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內蒙古在小學一年級推行雙語教育 各界抗議堅決捍衛蒙族語言文化


蒙古人在烏蘭巴托蒙古外交部外抗議中國內蒙當局以漢語取代蒙語授課的政策。(2020年8月3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6 0:00

中國內蒙古教育部門在區內蒙古族學校從小學一年級起以漢語取代蒙語授課的政策連日來遭到一些學生和家長的強烈反彈,引發了該地區多年來罕見的抗議和示威。

內蒙古教育廳負責人稱,落實新的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現有雙語教育體係並沒有改變。但是,學生家長仍然擔心,新的雙語教學政策將影響蒙族學生學習和傳承蒙語,恐怕將來有一天蒙語會消失,因此他們希望能通過各種抗議,以及老師和學生罷課的方式,迫使當局做出讓步,確保蒙語世世代代流傳下去。

過去幾天來,中國北部內蒙古自治區錫林浩特市錫林郭勒盟、通遼市扎魯特旗、赤峰市翁牛特旗等地相繼發生蒙古族學生、家長、老師和普通牧民的抗議活動,表達他們對內蒙古教育廳在今年秋季開學開始實施的“雙語教學”政策的不滿。

政府的三年三步走

內蒙古教育廳8月16日印發了《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按照這個方案,從2020年秋季學期開始,蒙古語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將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2021年時將使用統編《道德與法治》(政治)教材,2022年時使用統編《歷史》教材。

根據這項新政策,在今年,2021和2022年三年裡,《語文》、《道德與法治》和《歷史》三門課程將陸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授課”,即漢語授課。

蒙族社區抗議新政策

內蒙古蒙古族學校的老師、學生和家長們反對當局推出用漢語替代蒙語授課的新政策,認為這種政策長期以往下去將使蒙語邊緣化,有朝一日被漢語同化,最終導致蒙古族獨特的文化身份-蒙語-消失。

人權組織“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提供的視頻顯示,數以百計穿校服的中學生高呼“捍衛蒙族文化和語言”的口號;還有的學生在家長和市民的幫助下,衝破緊閉的學校大門柵欄,逃離學校。

9月1日是很多蒙古族學校正式開學的日子,但是網上視頻顯示的學校教室、操場空曠如野,看不到學生,也看不到老師。一場為了保留蒙語教育,抵制漢語替代蒙語教育的罷教、罷課已經開始。

非暴力、不服從抵制上學

錫林郭勒盟的達古拉是一名39歲的蒙古族牧民,她的孩子在上小學。這位蒙古族母親沒有到街上參加抗議活動,她能做的,就是跟很多學生家長一樣,採取非暴力,不服從的方式,不讓孩子上學,以此表達他們的不滿和反抗。

她說:“現在大家都在說,不要上街遊行什麼的,提醒大家待在家裡,只要不把孩子送到學校,一切都會好辦。”

此前,學生家長和市民們醞釀著要在剛剛過去的8月底舉行大規模的抗議示威,但是懾於中國當局可能採取暴力鎮壓,恐會釀成流血事件,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沒有舉行。

對蒙語民族語言消失的擔憂

像其他蒙古族學生家長一樣,達古拉擔心,如果用漢語替代蒙語授課,蒙古族的母語可能會逐漸地被漢語同化,最後導致這個民族語言消失。

她說:“唯一一種母語現在就讓漢語來代替,家長們、孩子們、我們蒙古人都是有意見的。這樣的話,我們的母語有一天肯定就被同化了,沒有了。”

伊拉拉圖是錫林郭勒盟的牧民。他說,雖然他的孩子已經大學畢業,但是他認為,蒙族學生不能過早學習漢語,過去蒙族學生從小學三年級開始,並不影響孩子日後掌握漢語的水平,他孩子現在的漢語水平比蒙語還好,就是例證。

他說:“現在咱們中國的教育是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漢語了,孩子的壓力大,學不了。怎麼也要把自己的母語學好了,再去學漢語,也許行吧。我和其他牧民們都不願意。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漢語這個政策,咱們接受不了。”

