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公民權利的被侵犯—由山東陳春秀被頂替上大學引發的深思


北京大學校門口的行人(2016年7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6 0:00

中國山東一位農家出身的女性,在不忘初心繼續追尋大學夢時意外並吃驚地發現,她16年前曾深深自責的高考“落榜”,是因為錄取通知書被他人冒名頂替。有觀察人士指出,媒體曝光的這起被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的人可能永遠不知道他們當年高考時被“落榜”的原因。制度缺失,懲罰不嚴,誰之過、誰負責,引發深思。

16年前上大學被冒名頂替

這一突如其來的發現,令陳春秀大吃一驚。在向山東理工大學查詢後,陳春秀得知,她16年前的確被該校專科錄取,通知書也寄出,但她之所以沒有收到,是因為這個總分考了546分的“正根”陳春秀,被另外一個總分只考了303分(低於大專錄取線243分)的冒名“陳春秀”給頂替了。

陳春秀出身農村家庭,父母靠種田為生,那時她家很窮。由於她學習比較好,父親決定只供她上學,弟弟念完初中就輟學打工。就像成千上萬希望通過讀書上學改變命運的“寒門子弟”一樣,陳春秀也曾夢想著通過上大學,為自己奠定一個美好未來的基礎。然而,因為被她人冒名頂替,陳春秀的大學夢不僅破滅,一生的命運從此被改變。

大學夢破滅命運被改變

2004年的中國,網絡還不發達,很多人也沒有手機和電腦。儘管陳春秀知道她的高考分數不僅達到並且超過專科錄取線,因為沒有收到錄取通知書,沒有任何家庭背景,沒有門路和關係的陳春秀,只能深深自責自己的努力不夠,接受殘酷無情的“落榜”現實,深埋大學夢,開始打工賺錢。這些年來她當過工人,餐廳服務員,後來結婚生子,直到做幼兒教師後家境好轉,今年5月打算重拾過往的大學夢。

曝光出來的是幸運兒

在中國一些地區,冒名頂替上大學的案例並非鮮見。北京的知名權利活動人士胡佳說,這種案例往往發生在高考入學競爭非常激烈的地方,如人口大省山東、河南、四川等地;一般案例發生在鄉鎮、農村;其中以女生被冒名頂替的為多數。

據他介紹,中國高考,尤其是人口大省,考生多,錄取分數線起點高,競爭十分激烈,“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在這種“僧多粥少”的情況下,那些成績不好卻又想上大學的學生家長,動用各種權力和關係,不惜違紀違法,收買或串通相關人員,讓自己的孩子冒名頂替她人/他人上大學,把本來應該上大學的人“推下獨木橋,墜入河中”。

胡佳說:“這種悲劇能夠被曝光出來的,那是鳳毛麟角,是冰山一角,浮在水面的是少數,大多數都在水下。而這種被媒體曝光出來,在現代網絡化的時代,被外界關注的,其實是極少的案例,這種情況還只能算是受害者中的幸運兒。”

胡佳指出,有些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案例發生後,頂替的家人往往會動用金錢來擺平,也有的頂替的家人有權有勢,受害者上訪告狀也奈何不了這些權貴,最後往往被迫嚥下苦果,自認倒霉。

弱勢群體的權益被無視

南方都市報6月19日報導,從2018年至2019年,山東省的14所大專院校排查出242人涉嫌冒名頂替他人上大學,其中山東廣播電視大學涉嫌冒名頂替的135人。

在中國現行的教育體制下,冒名頂替他人上大學的案件並非罕見。2004年,湖南邵東縣的羅彩霞高考514分,卻未收到錄取通知書。後復讀一年考入天津師範大學。不曾想,羅彩霞2009年在建行辦理業務時才因本人信息與網上身份不符,發現了5年前其個人信息和高考成績被同班同學王某冒用,考取了貴州師範大學。

2002年,湖北安陸市的王俊亮以506分的高考成績被長江大學錄取,但一直沒有接到入學通知書。以為落榜的王俊亮复讀一年考入湖北民族學院。直到他大學畢業又考取廣州某大學研究生,去銀行辦理信用卡時才發現,同鄉另外一個“王俊亮”已經辦理過信用卡。經過了解情況得知,王俊亮當年被湖北農學院錄取,但他當時的班主任將錄取通知書交給了冒名頂替鄭某的家長。

