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兩會”前夕 廢除高幹待遇終身制議論再起


前《中國青年報》“冰點”欄目主編李大同接受采訪(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3 0:00

推遲召開的“兩會”不久將在北京舉行,民眾往年關注的老問題,例如,高幹待遇終身制等話題近日又被提起。評論則認為,這個問題今年還是幾乎沒有可能進入兩會提案通道。

舊話重提?

5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任玉嶺近年在政協會年議上的一個發言“改革高級幹部待遇終身制宜早不宜遲”,又被人推到互聯網上,有轉發者還在標題中加上“勢在必行,刻不容緩”。

任玉嶺,1938年10月生,曾任全國政協第八屆委員,第九、十屆全國政協常委,著名經濟學家、國務院參事,中國媒體光明真理說,任玉嶺“建言之多、影響之大,被媒體稱之為'任玉嶺現象'”。

有無可能?

今年兩會上,尤其是政協會議上,是否會有委員以某種形式表達這種意見?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不讓提的,他(她)怎麼可能隨便提呢?提也就是一個個人行為,寫一個議案之類的東西,誰會理它啊?不會有人理它,這麼多年有誰理過它?不可能的事情。”

任玉嶺曾就改革高級幹部待遇終身制有過甚麼說法?報導援引他的話說,“高級幹部待遇終身制,是解放後為安置開國元勳晚年生活留下的,時至今日卻仍然延續的高級幹部待遇終身制,已不只涉及國家開支加重,而且導致官場作風的特殊化。高級幹部退休了,還享受秘書、警衛、司機、勤務、廚師、保姆、專車、住房以及特殊的醫療待遇等”。

高幹病房之說

高幹特殊醫療待遇的典型例子,可能尤指北京乃至主要城市各大醫院的高幹病房、高幹病房區,或者高幹(病房)樓。這些醫療單位對外一般不會如此標識,不過,常去醫院的人都會聽說,院內哪裡是高幹區,那裡往往為了安全而隔離設限。

李大同談到他對高幹病房的觀察:“(北京)各個大醫院都有自己的幹部病房為權貴們服務。我自己去過一些地方看,有朋友把我領到口腔醫院的幹部病房,這是專門服務北京市幹部的病房,司局長以上幹部,不用任何掛號,直接走到這裡頭,由北京口腔醫院最好的專家門診,給他(她)看。這還是司局級幹部。協和醫院高幹病房就是五星級酒店,全部都是大套間。”

人滿為患的各大醫療機構,普通對外門診和專門接待高幹的醫療設施能否“中和”一下,以解決民眾就醫急需?李大同說,資源集中在權貴手裡,他們享受絕對優越條件,你叫他們怎麼中和?

三令五申

不過,中共對高級幹部生活待遇,早在鄧小平主政時期就有規定。 1979年11月13日出台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高級幹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規定》甚至包括:“水電費自理,公私混用不能分別裝電錶、水錶的,根據水電的實際消耗,按比例合理分攤”。

這項規定指出“黨內有少數領導幹部利用職權,謀求私利,生活特殊,影響惡劣,引起人民群眾強烈不滿,使黨的威信受到損害”。

2013年11月2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還出台了新的《關於高級幹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規定》。

任重道遠

然而,獨立中國問題學者胡星斗對美國之音說,迄今這個問題其實並沒有開始解決:“領導幹部終身制和領導幹部待遇終身制,這是人民群眾反映多年的一種現象,也是特權制度的一部分。社會主義國家最早是要消滅特權的,現在連越南領導幹部的終身制都取消了。既然取消終身制,當然相應的特權,福利待遇也將一併取消。但是中國對於這方面,還沒有提到議事日程上。”

李大同則認為,維持特權是維繫政權的需要:“保持你(高幹)這個待遇,這也是靠這個維持政權的手段,靠下級官員死心塌地為你服務,你不給好處誰跟著你?意識形態已經破產,只有一個東西讓你跟著我走,就是給你好處。”

有網民認為,“高級幹部待遇終身制,明顯是中國官吏制度的一大弊端。它與官職終身制、士大夫等級制、夫貴妻榮、一人升官全家享福、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等封建官吏制度和官本位思想是一路貨色”。

XS
SM
MD
LG