家長擔心學了漢語忘了蒙語

伊拉拉圖以一個曾經教育子女學習的父親經歷來說,蒙族學生上小學學習自己的母語蒙語都有壓力,如果讓他們在小學一年級還要學習漢語,肯定學不好。而且孩子的壓力也會過大。

這位蒙古族牧民說,其實蒙古族學校的老師、學生和家長們只是要求當局撤回新出台的政策,恢復以前的做法,在小學三年級後再開始漢語課,讓孩子們學習漢語。

伊拉拉圖還說,最讓他擔心的是,蒙族孩子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些漢語,可能日後把自己的母語都忘了。

他說:“我就擔心,孩子從一年級學漢語,把自己的母語都忘了。這樣的事例都有。我們這兒也有。他爸他媽是蒙人,孩子從小學了漢語後,成了漢人了,啥也不懂得。蒙文蒙語都不懂,連蒙文的吃喝說法都不懂。”

蒙族學生家長達古拉也認為,小學用蒙語授課,到進入初中後全部課程用漢語授課,家長們都可以接受的。她說,她當年上中學時是學校裡學習漢語成績最棒的學生之一,她認為掌握漢語對她孩子未來的發展會有很大幫助,但蒙族的後代必須要首先學好自己的語言和文化。

微信群和個人賬號被封

蒙古族學生家長和老師們對教育部門從今年開始的三年內推行的新政策普遍不滿和反對,利用微信這個社交媒體平台表達他們的看法,轉發帖子和視頻。但是在社交媒體審查受到嚴格監控的中國,那些被當局認為可能會不利於所謂的“維穩”或危及其控制的微信群和賬號很快都被封掉。當地的蒙古族民眾說,她周圍的一些朋友的微信賬號已經被封。

中國當局在控制民眾輿論表達渠道的同時,更是動用慣用的高壓手段,出動武警隨時待命,一旦發生抗議示威失控的事件,將進行嚴厲的鎮壓。因擔心蒙古族民眾抗議和抵制上學的事態進一步擴大,中國當局增加了在一些主要地區的警力部署。互聯網上流傳的視頻顯示,在呼和浩特最大的廣場“新華廣場”數百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在嚴陣以待。目擊者證實,在錫林浩特市蒙中附近看到幾輛特警車在巡邏。網上的視頻顯示,一些抗議者被警察帶走。

黨員幹部被要求帶頭送孩子上學

中國當局一方面以高壓手段封鎖民眾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他們的看法,另一方面則通過其控制的黨政系統,以威逼、利誘的方式要求黨員、幹部蒙古族老師和學生家長不要參加抗議活動,送他們的孩子上學。

蒙族學生家長達古拉說,現在是內蒙古的打草季節,在單位上班的蒙古族學生家長,都會收到領導打來的電話。

她說:“在單位上班的,上級領導都在找他們談話呀,說你們是要帶頭把孩子送到學校。”

中國社交媒體微信上的一些帖子說,蒙古族黨員和乾部收到上級的通知,要求他們在9月3日之前必須要把他們的孩子送到學校上課,否則他們將被丟掉工作,或被開除黨籍。享受社保的蒙古族人如果不讓他們的孩子返回學校,他們以後將沒有資格自動獲得有關的福利。

學生家長稱為保護蒙語要付出代價

蒙古族學生家長達古拉說,其實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學校停課幾個月,目前內蒙古疫情已經得到完全控制後,在家裡“憋了”這麼長時間的蒙古族孩子們早就準備好要高高興興地去上學,學習新的知識,結識新的小朋友。她說,新書包已經給孩子買好,就等著去上學了,但這個時候當局卻出台了新的“雙語教學”政策。

她說:“為了保護蒙語,大家都會付出代價,肯定得付出代價。如果這樣下去,學校沒有孩子上課,尤其是老師們都在反對呀。肯定也應該有個解決的方法吧。這就是我現在就期待的。”

8月31日,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就全區民族語言(蒙語)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做出了政策解讀,指出“教材體現黨和國家意志”,“傳承中華優秀文化和人類文明先進成果”,是重大改革舉措,是民族地區廣大群眾和學生的現實要求,“現有雙語教學體係不會改變,學生課業負擔不會增加”。

但是,蒙古族學生和家長的抗議仍然進行,家長們非暴力、不服從的罷課仍在繼續。這場引發蒙古族家長、老師和學生關注和保護蒙語的抗議,中國當局是否能順應民意,做出妥善的回應,還是有待事態的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