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馬里蘭州晚期墮胎診所另起爐灶引爭議

  • 亞微

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市墮胎診所門口(美國之音亞微)

全美墮胎最自由的州之一馬里蘭州近日再次成為支持與反對墮胎人士關注的焦點,因為一位從事晚期墮胎手術的醫生在他所在的診所被買斷後,又遷至華盛頓市郊的另外一個地點從事墮胎手術。雖然墮胎1973年就在全美合法化,但墮胎率近年來急劇下降,部分原因是反墮胎人士的大力宣傳和抗議。

*晚期墮胎診所重新開診*

星期二(10月17日),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墮胎醫生羅伊卡爾哈特在華盛頓市郊貝塞斯達市新開設的墮胎診所正式開診,引起當地社區一片嘩然。卡爾哈特是全美為數不多的幾個晚期墮胎醫生之一。之前,他在馬里蘭州德國鎮從事墮胎手術的一家墮胎診所剛剛被關閉。

2010年,內布拉斯加州通過法律,禁止懷孕20週以上的婦女墮胎後,卡爾哈特就把目光轉向了全美墮胎最自由的州之一馬里蘭州,並在德國鎮的一家生育衛生服務診所從事晚期墮胎手術。這家診所的房產權和經營權屬於當地商人托德斯塔福,卡爾哈特只有使用權。

據斯塔福介紹,他父親45年前開始經營這家診所。 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就羅訴韋德案做出判決,使墮胎在全美合法化之後,他就開始從事一些墮胎手術。他去世後把診所遺留給了自己的一對兒女。但是,斯塔福說,隨著時間的推移,由於墮胎數量減少,導致診所盈利下降。

斯塔福說:“這和政治環境無關,而僅僅是因為人們適應他們所生活的世界的方式發生了改變。現在人們愈來愈多地使用避孕套和緊急避孕藥。早期墮胎通過吃藥就能解決,再也不用動手術了。因此,墮胎手術日益減少。”

自從卡爾哈特來到這個診所後,門診外的反墮胎的集會和抗議就接連不斷。
斯塔福因承受不了經濟和精神方面的壓力,在上個月底將房產出售給一位不知名的買主。與此同時,當地基督教組織“馬里蘭州生命聯盟”又出錢從他手中買斷了這家墮胎診所的服務,他同意從此不再投資於墮胎服務領域。此外,他在馬里蘭州喬治王子郡的一個分診所也與德國鎮墮胎診所一同關閉。

*繼續維持晚期墮胎服務*

卡爾哈特醫生在內布拉斯加州墮胎診所的公關部主任切爾西索德介紹說,他們在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市開設的墮胎診所已經從馬里蘭州衛生和心理健康部獲得有關執照,並於本週開始接待病人並從事墮胎手術。

切爾西說:“卡爾哈特醫生開設這個診所的目的是確保我們在這個地區以及東岸的病患可以在需要時得到富有同情心的、有尊嚴的看護。我們將著重於培訓墮胎醫生上面,以確保墮胎服務在未來的年月可以繼續下去。”

支持婦女選擇權的組織“全美墮胎權利行動聯盟”馬里蘭分部的執行主任戴安娜菲利普表示,與其它州相比,馬里蘭州對墮胎的限制要少。她說,該州約三分之一的郡有墮胎診所,而德國鎮的墮胎診所在被出售之前是全美僅有的幾家有專業技能能夠結束26週以上妊娠的診所之一。

菲利普說:“可能會有一些醫療服務的提供者願意在一個招待所的環境下從事墮胎手術,但接受過這種墮胎護理培訓的醫生卻不是很多。即使你能找到願意提供這方面護理的醫生,對於很多低收入者來說,如果他們沒有醫保,或者醫保公司拒絕支付這方面的費用,從事墮胎手術的花費將是巨大的。”

因此,對維護婦女選擇權的人士來說,在德國鎮墮胎診所關閉後,很快又在貝塞斯達市開設一個新的專業墮胎診所,對解決婦女的墮胎需要非常重要。

*反墮胎人士誓言繼續奮鬥*

記者在貝塞斯達市墮胎診所所在的醫療中心大樓外採訪了一些市民。一位天主教徒說:“這座大樓裡的診所都是醫治病患的,但是現在有一位醫生來到這裡要奪去很多人的生命,嬰孩的生命,看著這個地方,令我毛骨悚然。”

與墮胎診所相鄰的一家兒童牙科診所的一位工作人員擔心,墮胎診所會對前來看牙的孩子產生不好的影響。她說:“這個墮胎診所與這座大樓很不相稱。如果外面如此騷攘,孩子們每天看到標語牌這樣的東西會很不好。”

“馬里蘭州生命聯盟”的創始人之一安德魯格林誓言要繼續到卡爾哈特醫生開設的這家晚期墮胎診所的大樓外進行走禱和抗議活動。

格林說:“'馬里蘭州生命聯盟'和其它維護生命權的組織將到那裡舉行集會和抗議活動,同時也會以和平的方式繼續禱告。此外,我們還會有諮詢人員在路旁向前去墮胎的婦女介紹其它的選擇以及可以幫助到他們的資源。”

保守派組織“拯救行動”的主席特洛伊紐曼表示,經過反墮胎人士的長期努力,全美墮胎診所已從2176家迅速減少到現在的700多家,他們的最終目的是推翻羅訴韋德案,使墮胎在全美成為非法。

紐曼說:“目前全美有718家墮胎診所,我們在對他們進行跟蹤。我們的報告顯示,有10到15家診所從事晚期墮胎手術,其中3到4家專門從事晚期墮胎。但是,這個數字意義重大,因為殺死一個胎兒的生命就已經太多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