2020年的中國,互聯網已經非常普及和發達,手機和自媒體也已成為普通百姓生活的一部分。得益於互聯網和自媒體時代,陳春秀這個農家女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新聞被迅速傳播和報導。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6月19日針對陳春秀被冒名頂替事件發表文章稱:“竊取一個女孩的大學夢,讓這個出身貧困的農家女孩,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錯過了另一種人生,另一種可能”,它傷害了“一個渴望通過努力奮鬥改變命運的寒門學子”,有關部門必須徹查“一個個具體的責任人”。

懲罰不嚴厲缺少監督機制

旅居紐約的中國政論家胡平說,中國高考制度下發生的冒名頂替案件,究其原因在於缺乏懲罰措施和監督機制。

他說:“中國的高考體制對冒名頂替上大學的問題應該有很嚴厲的製裁措施,因為這牽涉到千千萬萬的寒門子弟的出路和上昇機會。這是嚴重的缺失。另外也反映出中國教育體製本身也缺少有效的監督,使冒名頂替案件很輕易地發生。此外,在教育體制之外,更缺少廣泛的監督機制,那就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

胡平說,清朝的科舉考試,冒名頂替或徇私舞弊的情況不僅極其罕見,而且懲罰嚴厲到“殺頭”,這對那些敢於冒險舞弊的人具有很大的威懾性。他說,中國著名文學家魯迅的祖父週介孚就是因為給讀書不成器的兒子周伯宜(魯迅的生父)考舉人走後門,拿出1萬兩白銀賄賂主考官,被光緒皇帝親自判處“斬監候”(死緩)。幸運的是,皇帝沒有殺他。週介孚在被關他7年後獲得赦免。不過,從此,周家開始家道中落。

被冒名頂替影響一生的命運

在中國現行的教育體制下,高考一錘定終身,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現狀,滋生了“偽造應屆畢業生身份參加高考”,“冒名頂替他人上大學”等不道德、傷害他人的違法違紀問題。

冒名頂替是一種違背受害者意志,侵犯受害者權益的“盜竊”行為,給受害人造成的影響極大,代價極為嚴重,可能影響受害者一生的發展甚至幸福。

在陳春秀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事件發生後,早已大學畢業多年,日前在冠縣煙莊街道審計部門工作的頂替者陳雙雙托親屬從中說和,希望能“私了”,並稱當年是她舅媽找中介代辦的,但她舅媽已經去世。陳雙雙還在5月26日的一份聲明中說:“本人尊重並服從學校的處理決定”。

不過,受害人陳春秀不同意“私了”,並已經委託北京大成(濟南)律師事務所和青海彰楊律師事務所作為代理人,依法向頂替者起訴,以維護她被侵害的合法權益。

重新入學的夢想燃起

陳春秀還向山東理工大學提出了重新入學的申請。

日前,山東理工大學表示,陳春秀當年的考生電子檔案未被篡改,上面還有她本人的照片。學校承認在入學資格審查上存在漏洞。

山東理工大學6月22日在其官方微博中表示,學校高度重視陳春秀通過媒體表達的重新來山東理工大學就讀的意願,校方將積極協調,努力幫助其實現願望。不過,此前,校方稱無此先例,表示拒絕。

對於頂替者陳雙雙,山東理工大學表示,她的學籍已經被註銷。陳雙雙也被所在單位停職。

6月19日下午,山東省教育廳發布通告稱,對冒名頂替入學,零容忍嚴查處。

至此,陳春秀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事件似乎有了一個良好解決的開端,陳春秀將通過法律手段捍衛自己被侵犯的權益,也似乎看到了一絲曙光。

然而,隨著媒體對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的報導和曝光,一名叫苟晶的網友6月22日在山東教育廳網上信訪受理平台實名舉報,說她曾在1997年和1998年連續兩年在山東高考中被冒名頂替。她在舉報信中說,1997年的頂替者是她高三班主任的女兒。她說,這位班主任曾經在2003年給她寫了兩頁紙的“懺悔書”。

誰之過誰負責

分析人士提出,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在人生求學的大好時光,被他人非法侵占和剝奪受教育的權利,這些頂替者的違法行為,若不是因為日後某一天,某一個事由,才意外地把“捂了多年的蓋子打開”,那些當年的受害者仍被蒙在鼓裡,仍在為當年的“落榜”深深自責,而中國還有多少過去發生的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而現在仍然沒有被披露出來呢?

分析人士還說,從始作俑者的頂替者到一路審核的各個環節,竟然暢通無阻,不被發現,這其中的責任該由誰來承擔,中國的高考制度,錄取機制,註冊/上學程序將如何改革,才能避免和杜絕類似事情再度發生,這些是政策的製定者和執行者必須要深思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