不否認是“中國人”,但她更認同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但是始終我都是土生土長在香港出世,香港大的。我連讀書都在香港的,其實我也沒有不認我是中國人,但是其實我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一開始香港那麼自由,現在如果真的變成中國的話,就很多東西都會變成封閉。我自己也是一個很喜歡自由的人,我是一定會因為這個而出去,當然我不是只因為這樣東西而走出去,真的很多原因的。如在大陸你只可以用微信,你用其它網站都要翻牆,我覺得這件是很多餘的事,你做些甚麼就認了。六四事件也是,不承認有殺死過人,很假。”

“草莓”表示,被警方拘捕後,她要背負“被拘捕”的名頭,會讓自己變得更沉重,壓力很大,也曾擔心不同方面的事,包括未來怎樣走,甚至是否會留有案底(犯罪記錄)等。不過,她說,她不會被嚇倒。

“肯定不會退縮,就算死都不會想死在班狗手中,我寧願自己結束生命也好,都不想被他們控制,好似傀儡這樣。”

反修例至今,約有6千多人被捕,其中四成為學生。在談到這麼多人都有付出,希望這場運動能為香港帶來甚麼改變時,她脫口而出“自由”兩個字。

“自由。最重要是自由,還有一定要查清楚那些黑警,究竟做過甚麼?還有要查清楚究竟有多少香港人被自殺被失蹤。甚至是送去中國其他地方,我覺得這個要做一個詳細的報告數據。還有不要再有那麼多人去死,不要再有警暴”。

偶爾跟家人返回內地的“草莓”說,她遇到一些內地人很多都私下表示對香港人同情。

“但是都有很多清醒的中國人會支持我們,但是很多都發不了聲。我認識的幾個朋友,都是支持我們的。(在大陸的中國人?)是。(在甚麼情況下支持的?)他們就是會明白我們為甚麼會出來,他們就是覺得警暴嚴重,他們不會一味覺得警察對。他們是會覺得我們做這些事情有原因的。但是真的會懂得思考,會覺得兩邊都有錯有對,會分得清…(是否同你們年紀差不多?)是的,有一兩個是在大陸玩的時候認識的。之後還有幾個就是和我們是同一間中學的。因為他們可能會看得清楚一點。因為他們來了香港,不需要翻牆,也都不需要做太多多餘的動作,才可以令到他們看到這些新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